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七十六章 杜圣降临!

第七十六章 杜圣降临!

一道光芒万丈的彩虹从极北处跨越晴空而来,落日映照下这彩虹更加的光彩夺目。
  而在这道彩虹之上,此刻却是有一道虚影徐徐而来。
  那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穿着一件草灰色的袍衫,手中握着书卷,抚须缓缓而来,即使是一道虚影,也依旧是衣衫猎猎。
  他还未到跟前,一股和煦的清风便不知道从何处而出,席卷整座吉州府城,仅仅片刻,便将这晚夏初秋的燥热一扫而空。
  百姓们发觉这异样之后也是一个个神色激动,更察觉天空异象的文人们已经毫不淡定,收了折扇,当下朝着天空之中的虚影行礼。
  “是半圣,半圣前来!恭迎半圣!”
  话音落下,周围的百姓也跟着发出惊呼,然后也哗啦啦跪倒了一片。
  文朝天下,文人至尊,这世界上能够让百姓行如此大礼的,就只有文人了。
  更何况还是人族的半圣。
  文朝三百年,除了张策顺利成圣,极道飞升,人族便再无一位圣人出现。
  如今的文朝,共有九位半圣,威控九州,乃是国之重器。
  没有人能够想到,今天竟然会有一位半圣虚影踏空而来,出现在这小小的吉州府城之中。
  而在考院北楼,此刻丘不楚和一众官员早已经凌空而立,当下一个个也是抱手躬身。
  “恭迎杜圣!”
  一众官员这般说着,当下却也是神色惶恐,他们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刚刚那异境出现的时候,似乎有铜钟敲响。
  没想到这铜钟声,竟然招来了一位半圣!
  而丘不楚和范正雄此刻更是神情哑然,此刻他们总算是知道那宋穆做出的诗词和哪个诗宗关联了。
  竟然是杜甫诗宗!天下最强的两个诗宗之一!
  而前来的正是杜家的老祖宗,如今杜家的半圣,杜甫的侄孙杜克勤!
  杜克勤脚下的彩虹一路到了几人的跟前,当下也只是应了一声,然后光影挥手,便落在了北楼之中。
  “是何人写出共鸣诗词?”
  杜克勤虚影落地,便立刻开口问道。
  丘不楚连忙上前两步,恭敬的开口说道。
  “回杜圣,是石阳县宋穆,其也是石阳宋家子孙。”
  丘不楚如此说着,那杜克勤顿时挑了挑眉毛,神色竟然变得有些耐人寻味。
  “竟然是宋文荣的子孙?”
  杜克勤发出一声有些惊讶的询问,不过旋即正色,又开口对着丘不楚说了一句。
  “宋穆何在?”
  丘不楚则是连忙招来一个小吏,小吏此刻汗如雨下的翻动册子,然后连忙跪地回应。
  “回……回圣人,宋穆已经交卷,此刻应当在考棚等候。”
  听到这句话,杜克勤也不迟疑,当下又是一甩袖,光影便从北楼之中消失。
  丘不楚等人纷纷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又连忙下楼。
  而在考院考棚处,此刻一尊光影已经出现在等待出考场的一众秀才面前,而那光影面前两米处,站着的便是宋穆。
  宋穆也是头一回碰到这样的情况。
  这是一尊同样散发着金光的虚影,如同自己曾经在石阳县城见到老祖的情景一般,但是面前的这个虚影老者,竟然浑身散发着一种骇人的威压。
  那种威压,甚至不用自己去感受,自己体内的文力就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捏住了一般,根本无法调动半分。
  这是极端境界上的碾压!
  宋穆不敢说话,周围的人也同样大气不敢出,而刚刚那咄咄逼人刘剑羽,此刻同样瞪大了眼睛。
  可是还不等他脑中思绪转动,便见到北楼上呼啦啦下来了一众穿着红色官袍的官员,见着其中范提学正快步而来,此刻的刘剑羽就是再蠢,也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
  “杜圣,这位就是宋穆。”
  丘不楚上前轻轻说了一句,那刘剑羽几欲昏厥,而周围的秀才差点跪倒。
  这个光影,竟然是一位半圣?杜圣?难道是李杜诗宗的老祖宗?
  这宋穆究竟做了什么,竟然引得一位半圣虚影降临?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宋穆,而宋穆则是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虚影老者。
  杜圣?一位半圣?
  宋穆此刻也是心中惊讶,半圣代表着什么再清楚不过,这是文朝的最高战力,而寻常半圣这个境界,是被称作大儒。
  只有那些诗宗老祖,著书立传,名满天下,才有资格称作半圣。
  宋穆此刻已经在那心中细细思索,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引得一位半圣前来。
  而杜克勤仔细打量了一番宋穆,这才收回目光,虚影抚须,脸上浮出几分笑意。
  “当年我和宋大人也颇有些交集,只是他……”杜克勤顿了顿,脸上有几分惋惜的神色,不过旋即又看着宋穆,淡淡开口说道。
  “那首诗,可愿给我一观?”
  杜克勤如此说道,宋穆却是一愣,而旁边的丘不楚也是嘴巴一张,然后有些思索:“这,杜圣,已经糊名的卷子,我等……”
  “无妨。”杜克勤却是爽快,当下手一挥,只见到一道金色的光罩直接将宋穆和杜克勤包裹在了一起,周遭声音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宋穆正惊诧于这神仙手段,而杜克勤已经开口说道。
  “便读给我听一听吧,我想你应当还没忘记。”
  宋穆抿了抿嘴,也是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读出了自己的那首诗。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登文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一句诗词脱口而出,那杜克勤的脸上笑意更浓。
  待到宋穆读完,杜克勤大手一挥,光罩消散,然后哈哈大笑。
  “妙哉妙哉,原来是我老祖的《登高》,难怪引得宗门诗册震动。”
  “不尽长江滚滚来,不尽长江滚滚流,妙哉,浮世二百年,我头一次听到这么一首词,借用我杜祖的诗词,让我感觉甚是贴切。”
  “这首词,应当有七斗才气!”
  杜克勤哈哈笑着说道,周边的官员秀才们却都是听到了杜圣的话,此刻一个个也是面面相觑。
  原来刚刚惊天动地的,竟然是一首才气七斗的词,而且这首词,还借用了杜甫的一句诗句。
  一种无比艳羡的情感从每个秀才的心中爆发出来。
  他们好奇,更羡慕宋穆竟然写出了这等诗词,让半圣踏虹而来,拍手称快。
  而宋穆此刻脸上也终于是带着几分轻松,本来见着这杜圣这么宏大的阵仗出现在自己面前,还以为是自己这回抄诗,抄出麻烦来了。
  杜克勤笑了两声,此刻看向宋穆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欣赏和喜爱。
  旋即,杜克勤便开口问道。
  “如此看来,你又做出了一首可列《天下文刊》的诗词,三首诗词,才气七八九斗,宋穆,你宋祖在世,想必甚是欣慰。”
  如此说着,杜克勤眼神闪烁几分,当下更是直接开口说道。
  “不如入我杜氏诗宗,今后为国效力?”
  杜克勤此话一出,场中好些人打了个趔趄,欧阳宏脚下一颤,湛波攥紧了袖子,范提学强压心中激动,而站在宋穆一侧的刘剑羽,只觉得脚下传来一片温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