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四十九章 县学建阁楼

第四十九章 县学建阁楼


  石阳县的这场危机震荡了数天,终于在官府的各种反击清扫下采逐渐平静下来。
  妖魔乱城后的第三天,吉州府内相邻石阳县的各个县城分别派出团练部队来到石阳县,清扫了石阳县周遭所有的河道山林,将任何顽抗的妖兽都杀死并挂在了石阳县东城墙外。
  而江南西道刺史方明远在得知石阳县受袭的消息后就立刻找上了那赣江妖尊。
  双方在章江上狠狠打了一架,最后刺史方明远杀妖上千,那清江妖王也被赶出江南西道,这才平了这场动乱。
  来自人类的报复让这些妖兽尝到了苦头,而这些也似乎在昭示着,任何想要杀戮人类百姓的家伙,都将承担文人大能的怒火。
  而在这场震动江南西道的妖魔动乱事件之中,也出现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便是宋家文脉危难之时的力挽狂澜。
  若不是一片传世诗词出现,就算石阳县令对魔教之人形成碾压之势,那些发狂的魔人和冲入城中的妖兽,却可能带来更加惨重的伤亡。
  而在那首诗词和大儒虚影的双重作用下,只是顷刻,就彻底颠覆了全部的战局,护全了全城百姓。
  所以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关于宋家子孙做出才气九斗诗篇,并与宋家老祖的大儒文章呼应,洒下无数天兵天将,救下全城百姓的事情便陡然间传播了开来。
  而那首九斗战诗也在顷刻间成了文人们津津乐道的存在。
  甚至这首九斗战诗还没有从最新的《天下文刊》上发表出来,便已经让江南西道的文人为之侧目。
  甚至有人截取出其标题,取出一个词牌名《夜怀古》,争相模仿作词,并标榜其为天下第一词,还隐隐有一番其词作风气涌动。
  而身处在这样漩涡之中的宋穆,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所有人的关注对象。
  如今的宋家再次门庭若市,既有那些被宋良达和宋穆救起的街坊邻居前来道谢,也有城内其他百姓,因为受到宋文荣虚影的庇佑,特来此刻朝拜谢恩。
  虽说宋穆只是一个童生,但是如今石阳县这一番动静,文脉宋家的名头再次响亮起来,不仅周遭人对宋穆的目光和善尊重了不少,就是这周遭的地价都悄然涨了起来。
  毕竟经历了这样一场生死大乱,此刻百姓们才意识到,那个就算已经没落了的文脉宋家,但在这等灾难到来的时候,其实还是自己这些百姓的大倚仗。
  只要那篇放在城楼上的大儒文章还在,自己也算是安全了。
  他们倾慕大儒宋文荣的实力,也爱屋及乌,对如今的宋家恭敬有加。
  “林博叔,真的不要这么客气了,我们街坊邻居的。”
  休沐日,宋穆一大早就起来在院内晨读,隔壁院子的林博叔一家也早早的就来拜访,还带来不少的东西。
  经过几天的修养,那日入魔的林博叔也终于恢复了正常,只是身子还是有些虚弱,不过此刻见到宋穆,神情却是多有几分感慨。
  “贤侄,老叔那日真的是多亏了你和你二叔了,不然要是我真对孩他娘做出了那种事情,今日或许已经是……唉。”
  林博叔一个高大汉子此刻说起来也是神情顿挫,虽然自己完全不记得那日的情景,可只是听到家里人说起那日的状况,要不是宋穆一家翻墙解救,自己恐怕早就酿成大错了。
  “唉,也怪我贪嘴,回来路上吃了个油饼子,谁知道那东西里面,竟然还有那种鬼东西。”
  林博叔很是感叹的说道,宋穆则是笑了笑。
  那日全城魔化的事情在吉州府督办,金昌武的全力侦办下已经查的水落石出,是魔教之人提前在各处散播了魔因。
  而且手段极为嚣张,竟然是沿着几条街上的吃食和货铺直接撒了过去。
  这也就导致那日晚间突然出现了众多魔化的百姓,不过所幸对方使用的只是曼陀罗花花瓣,效用不至于惊天动地。
  而且在此之前,其中许多魔教之人自己挑出来售卖的吃食也被李墨儿提前破坏了,还有那日翡翠楼的宴席,其中更是被掺杂了无数魔因,不过好在李墨儿也提前抹去,不然那满城富贵人家都出事,整个石阳县,人口和经济都可能遭受重创,下次考绩怕是要直接掉到下县去,。
