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五十六章 提学赞赏

第五十六章 提学赞赏


  宋穆站在人群之中,却是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抬起头来,旁边的几个同砚此刻已经在看着宋穆,而太和县的学生此刻也是往着石阳县的学子之中看来,只不过他们的目光却是在一脸敦厚的孔宗身上打量,完全忽视了站在队伍后面的宋穆。
  而听到范提学询问的荀夫子此刻也是连忙拱了拱手,恭敬的回道。
  “是的大人,宋穆是我的石阳县崇文二十六年的童生,今年也来参加院试,就在队伍之中。”
  说着荀夫子便扭头看来,站在队尾的宋穆当下也是和他的目光对上。
  “宋穆,还不出来见见提学大人。”
  荀夫子如此说道,太和县的一众学子此刻都将目光看了过来,在石阳县的队伍之中扫来扫去。
  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几分好奇,也想要看看那能够写出才气八斗兴文诗,让大学士都夸赞不已的宋穆究竟是何许人也。
  而听到呼唤的宋穆此刻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迈步从队伍之中站了出来。
  于是众人便见到一个高个子年轻人从队伍末尾站了出来,这是个面容清秀的男子,说不上有多么英俊,但是身材高挑,手脚修长,穿着一身得体的袍衫,看起来很是有几分书生气。
  范正雄也注意到了这个高大的少年,当下脸上也是露出几分笑容,仔细打量着宋穆。
  “晚生宋穆,见过提学大人。”
  宋穆甩袖躬身,低头作揖,沉声说道。
  范正雄也是点了点头,朝着宋穆说道:“上前来,让大家都看一看,看一看我吉州府写出才气八斗兴文诗的才子是如何的风采。”
  宋穆闻言,也是立刻迈步往前,来到荀夫子站着的一侧,微微错开半步站立。
  而场中的人都开始仔细的打量起宋穆来,甚至有人还相互对视,用眼神传递着眼中的一些异色。
  他们刚刚就注意到了这个高个子,对方除了站在人群之中比较显眼,其他的倒也不怎么样。
  他们本以为一脸儒雅的孔宗会是那个闻名的宋穆,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高个子。
  不过也有人神色平静,似乎对此已经有了几番了解。
  范正雄此刻也同样是打量着宋穆,脸上有几分笑意,还不断的点头。
  “好,不错,果然是一表人才,宋家文脉代代传承,如今能拭尘重光,实在是善事。”
  范正雄如此说着,还站起身走上前来,当下看着宋穆,又是缓缓的说道。
  “老夫很欣赏你做的那首才气九斗诗,如今也是天下皆知,你已经连续两月在《天下文刊》榜上有名了,不错不错!”
  范正雄如此说着,宋穆却是有些愣神,自己之后写的那首《石阳县乱夜县学怀古》,竟然已经登上了《天下文刊》了?
  不过旋即宋穆也在心中点了点头,或许是的,如今已经是八月中旬,最新的《天下文刊》应当已经下来了,范正雄应当能够更早的拿到这书。
  如此想着,宋穆的神情也是有些不自觉的喜悦,连连拱手。
  “提学大人谬赞,晚生当时也是义愤填膺,胸中有满腔热血,想着要为石阳县百姓做些什么。”
  “哦?果然是直抒胸臆,那是篇好诗词,老夫当时看完,也是感觉有种血脉鼓动的感觉。”
  “不错,很不错!”范提学如此说着,脸上满是感慨之色。
  宋穆当下也是神色凛然的说道。
  “晚生惶恐,只是家中叔父时常教导我作为文脉子弟,要胸怀天下,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晚生既想做诵读经典,传承千古的书生,也想做双手共执笔戎的文士!”
  “好,哈哈,好,好一个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如此慷慨诗句,妙哉!”
  范正雄听着宋穆如此说道,又见着宋穆满脸真诚,当下也是畅快大笑。
  他之前也知道宋穆家中如何,出了十三位进士的文脉宋家摇摇欲坠,曾经让范正雄也是惋惜不已,但是如今,他在宋穆身上看到了希望!
