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七十九章 院试结束

第七十九章 院试结束

薛凯文如此直截了当的询问,让宋穆有些诧然。
  不过旋即宋穆还是面带微笑,平心定气地拱手开口道。
  “那时大家都文采涌动,宋某倒是没注意了,不过应当也还不错吧。”
  “薛兄,想必你的诗词也是满篇生花吧?”
  虽说君子谦逊,不过宋穆的语气此刻倒是有几分硬气,宋穆与薛凯文没有什么交集,对方什么性情宋穆也无从得知,而面对质问,宋穆的态度自然也是十分的强硬。
  对方此刻冰冷的语气,就像是一个高冷学霸,考完试后就走到班上一个同样成绩不错的人面前,开口直接问,你能考几分?
  完了还用一种傲慢的态度看着自己。
  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宋穆明白薛凯文心中估计有些顾虑。
  虽说自己之前名不见经传,但如今,或许也让他如急杵捣心。
  果然听到宋穆这句话,薛凯文的眉头又是狠狠的皱了皱。
  今日考院之中出现的多次异象,期间薛凯文都是有仔细注意的。
  而其中最让薛凯文印象深刻的,便是那申时末的一次异境展开,当时见着脚下滚滚流动的江水,薛凯文瞬间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这考场上竟然有人凝聚出了念力,并且还不可思议的用了出来。
  这种事情,熟知院试门道的薛凯文可是闻所未闻,同时也是大受震动。
  考场上出现这样一位能引动异境的考生,其写出的东西,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所以在考场之中,薛凯文虽然也多次引动文星震动,但是脑中一直萦绕不散的却是这件事情。
  这一出来,便又见到宋穆的站在不远处。
  薛凯文当下心念一动,也是脱口而出。
  听到宋穆这般说到,薛凯文的心中顿时泛出几分不甘,但更有几分笃定,或许那引起异境景象的,就是面前的宋穆。
  薛凯文的目光再次在宋穆的脸上仔细扫过,这一次却是更加多了几分焦虑。
  他对这个情况很是有些不甘心,自己当初沉淀三年,潜心学习,就是想要一举夺得案首。
  而后以这名头,再去拜进士为师,人生道路,总归会顺畅几分。
  可结果出现了面前的这个变数。
  这宋穆明明比自己小了几岁,却这等否极泰来,更胜一筹。
  薛凯文站在原地迟疑了片刻,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彼时北楼已经传出宣读声,院试结束,正有兵丁准备打开考院大门,薛凯文便只是朝着宋穆拱了拱手,然后径直转身离开。
  宋穆见状也是咧了咧嘴,也不知道这薛凯文是恃才傲物,还是本来就是这么一副冷僻的性格。
  旁边的张益气当下也是笑了笑,不过也并未说什么。
  而随着锣鼓声敲响,考院大门洞开,张益气当下也是朝着宋穆拱手告别,匆匆离去。
  宋穆和几个石阳县学的同砚见状,也是一同走了出去。
  宋穆等人是头一批先出来的考生,刚刚一踏出大门,就见到外面是人山人海,无数的目光都盯着这些从考院大门之中出来的考生。
  那庞大的人群,比之之前都要多了数倍,整个考院对面的街道人头攒动,一个个交头接耳,兴高采烈的指指点点,一个个出来的考生见到这等阵仗,也是纷纷动容。
  而考院外蜂拥而来的百姓,自然是在半圣降临之后赶来的,他们见到天空异象,知晓今日考院或许有大事发生,急匆匆赶来后,又从周边的百姓之中得知今天的这里竟然出现了惊天的异象,一个个也是翘首企盼。
  他们都想一睹那些意气风发的考生,看看这些刚刚晋升秀才境界的考生究竟如何。
  百姓们前呼后拥,值守的士兵们尽力弹压,但是仍然有阵阵呼喊叫好声传来。
  这是他们对文人的称赞,也是对今日所见到的各种惊天动地异象的看法。
  宋穆也是被这等场景看的连连咋舌。
  读书人才是这个时代最受众人追捧的存在,而这也是个让无数读书人最为自豪的时代。
  考院大门外,荀夫子和几个秀才教习已经在等着了,此刻他们脸上都有几分焦急的期待。
  见到宋穆等人出来,荀夫子当下也是招手,宋穆几人都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
  荀夫子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宋穆等人,当下也是大喜过望,满是有些惊喜的说道。
  “你们竟然都入了秀才境界!这怕是有双掌之数了!”
