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五十七章 大儒评语

第五十七章 大儒评语


  “宋兄,你便住我隔壁,宅子后面是条清水河,往南走个数百米便到了府学了。”
  宋穆没有拒绝孔宗的邀请,能够有个安静的地方温书,准备马上到来的院试,是宋穆求之不得的。
  如今孔宗能提供这个便利,宋穆也是感激不尽。
  “实在是太好了,孔兄,这一次,又是我承情了。”
  宋穆拿着东西走进这个别致的院落,看着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房间,当下也是颇有几分感叹。
  孔宗则是摆手笑了笑,这等事情,比之宋穆送给自己的那份大机缘,那可是微不足道了。
  而且这些天相处下来,宋穆温和谦逊的性子可以说十分对孔宗的胃口,能够和这样一个人交好,做知心朋友,也是孔宗十分愿意的。
  “那宋兄放好东西便一同去吃个饭吧,就在旁边的馆子里,这几日吃的都是清淡寡味的,想必宋兄也觉得嘴里没滋味吧?”
  “好,不过这顿饭,却必须是我请的了。”宋穆笑着说道。
  孔宗畅快笑了一声,也是点了点头。
  “没问题,我是不和宋兄客气了。”
  对于孔宗这个朋友,宋穆同样真心觉得可以深交,孔宗那种和善和尊重不是表面的,而是发自内心。
  自己与对方相处也觉得十分恬淡,颇有一番君子之交的感觉,宋穆打心底很认同孔宗这个朋友。
  简单收拾完了一下铺盖行囊,宋穆和孔宗当下出门,在旁边的酒楼寻了个二楼窗边的位置,落座点菜吃饭。
  吉州府依山而建,城池高耸,同样可以将远处江景收入眼底,宋穆一眼便也见到了城池外蜿蜒而过的赣江。
  夜色初临,天边最后的一抹光亮将那大江照耀满当,犹如一条长龙横贯在大地之上。
  “这里倒是一片好风景。”宋穆当下赞叹了一句,孔宗也是往窗外看去,也是点头赞同。
  “日后宋兄要是愿意,来这府城居住,想必也是极好的。”孔宗如此说道,宋穆只是淡然笑了笑。
  小厮前来倒上茶水,孔宗却是突然想起什么,从袍衫之中掏出一本册子。
  “宋兄,差点忘了,最新的《天下文刊》,家中老伯这两日在书肆之中排了许久才买到的,快看看。”
  孔宗将册子递给宋穆,宋穆当下也是讶然,有些好奇的接过对方手中的那本《天下文刊》
  打开一看,正是《天下文刊》的七月刊。
  拿着文刊的宋穆也是不自觉的抿了抿嘴。
  自己今天也是从那范提学口中才得知最新的《天下文刊》已经下来了,而且自己所做的诗就在上面。
  想着对方当时对自己夸赞的样子,宋穆此刻也是不由地的屏住了呼吸,想要看看这一次自己的诗词又会有什么样的评语。
  怀着一点忐忑的心情,宋穆缓缓翻开了这本《天下文刊》,径直翻到了那诗词篇章,入目第一首,便是宋穆的《石阳城乱夜县学怀古》。
  这首词直接占据了一面的篇章,整首诗词下面的赏析也多了许多,因为这诗词前半阙引用了许多的典故,所以注解颇多,而且解释的极为详细。
  而这段注释之后,却是对宋穆做这首诗的背景进行了一番解释,上面再次清晰的描述了那日石阳县遭遇妖魔动乱的情景,这等注解,为这首诗做足了衬托。
  而在这之后,才是一段评语。
  “古往今来,大丈夫必志存高远,扬名立万。此词韵律极佳,满篇典故生花,借古抒今,以诗喻己,处处豪迈丛生,跌宕起伏。初品通篇皆有所不甘,但品至最后回味,突觉此乃是文人不屈抗争。
  听闻做此词的同是才气八斗兴文诗的作者,此诗依旧是豪迈乖张,拳拳斩妖除魔,报国之心,老夫半夜品读,竟也想起过去峥嵘岁月,是以夜半重拭宝剑,胸中有热血涌动,此诗,乃战诗上上者!”
