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六十四章 文星初动

第六十四章 文星初动


  胸有凌云志,落笔豪气生。
  这算是宋穆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手中的笔尖跟不上脑中的思绪。
  待到收笔的时候,宋穆还有些恋恋不舍,这才将写完的抒义题也放在了一边。
  此刻太阳刚刚过了正午,时间还颇为早些。
  而全程注意到了这一切的就是那个士兵,而此刻他的脸上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在他的观察中,面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个十足的怪物。
  如果他不是胡乱答一通,那他就是一等一的天才。
  这才过了多久,他就已经完成了两张大纸的写作,而且看起来还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样子。
  士兵微微偏过眼神,看向一侧的另一个考舍,那其中的一个考生此刻才刚刚开始写第二张纸,而且那一副愁眉苦脸、抓耳挠腮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痛苦。
  可这样的表情,自己本来以为会是在这个高大年轻童生的脸上见到的。
  士兵咂吧了两下嘴巴,当下也有其他人来换岗,士兵想着赶快去吃完饭,或许等会儿还能看到不一样的场面。
  此刻在这个士兵的心中,宋穆的表现都已经给他带来了眼前一亮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一个才子,一个天才。
  天才科举,那到时候可是异象丛生,那种场面,自己绝对不能错过。
  于是在士兵换岗后急匆匆离去的时候,宋穆已经摊开了最后一张纸,准备开始解最后的截搭题了。
  院试毕竟是童生考试,所以题目难度也是递进的,只有这最后一道截搭题的水准,才可谓是上得了台面的。
  而宋穆此刻再次看着题目,也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不固不重不威。”
  在刚刚拿到题目的时候,宋穆想了很久才总算是在四书五经之中找到这六个字的来源。
  这六个字应当出自《论语》第一篇《学而》的第八句。
  其原文本是: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这句话的本意是君子应当具备的品格,要庄重威严、认真学习,慎重交友,过而能改。
  所以只要解释这六个字还是颇为的容易,破题就在君子所作所为之上。
  只要顺着意思往下写,言明要做个威严庄重的人,要如何对待学习和交友,如何面对这些东西做出自己的选择判断和改正。
  如此肯定也能达境。
  这道题的难点,首先就是了解其出处,明白这题的基本意思,如果熟读四书五经,这个简单的截搭题应当好知晓。
  但是对于四书五经还有所顾忌的童生们来说,而且这题目删减到只剩下六个字,想必也会有人苦恼其中意思了。
  而了解意思后,想写下去自然也简单许多。
  宋穆之前审题的时候也是这样打算的,但是如今再自己的看题,回味那句话,宋穆却是有些犹豫了。
  出题考官明显在这里做了个心眼,他把‘不固’的位置调换了一下。
  提到了最前面。
  那么这句话就有了新的意思,即学习的不稳固则使得君子不庄重也不威严。
  如此,却是一片主张学习的题目了,倒也呼应《学而》这个文章题目。
  宋穆抿了抿嘴,此刻也是挑了挑眉毛,庆幸自己没有这么早的下笔。
  朝着四周张望了一下,宋穆小心翼翼的伸了个懒腰,这才重新蘸墨,然后落笔。
  “夫圣人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
  宋穆落笔开写,这一次却是慢了下来,每一句话都经过缜密的思索,缓慢落笔,细细答题。
  吃完饭回来换班的士兵见到宋穆已经再次动笔了,此刻目光更是目不转睛,盯着宋穆。
  燥热的下午到来,考场上考生们挥汗如雨,有些人甚至撸起袍衫,摇着蒲扇,却是竭尽全力的答题。
  考场外的街道两侧,无数的百姓此刻还朝着其中张望,想要看看考院里面等会儿会有何等异象出现。
  而考场北楼,刚刚简单用过饭的一众官员此刻也都是喝着酸梅汤,看着外面的情况。
  “快到申时了,想必下面的考生们也开始答最后一题了吧。”
  “若是快些,现在或许也有人要写完了。”
  “我倒是有些期待了,虽然只是第一场,但若是能凭借经义入秀才,入府学当是无碍了吧?”