  荀夫子满脸惊讶,众人则是早已经围聚起来,再次热情交谈了起来。
  考生们都在议论着在考场之中的种种事情,而秀才教习却是在询问考院之中发生了什么。待到说道有半圣虚影降临,这些人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呼。
  宋穆就站在旁边听着,却没说任何的话语,这时候一个身影也从旁边走来。
  “宋兄,没想到又是你先出来。”
  说话的是孔宗,不过此刻的他颇为狼藉,头发有些散乱,衣服也脏乱不堪,见到宋穆,当下也是面带笑容。
  “孔兄,你这是……。”
  宋穆连忙和孔宗打招呼,当下也看着孔宗狼狈的模样有些疑惑,孔宗却是苦笑了一声,和旁边的荀夫子行了礼,这才开口说道。
  “说来是我一时莽撞,本来正在写那最后一篇赋,却不知道怎么的周遭景象突然变换,脚下竟然是滔滔江水,眼前战船涌动,我一时心神失守,文章就被墨迹沾染了。”
  “没办法我又连忙提笔重写,可却是脑海中卡顿,好一番挠头搔耳,这才在收卷前完成了。”
  孔宗苦笑连连,宋穆当下却也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毕竟那让孔宗心神失守的异境,就是自己弄出来的。
  而这时候荀夫子也是安抚说道:“自然是有惊无险,那边也无须多有自责。”
  旁边的同砚这时候也像是找到了一个共鸣点,一个个也是点头探讨,都对那个出现又迅速消失的江上奇景颇有些惊讶。
  交谈甚欢的多是一些年轻的秀才,几个年纪大些的秀才考生,此刻却是暗戳戳的抹着眼泪,他们院试已经来了数回,甚至有人已经到了不惑之年,如今总算是厚积薄发,终于顺利突破进入了秀才境界,感慨万分。
  不多时,又有几个童生出来,虽然没有成为秀才,但是他们脸上却颇为平静,见到宋穆后也是蜂拥上来和的宋穆交谈,内容大多是今日的题目,还有宋穆写的如何。
  宋穆回答了一下,聊着今日的题目,还算欢快。
  石阳县的学子出来的算是最慢,这也是荀夫子之前的告诫,让众人多在考场潜心打磨文章,对利用文星增长境界。
  也只有宋穆,两次都早了半个多时辰交卷。
  众人在考院外不远处等了等,待到石阳县学的学子都出来了,荀夫子当下清点,发现竟然有足足十一位考生成为秀才,当下高呼三声“好好好”。
  这一次石阳县来参加院试的童生不过五十五人,却有十一人成为了秀才!
  这等成绩,可以说瞩目了!
  石阳县的学子们也一个个神情盎然,那些没能成为秀才的童生脸上虽然还有几分颓丧,但是也收拾了表情,一场院试下来,也有了一些感触,准备下次再来拼搏一番。
  而成为秀才的众人,自然也接受众人的道喜。
  宋穆同旁边的几位同砚道喜,这时候崔可行竟不知从何处走了过来。
  崔可行也已经成了秀才,只不过此刻,他的目光却是十分犀利的看着宋穆。
  那目光之中也有如同薛凯文一般的不甘和不服,但却是拱手笑着说道。
  “宋兄,这一次吉州府院试,我想,你要拔得头筹了。”
  如此说着,崔可行的目光深处也埋着几分失落。
  “虽不知宋兄写出了何等锦绣文章,但是今日半圣垂青,一切已经不由分说了。”
  崔可行说出这句话,周边石阳县的教习学子猛然顿住,纷纷看向宋穆,一个个眼睛瞪得浑圆。
  他们刚刚还在议论那从天边而来的彩虹是何等奇观,因为没人提前交卷,却也是没见到考院前院的奇景。
  此刻更是没想到那虹光竟然是半圣降临,而且半圣此番前来,还是为了宋穆。
  宋穆当下也是咧着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这事情宋穆也没想藏着,也知道根本藏不住,只不过大家出来后这么兴高采烈,正是胸中豪气丛生,自己没必要出风头。
  却没想到崔可行不知道从何处知道了这消息,此刻一句话捅破,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又不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