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六十五章 文星五动!

第六十五章 文星五动!


  考场上有第一个考生弄出了动静,便如千帆竞发,互争雄长,不断的有动静产生。
  文星光芒闪烁,有些人的文气漩涡显现后又缓缓消失,表明其所做的文章火候还不够,达不到凝聚文力的水准。有些人的文气漩涡出现后不断凝聚,引发道道异象,表明达到了不错的秀才境界,提升可待。
  已经到了申时末尾,此刻阳光带来的燥热已经不明显了,而考场上出现的文气漩涡和文星震动的频率则是开始缓缓增加。
  “看着情况,好几个文气漩涡成了,应当出了七八个秀才了吧?”
  “才是第一场考试,就能够出这么多的秀才,这一次咱们府的文人真厉害。”
  考场外,街道一侧观摩的百姓不断有人发出感叹,其他的人也是连连点头,显然也是很赞成这种说法。
  “老头,你这是头一回来看这种场面吧?”
  一个尖嘴猴腮市侩的中年男子此刻站在一个刚刚发出感叹的老者旁边说道,目光之中满是戏谑和傲然的表情,似乎觉得自己考中了秀才一般。
  “老头,你现在说还太早了,今天能成的也不算多,你看到现在,文气漩涡和文星颤动的次数也不过二十来次,有些漩涡半路就消了,能成七八个秀才我看也够呛。”
  这人叫做孙二,不过是城中一游手好闲之人,此刻见着对方看向自己,当下还甩了甩袖子,老神在在的评论了起来。
  “今年来参加的考生怎么着也有七八百,到现在才出七八个秀才算什么,重头戏在明天,待到明天题目全部答完,那时候你才会看到不得了的场面。”
  “那满天都是文气漩涡,文星光芒就像是涟漪一般泛起,久久不散,然后还有异象接连传出,那场面,啧啧啧。”
  孙二如此说着,还不断的举手比划,一阵描述却是让那老伯和周边的人也听入迷了,不自觉的在脑海之中脑补那等瑰丽的画面。
  孙二滔滔不绝的说了许久,似乎还有些不尽兴,当下更是笃定说道。
  “我看今天也就这样了,书生们卷子估计都已经答完了,连个文星三动的都没有,再过些时候,太阳就要落山了,这些考生可就要出来了。”
  “说起来还是不如我前两年看到的情况好,当时七百童生,成秀才的,可是十之有一啊。”
  “这一次啊,我看是参差不齐,参差不齐啊。”
  孙二正满脸遗憾的摇头说着,可就在这时候,周遭的百姓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呼,孙二扭过身去,当下却见到考院之中一道道青芒汹涌而来。
  那闪亮的青芒在陡然间席卷了整片考场。
  而随着那闪亮青芒一同来的,却是一股澄澈的水流,山间流水声哗哗响起,水流轻松穿过众人却未打湿任何东西。
  竟然是一个声色并茂的异象!
  “什么情况?”孙二愣了一下,眼睛瞪得浑圆,满脸愕然的问道,而楼上一个公子却是激动的拿着折扇指着说道。
  “文星三动,不对!文星四动了!”
  只见到公子折扇指着的地方,那高悬在祭台之上的文星此刻发出更大的波动,竟然再次荡出层层的波浪。
  “文星五动!”
  “文星五动!这是有经义大作出世!”
  有人发出惊呼,周遭的人也顿时有些骚动,官兵们已经出手弹压,而那孙二当下呆立当场。
  旁边那个听他说教的老伯此刻却是扭头看向他,脸色有趣的开口问道。
  “这位爷,这情况又如何,您这之前可曾有过?”
  “这难道比之你之前看到的,也算是参差不齐?”
  旁边几个孩童顿时捂嘴狂笑,众多百姓也看向孙二,此刻各个面露嗤笑神色。
  打脸竟然来的这么快。
  孙二羞愧难当,面色通红,当下深吸了一口气,鼓胀着腮帮子,瞪着那老伯,一副不甘心的模样,惶然开口说道。
  “小爷又没有读书人通天的本事,哪知道这考场里有多少厉害的秀才相公!”
  说着,周遭却是哄堂大笑,那孙二面色难当,低头一溜烟钻进人群跑了。
  而此刻,北楼的官员们同样看向场中,一个个脸上带着惊喜和企盼。
  文星五动,这在之前,就算是第二日考试之中,也鲜有人做得到,可是今日这才是第一天的考试,竟然就有人达成了这等高度。
  这究竟是做了一篇什么样的经义文章?!
  “文星五动,还有这异象,至少是乙上,这等文章水平,难不成这次吉州府要出一个甲上的秀才?!”
  “经义文章可不比策论与诗词歌赋,乃是最难推陈出新,文星五动,难得难得!”
  太和县的教谕发出惊呼,当下却是目不转睛的在考场上环视,希望找到引动这文星颤动的人所在。
  文星颤动,勾动天地文气,便将有文气漩涡出现。
  每个教谕都连忙走上前去,想要看看是不是本县的才子作出文星五动的文章,就连一向优哉游哉的提学大人,此刻都不觉起身,想要一睹这其中的风采。
  欧阳宏也想往前挤,但是之前十几个文气漩涡出现的时候,都没有石阳县的份,让欧阳宏很是被这些人抓着机会嘲讽了一番,如今脚步却有些迟疑。
  而就在这时候,有官员当下激动的喊道。
  “出来了,文气漩涡出来了,等等!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文气漩涡!”
  一官员如此喊道,其他人此刻也纷纷看去,只见到那考院之中突然凝聚而出的文气漩涡不再是两三丈高,一两尺宽,而是高达十丈,宽达三丈。
  这等漩涡,几乎顶天立地,乡试之中才可见到这般场面!
  街道外的百姓也能够看到这高出考院院墙大半的漩涡在空中搅动。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抬高脖子,嘴中发出惊呼。
  万安县教谕湛波吞了口口水,扭头对着旁边的小吏喊道。
  “快查查,这乙圈三十三号的考舍,是哪个考生!”
  其他人也纷纷扭过头来,一个个都看向那小吏,小吏脸上不停冒汗,手却是翻得飞快,在纸上飞快寻找,片刻后有些惊奇的抬起头来。
  “回各位大人,乙圈三十三号考舍的考生,名叫宋穆,今年十七岁,来自石阳县。”
  “石阳县……”
  听到这句话的几个官员都喉头一滞,尤其是已经出了两名秀才的太和县教谕,更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看向旁边的欧阳宏。
  紧紧攥着衣袖站在阁楼之中的欧阳宏,此刻听到这个名字也是陡然一愣。
  下一刻抿了抿嘴,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询问道。
  “你没查错?”
  小吏再看了一遍,重重的点了点头:“回大人,没有错,就是石阳县的宋穆。”
  “宋穆……”欧阳宏喃喃的念了一句,扭头朝着外面看去,见着那搅动的漩涡,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感涌了上来。
  湛波神色一顿,脸上更是有些不可置信,其他的教谕当下也是上前拱手,神色颇为有些意外。
  “恭喜了欧阳大人,石阳县这一次,可是要夺案首了。”
  “恭喜恭喜。”
  一众大人朝着的欧阳宏拱手,欧阳宏当下也是怔怔的回礼,而看着外面漩涡的范提学此刻转头看向屋内,当下哈哈笑了两声,抚着胡须。
  “文星五动的经义文章,江南西道此次恐怕都没有几篇吧,宋穆,果然不愧为宋家文脉之子。”
  “传我的令下去,这个消息,暂时不可泄露,不得私下议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