  这不仅是文脉宋家正统之中的希望,还是吉州府文人的希望!
  “你有这番抱负自然是极好,不过也不用担心无用武之地,过几日院试之后,只要你一举成为秀才,文力凝聚,天下大有你可为!”
  范正雄的目光之中闪动着火光,对着宋穆再次说道。
  “到那时候,我也想看看,有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抱负的你,能够走到什么地步!”
  范正雄拍着宋穆的肩膀如此说道,周边的人目光之中陡然艳羡。
  这等拜会的机会,能够得到范正雄这般的赏识和鼓励,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就是那些秀才,此刻看向宋穆的眼神之中也充满了羡慕。
  但是旋即羡慕也化为了无奈。
  若是自己也能够做到宋穆那种程度,写出那等诗篇,自然也能够得到范学正的赏识。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好处啊。
  众人心中感慨,宋穆也是连连拱手应道,而后宋穆回到队伍之中,范学正又叫了几个秀才童生出来,大多是文脉子弟或者是读书不错的学子。
  众人都接受了一番勉励,然后恭恭敬敬的朝着范提学行礼,这才从范宅走了出来。
  出来后两支队伍都朝着府学所在的街道而去,那里有官衙安排的住宿地方,也有一些专门出租雅致房间给书生的驿馆。
  宋穆同孔宗正要往马车上走去,这时候却是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朝着宋穆两人作揖。
  “孔宗兄,宋穆兄,鄙人,太和县崔可行,也是来参加这次院试的童生。”
  说话的是个中等个子的年轻人,看起来要比宋穆年长几岁,嘴上絮着一点点的胡子,眉眼端正,此刻正笑着朝着宋穆说话。
  宋穆当下也是连忙扭身笑着拱手,那崔可行当下也是对宋穆说道。
  “宋兄如今在吉州府可是响当当的名声,这次院试名第,想必也是如探囊取物般容易了。”
  宋穆听他这么说道,当下也是连忙拱手,谦虚的说道:“宋某不敢托大,崔兄实在是谬赞了。”
  崔可行却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当下也是笑着对着宋穆再次说道。
  “宋兄不要这般谦虚,文人文章诗词至上,你的诗词也是说出了我等读书人的想法,今听你说的那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也是让我颇有感触。”
  “所以也是冒昧前来,想要结识宋兄。”
  “这实在是受宠若惊。”宋穆笑着回应道,而崔可行又对旁边的孔宗拱了拱手。
  “孔宗兄也是许久不见了,上次与你见面,还是在府试上。”
  “崔兄倒是见外了,我可还是很记得崔兄呢,当初崔兄的诗文可都是贴在名榜上的,那诗赋,我也是熟读了很久。”
  孔宗笑着回应,似乎与这崔可行也算是熟络,听到孔宗这么说道,这崔可行也是露出了几分笑容。
  三人说了几句话,队伍也开始行动了,崔可行当下就对着宋穆和孔宗说道。
  “两位,今日奔波就不打扰了,我们这几日可以相约出来品读诗词文章,我也想熟悉熟悉两位的文章诗词造诣啊。”
  宋穆和孔宗自然是拱了拱手,然后上了马车。
  “这崔可行本性不坏,诗词歌赋造诣颇深,只不过颇为喜欢攀比,宋兄,我看他这是把你当做对手了啊。”
  马车上,孔宗面带笑容的对着宋穆说道。
  宋穆也是面带微笑,波澜不惊:“如此也好,说来我也未和他们如何交谈过,人家既然有过人之处,我自然还是要虚心学习的。”
  孔宗也是点了点头,对此很是赞同。
  不多时,马车已经来到了府学所在的街道,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宋家车夫这时候扭身问道。
  “少爷,我们去宅邸吗?”
  “去吧。”孔宗点头说道,又看向宋穆。
  “去年我中童生,父亲便在这里买了一个小宅子,雇了两个仆人打理,算是为了院试落脚。”
  “宋兄若是不介意,便与我同住,也可一同学习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