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五十八章 府学一事

第五十八章 府学一事


  清晨,宋穆悠悠醒来,窗外传来阵阵清脆鸟叫声。
  宋穆起身洗漱,然后与正在宅中忙碌的老伯打了声招呼,便拿着书从宅邸后门往外走去。
  八月也只有清晨才有几分燥热下难得的清凉,穿过宅院后门,一条不甚宽阔的小河便从宋穆面前缓缓的流过。
  清晨,这一丈来宽的水面似乎有热气升腾,那腾腾的水汽浮动在水面上,一缕阳光此刻从远处照来,让整片街道都蒙上一股朦胧。
  江南水乡的静谧儒雅,展露无疑。
  宋穆也是心情舒畅的找了处河岸边的石墩坐下,拿出手中的书卷,开始轻轻诵读了起来。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是一句亘古不变的名言,更是如今最为受读书人认同的一句话。
  因为只有饱读诗书,才能够在体内汇聚充沛的文气,文气是一个读书人最大的倚仗,是今后读书道路上最重要的基石。
  宋穆早就有读书的习惯,如今体内文气聚集的程度也十分饱满了,读书时挥手便有文气涌动,甚至已经到了无法再在体内集聚的程度。
  而脑中的念力也已经停止了增长,如今念力探查的范围只有二十米不到,似乎也遇到了瓶颈。
  这等情况,宋穆如今怎么也知道了,只有突破童生境界,踏入秀才境界,打破了境界的桎梏,这一切才会有根本的改变。
  宋穆没有那种圆满则亏的感觉,只是享受这种恬淡读书的氛围,当一句句古言从脑海之中划过时,最容易激起自己对故人,对现在,对自己未来的无限畅想。
  而在熟读手中古籍的时候,宋穆也试图在脑海之中倒诵古籍。
  在小河边坐颂了半个时辰,当阳光已经开始驱散水面的白汽,宋穆也算是完成了日常的任务,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看了看四周,却是重新坐下来。
  宋穆从身上掏出一本空白的册子,然后从袖子之中掏出一支细小的毛笔,捏着笔尾使其笔尖在河中荡漾了片刻。
  然后便握着毛笔在册子上开始默写。
  宋穆习惯将自己脑海之中想到的一些好句子随时写出来,也算是自己日常的一些积累,这是未穿越前的宋穆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已经坚持了一辈子。
  在小河边足足学习了一个时辰,此刻阳光已经彻底照亮了整片地方,小河上已经波光粼粼,河道两侧也陆陆续续有人出来洗漱。
  这里也逐渐热闹了起来,宋穆当下也收起东西,轻轻吐出一口气,扭头走回宅邸内。
  回到宅邸内,宋穆便碰到了孔宗。
  见到宋穆刚刚回来的样子,孔宗看着宋穆拿着书,当下神色也是有些感慨。
  “我说怎么没有在房间之中见到宋兄,宋兄这么早便出去读书了吗?”
  “嗯,一直有的习惯,孔兄,咱们一同去吃个早饭?”宋穆放好自己的东西,当下对着孔宗说道,孔宗也是点了点头。
  “那便一同去吧,今日咱们先去拜访一下夫子,再看看能否在府学认识几个新朋友,或许还能与他们谈论一番经义,策论的题目。”
  孔宗这般提议道,宋穆当下也很是感兴趣。
  虽然之前已经做了许多的经义策论题目,也看了许多的资料,只不过终归有种闭门造车的感觉。
  而能够和一批同样才华满身的人一同畅谈交换想法,或许会有不少不同的观点,可能还会有不少值得学习的见地。
  过去的宋穆不显山不露水,就算是顶着一个文脉宋家子孙的身份,却是没任何出众的地方,常常是形单影只,如今这等机会,却也算是难得了。
  两人出门吃了点东西,便立刻朝着荀夫子的住处而去,荀夫子就下榻在府学之中,众人今日去,便是听从最后的教诲,然后潜心准备马上到来的院试。
  宋穆和孔宗到达这里的时候,荀夫子的门第前已经聚集了不少石阳县的学子,大家相互打了个招呼,似乎都在等着与荀夫子讨教问题。
  其中的邵乐当下连忙挤了出来,满脸兴奋的朝着宋穆说道、
  “宋兄,你看了最新那一期的《天下文刊》吗?”
