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六十九章 第二日

第六十九章 第二日


  “这东西,只要你我不说,县学之中不会有任何议论的。”
  听到宋穆的话语,潘文皓的身影顿时一顿。
  场中陷入短暂的沉寂,潘文皓没有扭头说任何的东西,只是重新提起脚步,似乎如释重负,走了出去。
  这一次,他的腰背,似乎终于是挺直了几分。
  孔宗听到宋穆说的这句话,当下也是有些吃惊的看向宋穆。
  待到潘文皓彻底走了出去,孔宗这才对着宋穆说道。
  “宋兄,你这是?”
  “这本就是一时负气的赌约,说来我还是因为藏了私心,担心这家伙暗中再给我使什么绊子,故意激他,才答应了这个约定。”
  宋穆此刻摇了摇头,像是解决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本来我也没将这赌约放在心上,他要是也能放得下,今后没准还能有潘县尉的本领。”
  宋穆这般说着,旁边听着的孔宗当下脸上却是不自觉的浮现出几分钦佩的神色。
  自己当初还一直觉得宋穆那般做是昏了头,如今看来,却是有一番城府。
  这个问题能够这样解决,自然也是再好不过的了。
  孔宗抿了抿嘴,再次端起饭碗继续吃饭。
  吃完饭,两人又在客厅喝茶寒暄了几句,说了说明日可能的考点,便也回各自的房间休息。
  宋穆拿出几本书重新看了看,然后盘坐在床上,继续在脑海之中倒诵古书。
  此刻的宋穆其实很想要试一试文力的威力,自从那日荀夫子在众人面前演示了文力的玄妙,还有过去在石阳县经历的种种事情,宋穆早就对文力神往已久。
  可真当自己拥有了文力之后,宋穆却是反倒有了一番打算。
  文力已然凝聚,能否发挥出巨大的威力,要靠的是县学到时候给的法门和日后的潜心修炼了。
  此刻更令宋穆在意的是,自己脑海之中的念力
  自己脑海之中的念力明明是最先出现了变化,可今日在触发了文星五动的场面后,却突然没有了任何的动静,脑海之中的念力也未有任何的突破。
  宋穆细细感受了一番,更是笃定自己脑海之中的念力没有半分的长进。
  倒诵了一会儿古书之后,宋穆也是缓缓的睁开眼睛,此刻神情有些严肃和疑惑。
  这念力的突破之法,老祖宗给的法决之中却是没有记载,老祖宗只说了念力妙用和念力规模的衡量方法。
  至于遇到念力屏障的时候要如何进行如破,上面只是一句话带过。
  “念力桎梏,随实力晋升而有所突破。”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宋穆此刻必须要靠自己的摸索。
  但是究竟该如何做,才能真正让念力做到突破?
  还有明日的考试之中,念力是否能够得到真正的突破?
  宋穆想着这些东西,一时间也是毫无头绪,干脆躺倒在床上,凝视着屋顶片刻,却是从怀里掏了掏。
  宋穆缓缓了掏出那枚李墨儿送给自己的文脉碧玺。
  这文脉碧玺宋穆如今同样是打不开,虽然其中必定蕴藏着一股玄妙的力量,自己却没有开门的钥匙。
  轻轻摩挲这枚文脉碧玺,宋穆的思绪却是逐渐飘向远方,想起了那日李墨儿对自己所说的话。
  自己成为秀才之后,应当要做些什么呢?
  按照一般文人的走法,或许是回县学,做个廪生,或在之后做个教习,然后潜心修习,等待之后的乡试。
  更进一步的,就留在府学,与大文人探讨学问,稳固文心。
  又或者与另一些佾生一般,选择加入边军,并且凭此精进文力,以后文武双进,仕途坦荡。
  荀夫子没有说错,成为了秀才,天下大道才真正在自己面前敞开了。
  自己想要光复文脉宋家,似乎每一条道都能够走下去。
  可是自己能走到最后那种程度吗?
