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六十一章 院试开考!

第六十一章 院试开考!


  八月二十二,院试开考。
  团圆佳节之后,属于童生们人生道路上最重要的考验正式到来。
  宋穆早早的起床,和孔宗一同在宅院后的小河边诵读文章,待到阳光再次将小河周遭照耀的光影氤氲时候,两人才回到宅邸,吃了早饭,收拾了一番东西,挎着考篮,坐着马车往考场而去。
  考院就设在府衙的一侧,是一个占地面积颇广的区域,里面林林总总竖立着有着上千间考舍。
  宋穆到达的时候,这里已经有许多学子在等待入场了。
  前来参加院试的考生来自吉州府的十几个县,考生人数近八百人,所有人都围聚在此处,看起来也是极为的庞大。
  宋穆下了马车扫视四周,荀夫子已经在考院外站着了,还有一帮秀才也在这里的观摩。
  他们大多是来为作保的童生证明,同时也为师弟们加油打气。
  饶是考场对面的酒楼店铺街道边,此刻都围聚起了不少的百姓。
  文朝的科举,却不是如同宋穆过去了解的那般枯燥困苦,这里的科举考试,因为文力的出现,观赏性极佳。
  因为这个朝代,文人需要凝聚文力,而每一次考试,就犹如脱胎换骨,突破境界,这等情况下,文人在凝聚文力的时候,配合文星的波动,长长可以勾动天地间的文气,带起各种各样的异象。
  那异象光芒万丈,清新明智都不足为奇。
  有时候还有人突破的时候,会有千里冲天异香,久聚不散,甚至可能有诗文腾空,振聋发聩,引得百鸟争鸣。
  越是高级别的考试,那种种异象数不胜数,可谓是一台惊天动地的大秀。
  传言在乡试,会试的考场,那更是人山人海观看,考院外往往堵得水泄不通,各种冲天异象层出不穷,让人叹为观止。
  而这些异象不仅仅如此绚烂,也有可能颇有好处,两百年前长安会试之时,一个举子写出一首七斗长寿诗,那方圆十里的垂垂老者竟然白发变青丝,各个延年益寿。
  也正是因为如此,更吸引了无数百姓趋之若鹜,既想要一睹这异象,也要为后来留下几分谈资,也想借着这文人异象,多有福益。
  今日院试开考,吉州城里早已经是热闹一片,无数的百姓都选择在这两个日子来做酒席,也是为了能够蹭一蹭这文人通天的文气。
  所以这等日子,可以说是满城欢喜,福泽天下。
  宋穆看着考院外对面街道上小贩群众围聚,府城众多兵力严阵以待的景象,此刻也颇为咋舌。
  而周遭的考生也不时的投去讶然的目光,不过旋即也挺直腰板,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往着考院大门迈去。
  毕竟那些百姓深切目光所注视的,不就是自己等人吗?
  今日,所有人都感觉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无数的童生豪气万千,甚至在三五好友面前就开始吟诗作对。
  宋穆和孔宗提着考篮到了荀夫子的面前,许多石阳县的童生此刻也聚集在这里,正在荀夫子的要求下自查,确保带妥当了东西,也确认没有做任何夹带。
  宋穆上前行礼,荀夫子点了点头,也朝着宋穆问道。
  “可带好了具保?”
  “已经带好了。”宋穆恭敬的说道。
  “吃食衣物雨布也备齐了?”
  “备齐了。”
  “昨晚可早睡?”
  “弟子一觉到天亮。”宋穆恭敬的说道,荀夫子笑着点了点头。
  “好,既然已经养精蓄锐,那便准备入考场吧,记住我说的话,全神贯注,方能从容作答。”
  宋穆等人连连答是,而此刻考院的门也被数个兵丁缓缓推开,两队兵丁执着武器站在门口两侧,几名衣着华丽的祭祀官员朝着北方行礼,众兵丁同样跟着行礼,这才缓缓站开。
  一个官员打开手中的文书,当下开念。
  “奉文朝天意……今日院试开考,诸考生应秉公答题,潜心凝聚文力,以助大文天下文人武功繁盛,万世太平!”