  邵乐如此说着,目光之中几乎闪动着星星。而此刻其他的人也纷纷看了过来,他们都相互注视,脸上也带着几分羡慕和激动,看来都已经看过最新的《天下文刊》了。
  宋穆当下也是笑了笑:“邵兄,当然看过了,邵兄似乎有些激动?”
  “那是自然,宋兄,那可是大儒冯炁,一位百战扬名的大儒,竟然对你所做的诗词进行点评了,这种事情难道不让你兴奋吗?”
  邵乐看起来十分的激动,宋穆也能够理解他此刻的心情,毕竟那一日是他第一个上到屋顶上为宋穆展开袍子的人。
  也共同参与了宋穆创作整首诗的整个过程。
  那其中的种种情景必然会让邵乐心中很有感触,也因此才会这般的激动。
  “宋兄,如此过后,你更加名动天下了,或许接下来,你就要和孔宗兄一同,成为我们石阳县的文人之首,代表我们石阳县的文人了!”
  邵乐看着宋穆和孔宗激动的说道,当下也有几个县学童生走上来,脸上的表情也是欣喜和赞叹。
  他们不厌其烦的说起那日宋穆写诗时的情况,说起那一夜在屋顶上的种种神奇经历。
  这番动静,甚至连旁边一些其他的地方的学子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听到邵乐等人与宋穆说话,他们也在远处窃窃私语,似乎终于知道那个高个子年轻人,原来就是那做出了才气九斗诗的宋穆。
  “肃静,这里是府学重地,切勿喧哗!”
  就在众人神情激动的时候,却有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
  宋穆等人当下都扭过身去,只见到一个穿着华服的男子此刻正注视着众人,年纪不大,手中却拿着的书卷负手而立,看起来很是沉稳。
  而被喝止的众人脸上倒是没什么不满,当下也是连忙拱手。
  毕竟这是府学重地,最需要读书人注重言行,刚刚的举动属实有些轻浮了。
  宋穆当下也是连忙拱手,躬身说道:“阁下,鄙人宋穆,刚刚多有冒失,还请见谅。”
  听到宋穆说话,那人脸上的不满当下也少了几分,只是依旧带着少许的傲慢,打量了一番宋穆后,同样拱了拱手。
  “原来你就是宋穆,我是府学童生薛凯文,你的诗非常好,我很是敬佩!”
  薛凯文说话的声音不卑不亢,很让人觉得有礼貌,宋穆见状,也连忙再次拱了拱手。
  而只是简单的自报家门之后,那薛凯文就没再说什么,只是扭身从另一边的道路离开,向着府学其中而去。
  只留下众人在原地有些摸不着头脑。
  宋穆见着对方颇为孤傲的动作,也是有些哑然,旁边的孔宗当下则是无奈地摇头说道。
  “这似乎是吉州府城的一个学子,虽只是殷实之家,但是经义文章写的极好。”
  “他好像是三年前县试、府试的案首,如今看来是潜心读了三年书,也是要参加这一次的院试了。”
  孔宗开口说道,周边的人都顿时挑了挑眉毛。
  显然他们其中有人也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而且当下也有人窃窃私语,似乎对那薛凯文颇有几分忌惮。
  宋穆摸了摸鼻子,心中却是有些明了了。
  这薛凯文或许是这次院试案首的热点人物了。
  而他刚刚看自己的目光,那颇有几分挑衅的目光,如此看来,便是也将自己,当做这一次院试之中的棘手对手了。
  宋穆等人没再等待多久,荀夫子的院门再次打开,一众先进屋的秀才已经出来了,宋穆等人也是连忙扭身,鱼贯而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