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七十八章 他日缔造词宗!

第七十八章 他日缔造词宗!

杜克勤的这句话可谓是极具杀伤力。(爱阅读)
  李杜诗宗,乃是天下最强悍的文人宗派,其诗词助人族兴盛,更让人族江山稳固。
  文朝太祖在立国之时,就为这两个诗宗亲自写下告天下赋,让天下文人尊崇李杜诗仙诗圣。
  不仅给予其诗宗无尽荣华富贵,更是从天星下剥出大块碎星,直接供养李杜文脉。
  这等天恩,还有李杜诗宗这数百年来出过的无数进士翰林,所有人都知道杜克勤这句话代表着什么。
  按照如今宋穆的成就,他若是进入杜甫诗宗,假以时日,便或许就是一个进士出身!
  进士!已是无数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话毕,那周围的秀才们一个个眼中爆发出剧烈的渴望之色,此刻他们一个个鼓胀着眼睛瞪着站在杜克勤面前没有说话的宋穆。
  他们见着宋穆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宋穆,此刻就跪地欣然接受这一切。
  就连丘不楚此刻也是眼中爆发出精光,他也希望宋穆能够进入诗宗。
  因为这份机缘,实在是弥足珍贵,毕竟说出这个请求的,乃是杜氏诗宗的掌门人,半圣!
  场中有些骚动,而杜克勤只是面带笑容的看着宋穆,静静的等待着宋穆的回答。
  他是真的看上了宋穆,如果说之前刚刚降临此处,杜克勤的心中还带着几分提携故人后辈的想法,但是此刻,杜克勤就是看上了宋穆这块璞玉。
  对方在诗词上的造诣自己不敢断言是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独树一帜,文意畅快,而且杜克勤隐隐能够感受到,这个年轻人体内蕴藏的那份潜力。
  所以杜克勤由衷的说出了这句话,希望宋穆加入杜氏诗宗,从此名扬天下。
  可是宋穆此刻却是沉沉的吐出了一口气,抬头问了一句。
  “半圣大人,您与家祖是老朋友了对吗?”
  杜克勤眉头微微一皱,但也是轻轻点头。
  “那您觉得如今的我,该如何做?”
  宋穆的语气沉着了几分,此刻更是直视着杜克勤说道。
  旁边的人此刻已经屏气凝神,他们有些看不懂宋穆究竟在做些什么。
  这等好事,为什么不立刻答应下来。
  而听完宋穆这句话的杜克勤此刻却是沉吟了几分,一向优哉游哉的面庞上竟然也多了几分思虑。
  “你不想入我诗宗?”
  片刻,杜克勤如此反问道,宋穆脸上没有表情,却是缓缓点了点头。
  站在丘不楚后面的范提学顿时拍了一下脑门,脸上满是惋惜。
  不过杜克勤的脸上却是已经有了几分释然,当下还抚了抚须,点头说道。
  “是老夫鲁莽了,你是宋文荣的子孙,当初他差一步缔造诗宗,却……”
  杜克勤顿了顿,神色带着几分鼓励说道。
  “小娃娃,那你便要准备好苦读百年了,你家老祖的愿望,可不是那么轻易能达成的。”
  杜克勤的这句话的很是感慨,当年宋文荣异军突起,乃是文朝的一个奇星,但最后却被命运捉弄,转瞬即逝。
  那时候的宋家,只差一步,就可开宗立派,福泽后人。
  而此刻宋穆,这般反问杜克勤,杜克勤自然也是立刻明晓其中的意味,更是高看了宋穆一眼。
  这个年轻人,骨子里和他老祖一样充满热血,这种人,不是池中金鳞。
  而得到杜克勤这般回应的宋穆此刻脸上也是带着几分端重,杜克勤当时说出邀请的时候,那一刻宋穆有几分心神失守,甚至脑中不自觉的鼓动自己点头。
  但是旋即,宋穆看到了脑海之中的古书,看到了这古书上自己老祖留下的念力之法。
  自己是宋家十七代子孙,还有老祖这等秘籍藏身。
  宋穆想起了那天晚上,石阳县城头上老祖虚影那个意味深长的目光。
  昨日入了秀才,宋穆心中颇有几分波澜和不定,但是此刻杜克勤的一句话,却让宋穆心中有了一个坚定的目标。
  那就是带着祖宗的愿望走下去,带着宋家重整旗鼓,他日殿前宣名,跨马游街,他日如面前的半圣一般,踏虹而来,光芒万丈!
  今后这天下,人人都要记得宋家!
  宋穆在心中笃定,而杜克勤已经是连连点头。
  “你能有这般抱负,便是不负你祖上的威望,若是他日能缔造诗宗,必是天下佳话!”
  杜克勤这般说道,宋穆却是抬头,目光微微看着对方。
  “怎么?你觉得这还不够?”杜克勤在宋穆的眼眸之中看到了几分依旧不甘的目光,当下开口问道,而宋穆却是摇了摇头。
  “不,半圣大人,如今天下诗宗,登峰造极。宋穆不过执着一些片羽,不敢妄想。”
  “可你……”杜克勤顿了顿,却是陡然了然,神色竟带着几分玩味。
  “难道你想要以词立身?你的词,确实不错!”
  宋穆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东西已经暴露了其心中所想。
  杜克勤再次大笑,却比之之前更有了几分畅快,脸上的表情带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难道你还想要缔造前所未有的词宗?虽说这世间的词已经崭露头角,可其中困难,你可知道?”
  杜克勤说着,那颗平静了上百年的心中重新有了几分期待。
  他想要看看面前的这个小秀才,是不是真的有一天,能够缔造词宗。
  词宗,那是真正开宗立派的伟业!
  “善!老夫此行不虚,词宗,若是你能成就天下第一词宗,这九州天下,以后必有你们宋家之名!”
  如此说着,这杜克勤似乎也已经做出了打算,只见到他往后后退了几步,突然身上金光收敛。
  那虚影的脸庞却变得凌厉了几分,堂堂半圣的威严显露无疑。
  “宋穆,你既然有这般志向,还有这今日的共鸣诗词,老夫便也送你一场造化,他日鲤化金龙,别忘了先敬老夫一杯酒!”
  杜克勤这般说着,那浑身的金光散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阵晦涩的波动展开,而波动就在这考院前院荡开,下一刻便见到无数诗词从其身体之中透出,个个散发着金色光芒,环绕在杜克勤四周。
  与此同时,那迷蒙的吟唱不知道从何而起,每一道鸿音之中,皆是杜甫的诗篇。
  丘不楚已经伸手将一众闲杂人等全部荡开,纷纷退却,这大院只留下杜克勤和宋穆两人。
  宋穆这一刻也是心中震荡,看着面前威能大展的杜克勤,脸上也满是诧然。
  “宋穆,今日老夫便送你一道文道虹光,日后正气自成,邪祟避散!”
  杜克勤如此说着,便见到他的手伸出,在面前环绕滚动的无数金字之中点动了几分,然后便在宋穆的面前凝聚成一条句子。
  “子不语怪力乱神”。
  七个金字熠熠生辉,宋穆神情肃然,对着杜克勤躬身,沉声说道。
  “宋穆必不负半圣期望,他日金榜题名,宋穆必往诗宗跪谢!”
  杜克勤发出几声大小,那金字涌入宋穆体内,然后溶于血肉之中。
  光华在瞬间消散,宋穆站在原地闭目感受着这文道虹光的伟力,而杜克勤的虚影已经腾空而起。
  远处丘不楚等人纷纷躬身恭送,而那刹那间,风明先生的目光却是和杜克勤远远对上,杜克勤的脸上有了几分许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