  官员的声音震耳欲聋,显然是用了文力助声,所有人都听得真真切切,那远处观摩的百姓也一个个禁声,小心的看着这一切。
  科举考试,是文朝一等一的大事,考院重地,更是神圣不可玷污,百姓可以远远观摩,但是不允许大声喧哗,不允许做出冲击考院或诋毁之事,否则按死罪论处。
  宋穆等一众童生学子也仔细听着官员念话,待到其念完,立马纷纷转身朝向北方,恭敬行礼。
  做完这一切,童生们才开始排队入考院。
  “宋师弟,放开思绪去写便是了,你足够优秀的。”
  孙秀才这时候也在旁边开口说道,宋穆连连行礼,其他的秀才也纷纷朝着众人这般说道,大家在一片道谢声之中向着考院大门而去。
  两队士兵在考院门口对考生进行仔细的搜查,所有考生入场前要求举誓,绝不夹带任何作弊的东西,若是当场搜到,便就地剥夺功名,祖孙三代不得踏入考场。
  如今的科举可不仅仅是写文章那么简单,要想凝聚文力,总归是要有几分内在实力的,不过今日这经义考试,要在那繁杂书海之中解几句话,总归是不容易。
  所以也会有人心存侥幸,想要做出那舞弊的手段。
  不过直到排到宋穆的时候,还没有找出一个有问题的人。
  毕竟这律法过于严苛,因为一己之私导致子孙三代都要背上骂名,还一辈子无法再踏足科举考场,众人自然是不敢乱有想法。
  轮到宋穆,宋穆将自己的考篮放到了桌子上,旁边的几个兵士便立刻分工开始搜查,有人接过宋穆的具保,仔细核对上面的相貌,核对宋穆的身份。
  有人开始在宋穆全身仔细搜索,任何衣物连接处都要仔细的搜查。
  还有人则是翻查考篮,将里面的点心食物全部切碎,然后从内到外仔仔细细的检查。
  这等情况宋穆早有所准备,不过饶是如此,也觉得自己被人扒了个干干净净。
  做完这些,那兵士将具保给回宋穆,然后旁边的一个士兵在册子上一处做好登记,又递给宋穆一个竹牌。
  “丁圈三十三号房。”
  宋穆接过那个竹牌,稍稍整理了一下衣物,提着篮子走了进去。
  很快孔宗也搜查完毕,走了进来,和宋穆打了个招呼。
  “宋兄,接下来我们便各凭本事了。”
  “各凭本事了,孔兄,期待我们一同成为秀才。”宋穆笑着说道,孔宗也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
  “这可不够,我们一同努力,争一把头名如何?”
  “好。”宋穆笑了笑,两人拱了拱手,都捏着竹牌寻找自己的考舍。
  文朝的考场也有了几分不同,不再是横平竖直的排开,而是在考院之中有一个高高的祭台,考舍则是一圈圈的围绕着祭台建造,犹如一个巨大的圆盘铺开。
  宋穆往着考场走了一段时间,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考舍,不算显眼,在考场北边,考舍是木石结构,屋顶的瓦片似乎有些脱落,但是总体看起来还算完整。
  这些考舍都已经用了很长的时间,虽然每年都有所修缮,但毕竟考试的次数过多,总归还会出现一些差错。
  还好这几天似乎都是艳阳天,虽然有几分燥热,但也比下雨要好上一些。
  宋穆走进自己的考舍,打开上下两块桌板,将自己的东西在其中放置好。
  此时已经有陆陆续续的考生在往着其中而来,整个考场之中人影攒动,一队队的兵士此刻也在场中驻扎,开始监督各个考生的动作。
  宋穆将考舍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又确定头顶不会有问题,这才坐在其中板子上,掏出点心吃了几口。
  如今还是上午,这场考试要持续到下午酉时,期间除了能上个厕所,便也只能待在这里。
  经义的考题量巨大,并且最后有一道大题,需要耗费的心力颇大,所以宋穆也是抓紧时间补充体力。
  同时也在脑海之中开始倒诵之前所背下的古书。
  待到太阳已经升到颇高处的时候,一阵阵的鼓声从考院北侧的高楼上传来。
  “吉州府崇文二十七年院试第一场,开考!请文星!拜孔圣张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