  有朝一日,在长安街头,跨马游街。
  宋穆这般想着,眼中有了几分迷蒙,一时间竟然也有些出神。
  直到油灯闪呼黯淡了几分,宋穆这才回过神来,却见到自己手中摩挲的文脉碧玺已经有些炽热了。
  收起自己这些纷飞思绪,宋穆起身洗了把脸,也是微微自嘲了一句。
  “这是有了实力,反倒是心境不稳了。”
  这般说着,宋穆当下也是笑着摇了摇头,将碧玺好好收起,重新挑亮油灯,在桌上铺开一张大纸,从旁边的题册中挑了个策论题目,开始写了起来。
  ……
  第二日,宋穆起了个大早,和孔宗一同拿着《天下文刊》诵读了起来,彼此交流了几句心得之后,便也准备好东西,坐着马车往着考院而去。
  今天是院试的第二天,考试的内容是策论和诗词歌赋。
  今日考教的是每个文人对时代的看法,这也是为什么宋穆两人这么一大早不再是诵读古书,而是拿着《天下文刊》品读。
  上面的东西代表着如今朝堂上的意见,翰林的文笔更是针砭时弊,其中精妙句子更是让人受益匪浅,对宋穆等人来说多有裨益。
  一路交谈来到考院,一下马车,宋穆便被面前的景象给再次惊到了。
  此刻这考院外的街道上,同样密密麻麻的站着人,百姓们一个个兴高采烈,高楼之中站不下了,甚至就沿街坐着,还有人把着长凳,翘着二郎腿,啜一口壶嘴里的茶水,摇着蒲扇,正津津乐道。
  期间还有小贩穿来过往,虽没有高声叫卖,却是好不热闹。
  宋穆见到这场景也是连连咋舌,旁边的孔宗也是一脸无奈。
  “今日是最后一场考试,策论和诗赋都是最容易引起文星震动的,尤其是原创诗词,或许还有异象而出,最是热闹了。”
  孔宗如此说着,似乎想起了过去看到的场面,当下也是心有所感。
  “想我小时候在府城也见到过这等场面,那时候也是万人空巷,考院外聚集了无数的人,只要其中出现了异象,便立刻赢得了所有人的喝彩。”
  “那时候父亲抱着我,指着考院。让我也要成为那样的人。”
  孔宗如此说着,眼中满是光亮。
  这是个同样有着宏图伟志的文人。
  宋穆也不由地畅想,曾经的宋良通,也是这般勉励着那时候懵懂的宋穆……
  两人只是感慨了两句,便也不得不赶忙往着考院大门走去。
  荀夫子已经在门外候着了,此刻见到宋穆等人的到来,也是神情一松。
  “准备妥当了吧?便入场吧,今日的考试,你们却要更加努力,能否入府学,就看你们达到的境界了。”
  荀夫子对着宋穆和孔宗这么说道,道理也十分简单,两人都是秀才,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接下来要努力的,便是尽可能的考入府学,为乡试中举增加可能性。
  今天的考试,两个人最重要的目的,,便是尽可能借助文星提升体内文力的雄厚程度。
  宋穆两人自然也是通晓夫子的勉励,当下也是神情肃穆的拱了拱手,然后迈步走进了考院之中。
  依旧是查验身份,搜查全身及考篮,然后分发考牌。
  这一次宋穆拿到的考舍牌子是癸圈五十一号,是在外围圈的位置。
  这样的位置也被叫做“弃位”,因为其与文星距离稍远,感受文星荡漾的程度会稍轻,一般人分在这种位置,除非有大才,否则也难成文力。
  不过这对于已经成为秀才的宋穆来说却无伤大雅。
  这地方更加僻静,不容易受到其他人的文力波动干扰,适合写长文章。
  所以宋穆闲庭漫步般来到自己的考舍旁边,虽然上一场已经有人在这里考了,但是显然并没有怎么收拾,到处都是灰尘,宋穆也怕这灰尘玷污了试卷,仔细打扫了起来。
  而旁边的考舍之中也来了一位考生。
  对方也如宋穆一般开始打扫卫生,只不过却没有如宋穆一般洒水降尘,所以连连咳嗽了数声。
  宋穆扭头看向对方,对方也正好与宋穆的目光对上。
  这是个矮个子的少年,身材纤细,皮肤黝黑,但是脑袋却极为硕大,身上穿着一件发白的靛蓝袍子,袖口和衣角都有补丁。
  宋穆知晓这是个贫苦的考生,当下也只是抿了抿嘴,将自己备着的扫帚递给了对方。
  “在下宋穆,兄台若是不介意,便用我这个打扫一番吧。”
  那人愣了一下,还是走上前伸手接过,然后道谢了一句。
  “鄙人张益气,多谢兄台了。”
  对方这么说着,然后就扭头打扫考舍。
  而听到这句话的宋穆却是陡然一愣,然后有些哑然的看向旁边的考舍。
  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里碰到了一个风云人物。
  那位传奇人物张益气,竟然就在自己隔壁答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