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七十五章 有人挑衅

第七十五章 有人挑衅

一处异境的出现,让考场内外所有人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震惊之中。
  文力出世至今,从来都是秀才才可证文力大道,而其中颇具威能的念力,乃是之后才逐渐发展出来的一个分支。
  这其中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要想获得念力,几乎只能是秀才用文力潜心练诗,且只有资质极佳者有感而生。
  这也就是说,没有系统的学习文力并纯熟运用之前,是几乎不可能产生念力的,也不可能会有这等异境出现在院试考场。
  这让所有人都感觉震动和疑惑,更加好奇那究竟是谁竟然可以生出念力,并且顷刻间运用的如此浩大。
  北楼上的一众官员们同样疑惑,纷纷约定到时候要问问这宋穆究竟是如何而来的念力。
  而此刻北楼上也多了一双眼睛,头一次扫视着这片考场。
  风明先生那双颓废的眸子之中,竟然不知何时起多了几分色彩
  与此同时,考舍之中的宋穆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在眼神清明的那一刻,宋穆身边被约束的异境也陡然消失不见。
  宋穆感觉此刻整个脑袋都无比的清明,而且自己的思绪不自觉的向着考场之中蔓延,周遭的人在做些什么,甚至最近几个考舍之中考生的心跳声,落笔刷刷声,都感知的一清二楚。
  宋穆还想要试图让这一切变得更加清晰,却是发现那一张张卷子上的文字却是看不清楚,这纸张上似乎都带有一种迷蒙之气,阻挡自己的念力探查。
  宋穆微微称奇,知晓这考院分发的笔墨纸砚,必定也是有其独到之处,当下也是打消了再探的念头。
  宋穆脑中的念力漩涡在飞快的消耗,如此持续了片刻,宋穆在察觉自己的念力可以探查五十米范围左右的任何事物后,就匆匆收了念力。
  而后宋穆便是看向自己面前所写的文章诗句,潜心检验,全然不知道自己刚刚在考院弄出了什么动静。
  在文星青芒大量进入体内的时候,那时候宋穆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让念力突破。
  而为了做到这一点,宋穆可以说是时刻在全神贯注的推动整个念力漩涡运动,虽然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诗词可能还触发了别的东西,但是一时间也完全控制不了了。
  如今睁开眼来,看着周遭十分平静,除了自己面前那个士兵看自己的神情有些错愕,其他的也一如平常。
  反正昨日自己也是这般被一个士兵盯着,宋穆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小心的检查起自己的文章来。
  太阳此刻已经接近酉时,第二场考试同样是日暮而止,宋穆已经写完了文章,也未觉得哪里出了差错,在考舍之中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便也招手交卷。
  从考舍出来,宋穆也再次来到了考院考棚之中,今日这里却是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想来第二日的时间也是过分充裕,众人达境之后,便也来到了这里等待。
  来到这里的都是已经顺利凝聚了文力的考生,各个都是秀才境界,而此刻还在考场上奋笔疾书的,此刻估计也在做最后的努力。
  宋穆从一旁走过,见到考棚中也没位置坐了,在旁边站了有一会儿,宋穆觉得有些燥热,身上也再次有淡淡的臭味,便瞅了瞅靠近考考棚旁边一个拐角,那里有树荫和灌木遮蔽,宋穆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就提起袍衫往那边坐下。
  坐在地上,宋穆也打量着四周,这里面的秀才大多都是二三十岁的人,偶尔有个四十岁的人在其中。不过宋穆并没有见到石阳县的同砚在其中。
  此刻这些人脸上个个露着喜色,眉宇间也多是庆贺,甚至还在大声讨论今晚要怎么祝贺一番。
  要不是这里是考院重地,这些人自持身份,不然连寻花问柳的事情都要说出来了。
  不过饶是如此,众人也有些喧哗,那旁边值守的兵士也是上前弹压了数次而不止。
  宋穆长长出了一口气,当下则是半仰躺在这树下,地上传来的热力烘烤背部,宋穆的眼睛却是透过树叶,看向头顶湛蓝的天空。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将近两个月了,这两个月,自己可谓是经历了无数的事情,而自己一直坚持下去,便也是为了能够考上秀才。
  如今体内涌动的文力,脑中运转清明的念力,宋穆知道自己算是迈出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步。
  就像是心中放下了一块石头,宋穆觉得自己达成了一个承诺。
