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七十章 策论答题

第七十章 策论答题


  宋穆见状,当下也只是砸吧了几下嘴巴,没有多说什么。
  人家也并没对自己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就算自己有些感叹,也不该为此去做些什么。
  将这些杂念从自己的脑海之中甩出,宋穆当下就继续布置考舍,待到一切妥当的时候,那张益气也走过来还扫帚了。
  “多谢宋兄的扫帚了,今日也祝宋兄旗开得胜。”
  张益气淡淡的说道,脸上有个轻轻的笑容,配合上黝黑的面庞,有种说不出来的憨厚实诚。
  宋穆则是连忙拱手接过,然后也是笑着说道。
  “张兄客气了,宋穆也祝张兄今日拔得头筹。”
  两人相视一笑,倒没有过多的交流,双双重新往考舍而去。
  不过两人考舍紧挨着,所以即使隔着一堵墙,两人考舍传来的一些动静也是知晓的十分清楚。
  宋穆刚刚落座吃着点心,等着考官开始宣考,旁边却是传来张益气的声音。
  “宋兄,听闻你之前做过几首才气八斗诗篇,这一次,可否再做出一首来?”
  隔壁的张益气突然这么说道,宋穆愣了愣,对方却似乎感觉自己说的有些莽撞,又是连忙开口补充道。
  “我的意思是,张某听人说过那日宋兄作诗的场景,实在是向往的很,今日这番凑巧,真想身临其境,好好感受一番。”
  宋穆听闻,当下却是砸吧了几下干渴的嘴巴,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来。
  原来对方还是认出自己来了,而且看样子,自己给他的印象还很深刻。
  听得对方说完,,宋穆当下则是咧了咧嘴,然后也是客气说道。
  “不敢当,张兄,你的策论同样强悍,宋某到时候也想瞻仰一番,只是宋某有个小请求。”
  “今日你若是引动文星,能否先说一声,也让我好停笔,收敛心神。”
  宋穆刚刚说完,便也能听到那边传来一声轻轻的憨笑,显然这句话让张益气有些乐了。
  旋即那边传来回应。
  “宋兄,那我等一同共勉,考试过后,再见分晓。”
  宋穆将手中最后一块点心丢进嘴里,也是点头回了一句。
  “好。”
  不过时,考场之内陆陆续续的有人进来,在一声擂鼓响声之后,便有一队队的士兵走了进来,一如昨日的情况,站在每个考舍之前,死死盯着每个考舍之中的考生。
  又是北楼发出高呼,祭祀带着那个铜盒重新登上那祭坛,再在祭台上打开铜盒,那枚平平无奇的文星悬浮其上。
  “院试第二场,开始!”
  随着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此刻各个圈之中有小吏开始发放题目。
  宋穆很快拿到了题目,摊开来一看,此刻却是立刻皱了皱眉头。
  只见到诗词歌赋的要求是一诗一词一赋,不限体裁,但要求歌颂英雄。
  咏人的体裁并不少见,只是这歌颂的英雄。何人当是英雄,宋穆当下也是有些挠头。
  而另一张策论的卷子上,则是一道时政问题。
  “南疆自古蛮夷妖魔肆虐之地,盖天险丛生,政令不通,蛮夷又与妖魔携手祸乱,处处弹压不甚,当如何?”
