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六十三章 考院答题

第六十三章 考院答题


  “其实这般说来,这宋穆还真颇有几分来头,可是之前却是不显山不露水,如今,却又突然有几分名气了?”
  “这着实让人有些困惑。”
  湛波此刻淡淡的说道,显然对这事情也颇有几分关注。
  不过其他县城的教谕对此却是几乎无感,只是他们脸上的笑容依旧显得有些勉强。
  毕竟这么一个人才不出现在自己的县城之中,就今年的考评,欧阳宏的政绩必然会是吉州府前茅。
  只不过他们旋即又想来,石阳县学子本就在读书上不行,全县至今也不过有三条文脉,也就宋家文脉有名气。
  想当年石阳县凭借一条宋家文脉,力压周遭县里的无数文脉,可有过一段无比风光的岁月。
  如今石阳县为中县,那还是承了这文脉的荫蔽。
  “说来这宋家文脉也不算是彻底断绝,如今铅山任家,应当也算是其旁支吧?”
  这时候一个官员开口说道,立刻就有人接腔道。
  “还有洪州宋家,听说是庶出子,这经营几代下来,竟然也有文脉显露,如今已经有两位进士了。”
  “是啊是啊,如此说来,宋家也还不算断绝。宋公欣慰啊。”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范提学的脸色平淡,似乎对此没什么态度,倒是坐在旁边的欧阳宏此刻神色有几分不悦。
  这些同僚,想用这些东西来掩盖自己的功劳,掩盖宋穆这主家子孙的光辉。
  铅山任家是出了进士,但那已经和宋家沾不上什么关系了,那不过是上百年前一个入赘任家的宋家子弟。
  而洪州宋家,那是被本家除名的存在。
  宋家一向以实力来排名新的一代,而洪州宋家,在宋家第十代的时候,乃是一个宋家子弟背叛族规,最终被清理门户,而后却自立门庭,几代经营下来,如今有个在朝中做官的进士。
  也就是这几十年,看着主家石阳宋家不断落寞,他们竟然打起了歪心思,宋家原本建在省城豫章城的宋氏宗祠都被其接过,还堂而皇之的将那叛徒的排位给弄了进去。
  这明摆着就是欺负石阳宋家孱弱,当初宋穆的父亲宋良通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便是义愤填膺,准备考取举人后就立刻结束这荒唐的一切,却不曾想半路遭遇不测。
  宋穆却是不知道,欧阳宏其实算是宋良通的良师益友,这些事情,便也是宋良通说给欧阳宏听的。
  一个根正苗红的宋家,最终却要被旁支窃取祖宗荫德,这事情若是宋穆知晓了,想必也会要讨回公道的。
  而作为师长的欧阳宏此刻自然要护犊子,更要给这些家伙一点好看。
  “哼!”
  当下欧阳宏也不顾周遭人的谈笑,一股进士气息猛然放出又收回,众人都戛然顿住,当下万安县的教谕湛波便站起身来,眯着眼看着欧阳宏。
  “欧阳大人,您这是做什么?”
  “你们自然知道是什么,从古至今,正所谓名门正派,一些小人的刁钻把戏,你们却堂而皇之的拿出来糊弄,不怕宋公在天之灵,憎恶你们吗?”
  “你!”
  湛波被呛了一下,当下面色通红,其他人也想说些什么,旁边的提学大人却是起身甩了甩袖子,脸上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咂吧了两下嘴巴往着窗口看去。
  “今日艳阳高照,却是个好日子啊。”
  提学大人在面前,众人也不敢说些什么,当下只是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有些愤然的作罢。
  而欧阳宏则是眼眸微垂,屏气凝神,不再关注这件事情。
  ……
  考场上,太阳已经渐渐往头顶上爬去,阳光直直洒下,大地再次渗透出几分燥热,各个考舍之中却是不断传来刷刷的落笔声。
  童生们各个挥毫落墨,畅快惬意。
  那文星照耀所带来的光芒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脑中文思泉涌,心念一动,便文章可成。
  此刻的宋穆也是如此,不过手中的毛笔却是刚刚从一张白纸上提起。白纸上七零八落的写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这竟是一张草稿纸。
  宋穆并没有立刻下笔,而是先理清楚了自己脑中的思绪,还有各个题目要写清楚的要点。
  站在宋穆考舍面前的那个士兵此刻见状,也终于算是松了口气了。
  那年轻童生终于开始动笔了,现在还在上午,一直写的话他应该也能写完的,只不过可能没时间吃饭休息了。
  士兵想着这几年自己监察考场的经历,哪个书生不是出题后就奋笔疾书,有人神色痛苦,面色焦急,也有人轻松惬意,面带自信。
  士兵见多了那些在钟鼓声响起后还苦苦哀求再给时间写的人。
  只不过他们无一例外都被自己叉着拖出考舍。
  面前的这个童生,或许也要经历一遭了,也就算是给人生一个记忆深刻的经历吧。
  士兵如此想着,却见到宋穆起身,竟然拿了牌子,朝着自己招了招手。
  士兵抿了抿嘴走过去,就见到这个颇有几分英气的男生正收着东西。
  “劳驾,我要出去方便一下。”
  略带稚嫩的声音传来,士兵扭头朝着一侧招呼了一声,两个小吏走了过来,清点了一下宋穆桌面上的东西,然后对宋穆简单搜身,这才让士兵跟着宋穆去茅房。
  宋穆晃晃悠悠穿过一条过道,然后来到考院一侧墙角的茅厕上厕所。
  门口那个士兵还在虎视眈眈,看样子是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来。
  解完手,宋穆晃晃悠悠回到了考舍,稍稍吃了点东西,此刻上午时间已经不剩多少,宋穆深吸了一口气,将纸张重新摊开在木板上。
  研墨轻思,宋穆在脑海之中组织了一下语言,再看了看那题目,当下落笔。
  “夫天下之大善者,天下百姓不负焉……”
  士兵看不清宋穆在写什么,不过观察了片刻,也是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巴。
  因为他发觉宋穆下笔极快,几乎是顷刻就完成一行。
  除了蘸墨和铺平纸张,几乎没有什么停顿,那毛笔似乎就在纸张这方寸之地上飞快耕耘起来,仅仅是片刻,一面黑色小字便已经达成。
  士兵不自觉的摸了摸眼睛,抬头看了看还未到正中间的太阳,此刻有些咋舌。
  而完成十道解意题的宋穆此刻轻轻提起卷子,待其干的差不多了,才小心卷好,放入一侧的考篮之中。
  又再次抽出一张白纸,开始写抒义题。
  宋穆提笔落墨,脑中却是思绪清明,刚刚打的草稿如今已经成了腹稿,几乎是提笔就来。
  这等轻快的感觉让宋穆也感觉有些惊讶,或许是这些天的辛勤读书有了用处,或许是脑海中古书给了自己莫大的帮助,又或许是那闪烁着的天星带来了不一样的东西。
  宋穆越写越觉得畅快,手下的动作竟然又快了几分。
  而随着文章一点点的出现,宋穆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文气在飞快的运转,文气在全身游走,一种不是燥热的暖洋洋的感觉正不断的从小腹传来。
  与此同时,自己脑海中的念力似乎也开始转动,初始转动起来极为缓慢,但是久而久之,竟然越来越快,不多时,却已经有一个漩涡在渐渐的汇聚。
  宋穆心中一喜。
  丹田的文气还未凝聚成漩涡,但是脑中的念力却是先一步有了变化。
  宋穆赶紧守住心神,继续按照那种感觉往下写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