  面前的路也陡然宽阔起来,似乎到处都是机会。
  上一次体会这种感觉,还是高考后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
  这和风暖阳,却是让人安宁惬意,其实这番世界,也有一番玄妙嘛。
  宋穆微笑着闭上眼,尽力感受着当下的一切。
  或许是宋穆仰躺的动作有些粗鲁和不成体统,当下值守此处的几个士兵也是连连看来,但是宋穆本就在角落之中不起眼,又因为宋穆的秀才的身份,正犹豫着不敢上前。
  而旁边一个秀才见状,当下却是神色一凛,面上露出几分不悦。
  与两三个好友当下指了指宋穆,这瘦高下巴高高昂起,刚刚宋穆出现在考棚的时候,他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个看起来身材高大、但是过分年轻的人,
  他如此年轻,却不是自己脑海之中知晓的出名人物,几人轻轻议论了一番,却是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这年轻人想必文章也写的并不好,或许只是凑巧勉强入了秀才境界。
  但是如今已经是秀才了,那就应该拿出文人的模样来,而不是如此的状态,在这里怠惰懒散,有失体统。
  这瘦高秀才和好友交换了几下眼神,当下就朝着宋穆走了过去。
  这时候这考棚之中也有其他人看了过来,其中也有偶然认识宋穆的人,此刻见到这情况,却是没做出任何动作。
  而其他一些同样不认得宋穆面目的秀才,此刻却是偏头看来,脸上带着几分看戏的意味。
  宋穆还在闭目感受着体内文力的浑厚,突然就听到了逐渐接近的脚步,念力打开,见到是一个秀才走了过来,当下也是睁开了眼睛。
  “阁下,这里是考院重地,我看阁下身体也并无残疾,便也不需要这般席地而坐吧?”
  宋穆一睁开眼,便听到这尖嘴猴腮之人如此说道,当下也是面色诧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什么时候,自己找个地方坐着,也有人要上来说两句了。
  宋穆坐直身子再看了对方一眼,微微抿了抿嘴,然后只轻轻的回了一句话。
  “阁下可听过一个故事?”
  “嗯?什么故事?”那秀才顿了顿,看着宋穆问道。
  “孟子欲休妻。”
  说完,宋穆便垂下眼眸,继续仰坐着,丝毫不理会这家伙。
  话音落下,那秀才当下脸上就一顿,有些恼怒了。
  不过话到嘴边,那秀才却是生生吞了下去。
  宋穆的这句话不可谓不刁钻,这是一个关于孟子的典故,言孟子某日回家,见妻子坐的不端正,有失礼仪,便扬言要休妻。
  但是孟母却是开口问孟子,你进门之前可敲门了,孟子摇头,知晓这是自己失礼在先,然后抛弃了休妻的想法。
  这其实只是个程序正义的例子,不过道理却也十分的简单,谁先失礼,就没资格说别人失礼。
  而刚刚自己这几个秀才,哪一个不是胸中傲气丛生,喧哗嚷嚷,有失文人风度。
  因而这才让这秀才为之一顿,顿时有些语塞。
  不过这人也不怯懦,这一次他的脸上带着的是一点尴尬的笑容,眼睛更是眨都不眨,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宋穆,当下开口说道。
  “我说阁下,你已经是秀才了,还是应当注意自己的形象,不然让大人们看到了,成何体统。”
  见到对方还不依不饶,宋穆当下也是沉沉出了一口气,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哦。”
  “嗯?”那人听了,当下也有些蒙圈,皱了皱眉头看向宋穆问道。
  但是宋穆只是抿了抿嘴,然后耸了耸肩,完全没有要回答对方问题的意思。
  这让这家伙顿时觉得有种被挑战的感觉,又见到自己的一众好友正看向自己,当下也是开口再次说道。
  “阁下,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为何这般不领情。”
  宋穆却依旧是没理会对方,只是充耳不闻。
  这人见状,当下已然是咬牙切齿了,又不肯转头离去,当下拱手问了一句。
  “不知阁下名讳,今日我刘剑羽倒是领教了。”
  听到对方这么问道,宋穆当下也是沉沉出了一口气,然后起身,端正拱手说到。
  “鄙人宋穆。”
  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场中的人都听到了,而且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顿时愣了一下。
  因为这个名字,众人再熟悉不过了,如今可是在吉州府赫赫有名。
  那个连续写出了两首传世诗词的宋穆!
  就连大儒都赞不绝口!
  众人纷纷微惊,目光却逐渐凝聚在坐在台阶上的那个高大少年。
  连之前士兵们一直都未能弹压下去的声音,此刻都彻底消失了。
  那刘剑羽也是喉头一哽。
  不过旋即,他们就突然纷纷往着天上看去。
  而此刻一道绚丽霓虹从天边飞驰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