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六十二章 首考经义

第六十二章 首考经义


  那严正肃穆的声音从考院北楼徐徐传来,考场之中所有的考生都被要求立刻进入考舍,兵丁开始戒严,目光死死的盯着对应考舍的考生。
  北楼上已经开始宣读《大文律例》,而一队队的兵士则开始分发笔墨纸砚。
  宋穆感觉回到了自己过去的各种考试现场,只不过不会如同这般严肃到几点,也不会有一个凶神恶煞的兵丁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好像下一刻就要用长枪戳死自己。
  在宣读律例的时候,一队庄重的人马也从北楼开始往外走,他们身着满是金线缝成的布满文字的锦服,护送着三样东西穿过一片考舍,缓缓来到了考场最中间,那里有一片空地,空地之中竖立着一个高大的石制祭坛。
  这些人来到祭坛下,将两尊铜像放置在祭坛两侧,那是孔子像和张子像。
  张子,即天下第一个创出文力的大儒张策,其救人族于水火之中,受世人敬仰。
  范提学此刻也同样登上了祭台,朝着北方高高拱起手,当律例宣读完毕,一声“拜!”落下,范提学朝着北方跪下,所有人则在考舍之中直接跪倒。
  宋穆同样双膝跪下,这一跪,所有文人心甘情愿。
  拜完孔子张子,便见到那祭祀官员之中一个穿着最为尊贵的人手中抱着一个铜盒子,开始缓缓的往祭台最顶上走去。
  宋穆抬头,可以轻易的见到那个祭台上的全貌,圆盘状的考场之中,所有考舍都面对着那个祭台,宋穆能够感受到那铜盒之中的东西的重要性。
  那里面,应当就是文星。
  荀夫子曾经说过,文人凝聚文力,必须要有文星辅助,而文星,乃是那天降之物的核心碎片。
  比之天星掉下的其他碎片,这样的碎片之中,有源源不断的神秘力量。
  那股玄妙的力量,可以温养文气,勾动文力,妙用无极。
  那个老者抱着铜盒一点点的向上,终于来到祭台的顶端,然后朝着北方叩拜,随着一阵吟唱,将铜盒缓缓放在了祭台之上,道道文力从其指尖迸发,然后注入这铜盒之中。
  铜盒上开始亮起点点的光芒,然后在无数学子惊讶的目光之中缓缓的展开。
  那个铜盒竟然是一个极为精巧的机关盒,在文力的催动下此刻缓缓张开,然后一样东西从其中缓缓的伸出。
  那是一颗如同溪边碎石一样不起眼的石头,可是当它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的时候,众人都不自觉的为之一滞。
  因为大家都感觉到体内的文气似乎震动了一下。
  而随着老者的吟唱,整个祭台此刻似乎都开始点亮纹路,那颗小小的石头也开始出现光芒。
  一种不同于太阳光照在人身上的温暖感觉。
  那是一种天青色的光芒,光芒四散开来,笼罩整片考院,给人一种清凉平静的感觉。
  而更加让人感觉惊喜的是,当那光芒照耀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体内的文气竟然不自觉的开始流动了起来,在周身不断的运转。
  这种感觉没有带来任何的不适,而是让人感觉丹田暖暖的。
  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的童生们都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呼,而已经经历过的老童生们则是立刻开始稳定本心,全力感受这种意境。
  这就是凝聚文力的关键所在,那文星带来的此等变化,让宋穆心中都喜悦不已。
  因为自己能够感觉到,那层境界的窗户纸,此刻已经就在眼前。
  “放卷!开考!”