  宋穆轻轻读着,此刻脑中竟然有种画面,长安某处宅邸之中,一位极有威严的老者,挑灯看着这首诗词,读到其中句子时,一时间胸中豪气万千,起身慨然取下身后墙上的宝剑,抽出宝刀轻轻的擦拭。
  宋穆顿时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这等评价,让宋穆也心潮澎湃。
  而再看向那点评落款,宋穆却是陡然睁大了眼睛。
  大儒冯炁。
  这一次的评语竟然不是之前的大学士严甫所写,而是一位大儒落笔。
  冯炁,文朝开文年间人士,文脉冯家子弟,三十岁中进士,连中三元,是为天下文人典范。
  而后翰林境界之时以一人力敌三尊妖尊而不败,闻名天下,而后历经六十载,入大儒境界。
  如今的他已经是文朝元老,是文朝响当当的人物,却没有想到,竟然会为宋穆的这首词来做评语。
  宋穆看着这个名字惊讶万分,孔宗接过《天下文刊》也看了一眼,当下眼珠子也要瞪出来了。
  “竟然是大儒冯炁!”
  “这等大儒竟然给宋兄你做评语了!”
  孔宗连连惊呼,看样子比宋穆还要惊喜,此刻细细品读了那段评语,神情更是有几番激动。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宋兄,你这一首诗,更是名动天下啊,连大儒都对你赞赏有加!”
  “那日你写诗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光景,真后悔尽喝了那几杯浊酒,竟让我错失此等场面!”
  孔宗此刻一脸惋惜,那日自己被众人灌到醉倒,醉醺醺睡了一夜,才知道城中竟然出了那等大事,此刻也只能拍着大腿,扼腕叹息。
  宋穆则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从刚刚震惊的感觉之中脱出来。
  两人交谈了几句,当下也是释然,孔宗向着宋穆道贺,如今这等风采,足以载入石阳县志了。
  石阳县从古到今,能够连续两次出现在《天下文刊》之上的人,也只有宋家之前的先祖做到过。
  饶是如此,也绝无人可以连续两次都在诗词篇之中排在第一位。
  而且两首诗词才气八斗九斗,可谓冠绝天下。
  聊到此时的孔宗当下也是化悲愤为食欲,直言这次院试之前,一定要好好向宋穆讨教一下诗词歌赋如何写作。
  吃完饭,宋穆和孔宗回到了宅邸,毕竟旅途奔波,便也各自回房休息。
  宋穆回到房间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袋,一顿饭花去了一两多银子,对现在的自己,颇有些奢侈了。
  不过旋即宋穆还是满脸释然的拿起了那本《天下文刊》。
  翻动书页,宋穆不再沉浸于自己的诗词之中,而是开始翻阅这文刊里面的其他内容。
  “西北战事平定,妖族损失惨重,言悬赏七千两黄金寻杜飞鹰头颅,并赏赐一次妖王之血浴体,天下余孽闻风而动。”
  “中州,青州文脉覆灭之事已经肃清,清天卫于江南西道吉州府杀死一名魔教头目,目前正在清查其中是否有更多线索。”
  “各地院试即将开考,传言院试题目乃太子少傅所出,其于崇文二十年曾为中州学政,阅卷极严,考学最正,是以当年中州入举子人数五十年最少,如今各地学子皆言今年院试必为考题最难之年。”
  ……
  宋穆翻阅了一些时事,又看了几篇翰林策论,当下心中神情也是有些飘忽。
  这又是一月,天下之事呈现在眼前,看的宋穆满眼生花,也让宋穆对这个世界的玄妙更加好奇了起来。
  如今对自己最重要的还是这院试,只有成了秀才,再看这天下之事,便不是再只有感慨叹惋了。
  重新收拾了一番心情,宋穆起身捧着水洗了把脸,就在桌案上铺开纸,挑亮几分油灯,开始练习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