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五十一章 叩首赴院试

第五十一章 叩首赴院试


  八月十五日,出发前往府城院试的日子终于到了。
  宋穆一如往常起床先做晨读,二叔宋良达则是和朱氏开始帮着宋穆收拾东西,忙前忙后,不断地往宋穆的行囊之中塞东西。
  “前些天新给穆哥儿做的鞋,松软透气,到时候去考场上穿,舒服。”
  朱氏将一双厚厚的千层底布靴子塞入宋穆的包袱之中,脸上满是欣喜的神色,宋良达也点了点头,又朝着丫丫宋明微喊道。
  “丫丫,去把爹昨天买的那包果脯拿过来,到时候穆哥儿在路上也可以嚼嚼解乏。”
  二叔二婶两个人忙前忙后,宋穆在院内完成了今日的诵读任务,也立刻走回房间,看着二叔两人还在大包小包的往自己的行囊里塞东西,当下也是赶忙走过去。
  “叔,婶,够了,我不过去半个来月,到时候也就回来了,用不着这么多的东西的。”
  “这几日您备下这么多东西,我哪里能够带得了。”
  “不多不多,穆哥儿,反正你们都是坐车去,这些东西都拿得下的。”
  宋穆见状抿了抿嘴,将旁边的一个书箱拿了过来,然后同样收拾了一番,这才重新看向两人。
  “叔叔,婶子,我到了府城便和你们写信,你们不用太担心。”
  宋良达听得这话神情更是感触,当下也是连连点头。
  “好啊好啊,穆哥儿,咱们也不着急,你年纪反正也还小,秀才什么的我们知道不好考,不要有压力。”
  宋良达这么安抚着,朱氏却是在旁边说道。
  “秀才也重要的,穆哥儿肯定能考上的。”
  两个人如此说着,丫丫也走了过来,小姑娘大眼睛忽闪忽闪,将手中的一包果脯递给了宋穆。
  “大哥,回来你要和丫丫说说在府城看到了什么。上回你去了都没说给我听,大毛二毛他们都想听呢。”
  宋穆笑着摸了摸丫丫的脑袋,当下却是没有伸手接过果脯,只是对着丫丫说道。
  “好,大哥答应丫丫,到时候还给丫丫带府城的点心回来。”
  “好哦。”
  丫丫一双眼睛顿时笑成了一条线,脸上满是喜悦之色。
  而这时候外面也传来呼喊声,孔宗家的马车已经到了门口,宋穆看了看二叔两眼,几人纷纷拿着东西走出来。
  院外,穿着袍衫的孔宗也走进来帮忙提东西,宋穆连连推拒,也是轻声说道。
  “孔兄,这次也多劳烦你了。”
  “哪里哪里,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大家都是一同去,咱们正好一路上看看风景,聊聊文章!”
  孔宗笑着说道,当下帮忙将东西拿上车,宋良达也忙前忙后,矮胖的身子一下就出了汗水。
  终于摆弄妥当,二叔三口人站在门口,看着宋穆,各自脸上神情不一,丫丫满脸笑容,朱氏满眼期待,而宋良达,则是有几分忧愁。
  “穆哥儿,二叔就……不去城门口送你了,就在这等你回来,回来咱爷俩再喝两杯,叙叙旧。”
  片刻,宋良达才开口说道,神情有些暗淡。
  宋穆自然知道这是宋良达怕情绪有些控制不住,此刻神情也是带着几分顿挫。
  看着饱经风霜的二叔,虽然相处的日子并不久,但是宋穆能够真切的感受到二叔对自己的百般呵护,他或许不善表达,但是时刻都将宋穆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所以宋穆当下也是神色肃穆,忽的撩起袍衫,朝着宋良达双膝跪下。
  “穆哥儿,你这是做什么,万万不可,男儿膝下有黄金!”
  宋良达见状连忙上来搀扶,宋穆却是狠狠的磕了个头。
  “叔,宋穆一定竭尽全力,重振我宋家往日辉煌,绝不辜负父亲和二叔的期望!”