  一个治理边疆的问题抛出,宋穆看完却是心中有些喜悦。
  这类题目,自己却是有些感触了。
  这个世界,南疆的蛮夷,其实就如同明朝的土司。
  这些地区的群落从来就少以世俗管辖,更遵循祖制,圈地为王,天高皇帝远,哪里愿意听从什么政令。
  宋穆知晓如今南疆的治理是由五十年前的状元公陶胜在主持,不过如今也只是堪堪维稳,时不时还有动乱出现。
  文朝边军九百万,南疆就占了其中一百万。
  饶是朝廷每年拨发大量银两,并派遣重兵和无数文人边军戍卫,这里依旧是一块令人头疼的地方。
  这个考题的内容,可以说是满朝文武都有些头疼的,却没想到太子少傅竟会放到这等明面上,充作院试考题。
  宋穆倒是对此番安排没有什么猜测,当下自顾自的开始打草稿。
  与此同时,北楼上,今日到来这里观摩的官员却是更多了。
  吉州府的知府丘不楚也来到此处,还带了一个相貌堂堂,鹤立鸡群的壮年男子。
  “听闻昨日那宋穆竟然做出了文星五动的文章?我却是没能看到,实在是可惜,可惜啊。”
  丘不楚一来到这北楼,便从窗口看向考院之中那些圆盘状的考舍,当下也是感慨了一句,一张瘦长的脸上满是感慨。
  旁边的范学正则是也抚须淡笑,只不过目光看向丘不楚身边的人。
  “永芳兄今日来也不算晚,今日考教的是策论和诗词歌赋,听闻还是那宋穆的强项呢。”
  丘不楚听着范学正这么说道,当下也是提起了兴趣。
  “这倒是让老夫甚是期待了,他所做的那篇《石阳县乱夜县学怀古》如今可是名动京师,听闻陛下都已经看了这篇文章,这才让大儒攥写了评语。”
  周边几个教谕听到知府大人这般说道,一个个当下都是面面相觑。
  原来这竟然是陛下的旨意,那是不是意味着……
  “听闻陛下还下了封赏,着手刺史大人去准备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
  丘不楚如此提了一句,众人就更加有些受宠若惊,想着那位在长安皇城的不怒自威的天子。
  不过如此说来,却也是合情合理,毕竟一首才气九斗的诗词,上一次这种品级的诗词出现,还是十年前了。
  丘不楚说道这里的时候,眼中倒也露出了几分欣赏的表情,当下则是抚须看向旁边的人说道。
  “若是这次他还能一鸣惊人,那老夫也不会舍不得给他添上一点彩头,风明先生,您说呢?”
  话音出口,众人都看向阁楼上一侧屏风下的一个青袍男子,整个人高高瘦瘦的,一头头发杂乱披开,用一个玉玦束着,脸色有些惨败,黑眼圈也有着重,看起来颓废懒散。
  若不注意,很容易忽视他的存在,但是一旦注意到了,便又觉得这邋遢的外表下,竟然有种温和的感觉延伸开来。
  众人有些不明所以,纷纷猜测这风明先生究竟是谁,而旁边的范学正也是笑而不语。
  “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慵懒沙哑的声音传来,众人更是摸不着头脑,而丘不楚却是哈哈笑了两声。
  ……
  考场之中,此刻宋穆已经拿着手中的题目思索了片刻,脸上终于缓缓有了一个笑容,小心的将手中的毛笔放下。
  宋穆摊开一张答题纸,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姓名籍贯,作保人的姓名,这才终于移至中间轻轻落笔。
  《制南疆策》
  宋穆选择先写策论。
  “从太祖始,经年征战,南疆广阔疆域入文朝。盖天下大一统,浮世安定……”
  “然先政通再人和,南疆多险峻,车马不及,断壁飞崖,常有不入人世之境。某以为,若治南疆,一为通路,二为通商。”
  宋穆轻轻落笔,肚中却早已做好腹稿,这篇策论的主题自己也在其他书本上见过,《天下文刊》上虽然只分析了当前局势,没有给出解决办法,但也足够宋穆先摆事实,再讲自己的道理了。
  治理这等荒僻之地,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够让俗世的东西充分的渗透进去。
  先通路,路通则政令可达,偌大人间世事皆可传入,山民从此不再与世隔绝,也能了解的当今变化。
  而这一项,最直接的目的便是直接加强对南疆的掌控,有最便捷的道路,便也可以将兵力更快速的部署,镇压一切可能的动乱。
  除此之外,通路也可让其中百姓获益,各部族相互之间有了更多的交流,那么思想也不闭塞,经济文化交流频繁。
  通路之后,便是通商。
  通商的用处就更加简单明了,用最直接的手段拉着这些部族百姓与文朝百姓相接触,有了交集接触,相互之间的经济文化便可以不断的融合。
  不仅如此,在接受了汉民带来的先进生产力和商品之后,这些人得到了便利,便也会逐渐产生依赖。
  而如此,便又进一步进入了融合的路途之中。
  山民可以用山货来换取外界的商品,而同时,使用经济手段,对其中的山民进行拉拢就变得更加的容易了。
  宋穆笔尖写到这里也是顿了顿。
  脑中过往有的一些想法此刻都已经涌了上来,只不过这些办法似乎也有些狠毒,或许会带来一些不好的东西。
  不过只是思索了片刻,宋穆叹了一口气,却还是继续落笔。
  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秀才。
  秀才写的文章,不过抒自己的薄见,哪里就一定能够被大人们看得上,还能奉为圭臬,立刻用起来呢?
  于是宋穆就此开始认真的摆事实,讲道理。
  ……
  ps:本故事所有情节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与畅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