  “张兄莫急,这等事情却还要考量,况且这一次出的考题也不简单,不固不重不威,这截搭起来的题目,这些童生或许此刻正挠破脑袋呢?”
  几个教谕此刻正七嘴八舌的说着,而坐在里面休息的提学大人此刻却是抿着嘴没说什么。
  这题目不仅设题巧妙,而且立意很是不错,劝学的主题,对童生来说,却是最好的题目。
  倡导学习,这等事情,是天下最普遍的认同。
  只不过几百年来,这种题目已经出了不下多少遍了,范正雄这一次却是想要看看,究竟有谁能够把这题目答出花来。
  “不知道府学的薛凯文这回能如何,他便是经义最强。”
  “诸位,不如我们猜一猜,他文出之后,将会有多少才气,文星几动?”
  几个人笑着说到,这时候却见到考场高高的祭台上突然有一阵光芒闪动。
  那是一阵青芒荡漾开来,一股清凉的感觉顿时荡过众人的心间,将众人的谈笑风生立刻拂去。
  众人都连忙看向考场中,一个个目光扫视。
  “文星颤动,是有人写完了?”
  “是了,虽然只是文星一动,但是看来还算不错。”
  而此刻场外街道一侧,那些百姓们也感受到了考场之中传来的一次不寻常的波动,茶楼上还在说书的人此刻都停了下来,当下也是高呼一声。
  “文星颤动,有人写出才气文章了,诸位,或有异象来了!”
  此话一出,所有围观的百姓都为之震动,还有片刻的骚动,所幸立刻被官兵弹压,而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考院之中。
  文星的青色光芒犹如江南最轻柔的薄纱随风飘荡,那光芒顿时浸润了整片考院区域。
  考场外各个县学的学正都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第一个凝聚才气的学子,会是谁呢?”
  荀夫子此刻抬头看着天空的变化,喃喃的说道,而北楼上,观看这一切的官员们此刻也都在心中发出同样的疑问。
  欧阳宏此刻也站起身来了,毕竟这第一个写出才气的学子出现了,还能引得文星颤动,这秀才的文位应当是到手了。
  这第一个秀才,每个教谕都希望能够是来自自己的县。
  所以众人此刻也纷纷朝着场中张望而去,而那文星散发的光芒开始变的稀薄,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文气漩涡在考院上空开始出现。
  文气涌动,在文星青芒勾动下透出体外形成漩涡,这是童生成为秀才的凝聚文力的最为明显的征召。
  这个秀才,已经十之八九可成了。
  而此刻众人也看到了那个童生所在的考舍位置。
  “是府学的陈安南!”
  当下有个小吏查阅位置开口说道,众人都纷纷侧目,而范正雄此刻已经颇为满意的抚着胡须点了点头。
  其他人此刻也是微微叹气,但还是开口说道。
  “如此情况,似乎文气漩涡能达到丙下,明日策论诗赋做完,或许还能再上一步,秀才境界至少可以达到丙上或乙下。”
  科举考场凝聚文力,可根据文气漩涡的大小及文气波动情况来判定是否进入秀才境界,而进入秀才境界,又可判定其修炼资质等阶,分为甲乙丙三个阶层,每个阶层又有上中下三个等阶。
  这决定了所有人首次凝聚文力带来的等阶。
  而在这之后,还会有一次官员阅卷,点卷之后,再评出文章高低,唱名之时,由考官重新牵动文星之力,再次滋养考生新凝聚的文力脉络。
  而最后形成的等阶,才是一个人最后的秀才境界高低,也是修炼资质的高低。
  完成这一切,秀才境界想要继续往上,便要努力修炼,刻苦学习,若想要再进一步,那就只有充盈集聚文力,参加乡试,突破至举人。
  而秀才初始境界越高,成举子的可能便也越大。
  因而童生们一旦凝聚漩涡,那就是要全力以赴,这考场上的每一次考试,只要有才气涌动,文星滋养,那么便可以多次凝聚文力,这也就是为什么那官员会说到时候院试结束,这个考生或许能够成为一个乙下的秀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