  与此同时,明亮的声音再次传来,然后便见到一队队的兵士开始分发考题。
  宋穆也拿到一张写着题目的白纸,此刻深吸了一口气,低头查看这次的经义题目。
  前十道是解意题,句子来自四书五经之中,需要的是熟读四书五经,并且完全解答其中释义,宋穆潜心看完,心中当下也是大定。
  这十道题目还是好写,对于背诵深刻的自己,也就相当于默写而已,自己已经对此耳熟能详。
  宋穆没有急着答题,而是继续往下看去。
  解意题之后是五道抒义题,就是对四书五经之中的一些长句子进行解释,讨论对其的态度,这类题目见微知著,考验的是对四书五经深刻含义的钻研。
  题目有五道,却是一道比一道长,宋穆看的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虽然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出身,但是还是有些难到了宋穆。
  只是思考了片刻,宋穆就再继续往下看去。
  最后是一道大题目,乃是一道截搭题。
  截搭题,顾名思义,从不同的书本之中选取的两句古言,然后重新拼凑,要求对其释义,并且做出自己的观点判断,其中既要引经据典,还要情真意切,不仅要有对先人的看法,还要有自己对其意义的延伸。
  这类题目,考验的就完完全全是一个人对古代文学的修养了,解释的意义千万种,要想让考官满意,那立意就要深刻且足够震撼。
  宋穆当下也是握着题目紧紧思索。
  而站在宋穆考舍外值守的兵士此刻见着宋穆紧紧思索,迟迟未落笔的模样,当下也是有些猜疑。
  这个年轻的考生或许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考试,拿到题目之后,无从下笔吧。
  兵士还微微叹了口气,觉得面前这年轻考生估计也就是来走个过场,或许再学个三五年,才能重新做文章。
  ……
  与此同时,考院北楼聚贤阁之中,一众穿着官袍的大人在此聚集交谈。
  范提学和各县的教谕大人都已经到达,还有些吉州府的官员,此刻一片红袍相聚。
  “提学大人,今年吉州府考生再创新高,真是一片文风兴盛景象啊。”
  “是啊,如今我们吉州府越发的兴旺,百姓多送子侄读书,就是各县的私塾数量都增加了不少。”
  “此番文治,乃天下幸事。”
  几个穿着官袍的教谕开口说道,范正雄也在其中笑着,这般的情况自己同样感慨,况且这等盛况,也有自己的功劳在其中。
  众人见着那考院之中文星璀璨,此刻也是连连点头。
  “每一次院试,我最欣赏的便是如此的场景,这文星照耀下,文人出世,异象丛生,实在是让人激动感慨啊。”
  “是啊,老夫这么多年,每次亲看才子科举,那一个个文人璀璨出世,心中总是激荡万分。”
  “说道这个,诸位大人,今年的春闱大家可见到了,金科状元文楚岚风,会试一篇《兵马论》搅动京师风云变动,金戈震动,那殿试上更是笔下生花,陛下钦点状元,如此文武魄力,听说连杜将军都注意到这个人才了。”
  “可惜可惜了,那是京师景象,我等无去长安,只能从只言片语之中得知盛况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考场之中已经开始分发题目,一块写着题目的大板也送上了楼,正是本场开始的经义题目。坐在椅子上的众人当下啜了口茶水,却又是换了个话题。
  “咦,这一次的大题,很有意思啊。”
  一个官员当下看着这面前的一切,也是颇为有些惊讶。
  众人当下也是看来,一个个也顿时挑了挑眉毛。
  “的确,这是当今太子少傅所选出来的题目,往年或许都不如其精妙,也最考验大家本事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也有人当下打趣的说道。
  “经义题目纵使还是跳脱不开四书五经,不过要真的说来,老夫今日最想看的,却还是希望有名句出现,明日再有好诗出现,那就更妙了。”
  听得老大人如此说道,当下一个官员也是挑了挑眉毛,当下就有人扭头看向旁边的欧阳宏,颇是有些喜悦的说道。
  “说到这个,诸位大人,最近咱们吉州府可是有才子连续两次登上《天下文刊》,两首诗才气八斗九斗,就是冯大儒都赞不绝口呢。”
  “哦?说起这个我倒是记起来了,似乎是石阳县的学子,欧阳大人,你来说说吧。”万安县教谕湛波开口说道,旁边的范提学也是一脸欣慰。
  欧阳宏连忙起身,朝着众人拱了拱手,也是咧着嘴说道。
  “实不相瞒,的确是我石阳县的才子,此人名叫宋穆,说起来还是宋家文脉子弟。”
  “宋家文脉?宋文荣大儒当初的熠熠生辉,也是传为一段佳话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