  “好好好,好孩子,二叔从来没看错你,宋家能有你,今后一定能够辉煌的,你……起来吧。”宋良达眼含泪水,扶着宋穆起身,旁边看着的孔宗也是神情肃穆。
  宋穆起身,再次向着宋良达行礼,这才面带决绝的上了马车。
  马车上,孔宗给宋穆递过来一片丝帕擦擦额头的尘土,宋穆摸了摸脸,当下也是有些局促的对着孔宗说道。
  “孔兄,今日有些唐突了。”
  “宋兄何出此言,忠孝为先,宋兄所做,才是君子言行。”
  马车晃晃悠悠来到了南城门下,此刻金昌武等人已经带着兵士在这里等候。
  因为前些日子石阳县的事情,赣江水域如今还在戒严,宋穆等人也无法再坐船往府城去,只能走陆路,翻山越岭。
  此刻在这里,已经有不少县学学子汇聚,此刻更有无数石阳县城百姓簇拥在这里。
  宋穆和孔宗下了马车,金昌武当下也是走上前来,宋穆赶忙行礼,金昌武却是摆了摆手。
  “诸位,今日石阳县学子前往府城院试,我也在这里祝你们旗开得胜,待你们凯旋归来,我必定十里相迎,为诸位接风洗尘!”
  “必不负大人所望!”
  一众学子此刻都躬身说道,说话的声音掷地有声,百姓们也颇为震撼。
  这是每个县城每一年除了传统节日外最重要的日子,无论是府试还是院试,都有百姓夹道欢送。
  一众书生将赴考场,金榜题名,成就文人之路。
  这些学子承载着各自家族父母的期望,也承载着石阳县所有百姓的期望。
  “好,那就出发,迎着朝阳去往胜利的地方!”
  金昌武官袍衣袖挥动,豪气万千,手指向南方府城的方向,鞭炮声响起,城口上的大钟开始敲响。
  在淡淡的硝烟之中,无数学子于钟鸣之声中踏出城门,开始人生的又一次难忘旅程。
  ……
  马车颠簸,时值正午,已经出来几个时辰的学子们在一处小村的村口歇息。
  荀夫子正招呼几个秀才帮忙整顿吃食,宋穆此刻也走下车,舒展了一番筋骨。
  宋穆先环顾了一下四周,和旁边的同伴打了声招呼,便找个地方解决内急。
  古代的路途就是这般颠簸,马车也没有什么防震系统,一路上宋穆只觉得屁股都要碎成豆腐脑了,此刻脚步还有些打晃。
  其他的人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许多人半路情愿下来走路,好在众人都是涵养文气的读书人,体质要好不少,所以也能够撑得住。
  宋穆方便完后往回走,在古树下的青石板上坐下,孔宗递过来一块干粮和一个装水的葫芦。
  “宋兄,吃点东西吧,还要走上一段路才能够到达今晚住宿的驿馆呢。”
  宋穆点了点头,拿着东西吃了起来,扫视了周围一圈,大家此刻都在捶腿放松,吃着东西聊着天。
  这一次的众人却是要放松了不少,毕竟之前也有去府城参加府试的经历,如今对于这石阳县外的地界风光,倒也多有几分熟悉
  宋穆扫过休息的众人,却见到那远处停靠的马车边站着一个人,此刻手里拿着一块饼子,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中送去。
  而他的旁边,也无人靠近说话。
  那正是潘文皓。
  石阳县动乱的那一晚上,潘顺被魔化,最后一刻又被石不封釜底抽薪,吸干了身上所有的文力精气,第二天找到的时候已经是一具石化般的干尸。
  潘家遇此噩耗,顿时也是哭天抢地,母子两哭的泣不成声。
  不过潘家毕竟也在石阳县耕耘多年,如今潘文皓又是童生,日子今后也是过得下去的。
  只是潘文皓以后再没了那份仗势欺人的资本了。
  他也如同丢了魂一般,变得更加孤僻。
  见着宋穆在看着潘文皓,孔宗当下也是感慨的说道。
  “他这回也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没了,就真的没了。”
  “如今潘家也只能靠他了,就算中不到秀才,也能做个富家翁,只不过听说他母亲坚持让他考取功名,如今这才出了头七,便也跟着来了。”
  孔宗如此说着,话语之中也没有几分同情,宋穆当下也是收回目光,脸上也是坦然。
  还轮不到自己来可怜潘文皓。
  他还有母亲疼爱,也是殷实之家,自己如今的处境,可比他悲情百倍。
  宋穆这时候想起了与对方那个冲动的赌约,若是他能考上秀才,如今或许也不会再缠着自己了,若是考不上,自己也就把那事情当做没看见,忘了算了。
  宋穆摇了摇头,将手中的饼送入口中,再就着水吃下,在大树下享受片刻的阴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