  不过饶是如此,城内这两天也是不断的有人出殡,那日夜晚事出突然,又有妖兽突破城墙攻击百姓,伤亡在所难免。
  尤其是东城墙所在的城区,几乎家家有伤亡,那里又靠近赣江水道,码头的帆船,仓库堆积的货物,也几乎都摧毁殆尽。
  一场夜袭,石阳县几欲伤筋动骨。
  宋穆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然后请林博叔在一边坐下,宋良达此刻刚刚送走几位宾客,也进院子和林博叔打了个招呼,又是连忙朝着宋穆说道。
  “穆哥儿,你再想想还有啥东西要买的不,这再过两日就去府城了,你婶子再去帮你置办置办。”
  宋穆听闻当下也是笑着摇了摇头,拉着脚不着地的宋良达坐下,递上一杯茶水,然后轻声说道。
  “二叔,这又不是第一次去府城了,带些银两衣物就是了,其余的,我与孔宗兄同住,共赴考场,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这总归准备妥当了好些,你这独自出远门,我……。”
  宋良达说话有些犹豫,毕竟之前自己的大哥就是赴考期间出了不妥的事情。
  宋良达甚至思索着要不请个假,像之前宋穆去府城府试时一般一同跟着去。
  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有荀夫子带队,那等大文人护送,应当也不会有大问题。
  旁边的林博叔见到宋良达的神情,当下也是对着宋良达说道。
  “二哥莫急,我这杂货铺子里不说东西齐全,寻常用的东西都有的,这几日宋贤侄只管说来,我们几个店家到时候凑一凑,肯定齐全的。”
  宋良达听闻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感动的说道:“林博老哥,那也就麻烦您了,到时候多少钱,我算给你。”
  “莫说这些,宋贤侄可帮了我们那么多,这点不算什么的,再说了,按照如今宋贤侄的本事,那就是文曲星下凡,院试必定容易过的,到时候老哥您啊,就等着享福吧。”
  宋良达也是挠着头笑了笑,对于称赞自己侄儿的话,宋良达从来都是照单全收,有时还会带上两句感慨。
  “那是最好,穆哥儿若是考到了秀才,我大哥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
  如此说着,宋良达又有几分感动,林博叔则陪着他聊着些家长里短。
  而宋穆也总算是抽了个空走出了院子,几日未出门,宋穆也想回去看看县学的情况。
  那晚最后的大战几乎就是在县学周边展开的,两位进士使用文脉碧玺化出虚影,几乎将县学及周边无数房屋的屋顶都给掀开,如今也在紧急的修缮之中。
  宋穆往街道上走着,不时地就有人和宋穆打招呼,多是相熟的街坊,不过他们见宋穆脚步匆匆的模样,也没有上来攀谈,这倒是让宋穆放松了不少。
  从北城墙下穿过,此刻这里正干的热火朝天。
  那日大战,东城墙损失最为严重,北城墙因为最先加固,又有重兵把守,还有登文阁和大儒文章在场,倒是没有出什么大纰漏。
  不过经过这件事情,城墙的修缮工作马不停蹄的做了起来,吉州府来调查的官员惨死,上头重新调了一位来,却已经是从调查金昌武转变为调查周主簿。
  前些天还风光无限的周主簿如今已经官位不保,这几日已经有传言,说周主簿准备主动请缨调去西陲疆域掌政,磨砺几年,再谋出路。
  而金昌武身为石阳县县令,石阳县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也难辞其咎,好在功过或许能相抵,而且城墙修缮也需要有熟悉的人主持,所以暂时却没有什么关于他的事情。
  宋穆一路向前走着,来到县学不远处,这里同样也有人正扛着竹木,砖块,瓦片走动,县学一侧已经在重新修缮。
  宋穆看了一眼,朝着县学门口而去,来到门口,几个童生也立刻看到了宋穆,当下过来打招呼。
  “宋兄,你过来了?”
  “宋兄来得正好,我们刚刚听说,那日你站着的那个位置,如今要盖个阁楼嘞,夫子此刻也在那边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