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八十章 警世俗文

第八十章 警世俗文

宋穆很是花了一番嘴舌,总算是带过了杜圣的这件事情,所幸也没有宣扬出去,不然让其他人知晓宋穆竟然就是那个受到半圣垂青的人,到时候能否从这考院外走出去还不一定。
  宋穆与崔可行约定三日后一同看榜,众人也收拾了几分心潮澎湃,便往各自驿馆而去。
  荀夫子只是在考院外与众人说了几句,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今日这些学子们自行安排。
  毕竟刚刚经历了两天的辛苦考试,寒窗苦读许久,稍作放松一晚也不为过。
  读书人的放松方式则是各不相同,有人去酒肆茶馆,秀才达境,自与同袍畅谈之后的人生道路,或是考场失意,扬言要卷土重来,一举登顶。
  也有人选择闷头大睡一觉,或者干脆邀上三五伙伴,好好逛逛这瑰丽的吉州府。
  当然更有人勾栏听曲,手握柔夷,道是美不胜收,妙不可言。
  宋穆选了第一种,与孔宗和孙秀才一同找了一处酒楼,点了几个小菜,小酌几杯。
  “宋师弟,如今你也入了秀才,这次院试,必定是榜上有名了。”
  “而且这一次咱们县学,能够有那么多的童生成为秀才,夫子和教谕大人对此都是十分的高兴啊。”
  酒过三巡,孙秀才举杯对着宋穆说道,脸上带着几分兴奋。
  石阳县在这一次院试出了不少的秀才,这对于一向文风不盛的石阳县来说很是难得。
  院试三年两次,往常石阳县每次院试几乎只能出三五个秀才,甚至还有可能颗粒无收,但是这一次,却是有足足十一个秀才达境,这等成绩,自然让众人高兴不已。
  而究其原因,孙秀才想的却是十分的简单直接。
  那就是这一切,或许都和宋穆当初在县学所写的那首兴文诗有关。
  一首才气八斗的兴文诗,其中大半的文气都送给了每个县学学子,这帮助他们大大的提升了文气浓度。
  在这之后,宋穆又极大的调动了一众童生学习的积极性,让大家都更加努力了起来。
  而最后那日县学上的动乱,童生们又几乎都参与并见证了一首才气九斗诗创作的情景。
  那惊天的才气和当日的豪迈雄伟,都足以让每个人身心受到涤荡。
  这些无形的东西都进一步的稳固了众人的心境,而有了那等见识和心境,做起文章来,自然也是水到渠成。
  尤其是今日的考试内容,孙秀才笃定,这些童生写的诗词歌赋,或许大多和宋穆沾边。
  宋穆此刻与孙方碰杯,当下也是笑着摇了摇头。
  “师兄,那是大家的本事,和我能有什么关系。”
  旁边的孔宗却是笑着摇了摇头,当下也是与宋穆碰杯。
  “宋兄你便不要这么谦虚了,我昨日写经义文章的时候,那胸中啊,自然就有一种豪气衍生,顿时是脑中清明,文章快意啊。”
  说着,孔宗还满是惊喜的看着旁边的孙方。
  “师兄,你不知道,就是今日的考场上,我写那策论的时候也是胸中有豪气生,落笔就像是有如神助,那感觉,实在是令人着迷。”
  孔宗这般说着,神色更是有几分激动。
  “尤其是我写完之后才发现,那其中有些句子,写的着实是精妙准确,引经据典,字字珠玑,要是换作平常,我是如何都做不到的。”
  孔宗再次目光看向宋穆,眼中更有几分笃定。
  “所以我思来想去,宋兄,这应当就是你那首兴文诗的妙处了。”
  宋穆听着两人这么说,也是面露苦笑,或许自己所写的那首诗在这世界的确有几分妙用,但是不能一概而论,将这种事情都当做功劳拢到自己身上。
  这秀才境界,终归还是靠着他们自己在考场上奋笔疾书得来的,自己的那首兴文诗,那也只不过是推波助澜了。
  几人边吃边聊,也是神情舒畅,孙秀才过两天便开始岁考,如今和宋穆几人交谈,也是颇有感触。
  吃完饭,宋穆与孔宗上街逛了逛,也买了几样小东西,便也往着孔宅的方向回去。
  两人边走着,也是一边交谈。
  “你现在就买好东西,难道放榜了,就立刻回去?”孔宗帮着宋穆提着两样东西,开口问道。
  宋穆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点心,也是笑着点头:“那是自然,早点回去,我二叔也安心一些。”
  孔宗默然,而宋穆却是察觉到了他的神情,开口问道。
  “怎么?孔兄另有安排?”
  孔宗自然也是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是啊,父亲希望我能够进府学,到时候有举人教习教导,或许过些年,便能中举人了。”
  宋穆也是暗暗点头,这的确是一个很贴合孔宗的想法,毕竟其父亲乃是知府,进士文人又有荫蔽,就算孔宗的院试排名不算很好,或许也能进入府学。
  不过孔宗的实力本就不错,这件事情便是掌上钉钉的。
  孔宗这般说完,扭头看向宋穆,开口说道。
  “宋兄,如今看来,你也应当能入府学的,那到时候,你与我一同去,如何?”
  宋穆愣了愣,也是突然意识到了这个情况。
  宋穆之前也考虑过这件事情,但是并没有对此十分重视。
  不过细细想来,若是能进入府学,有那么多的文人教习教导,对于自己也是极大的提升。
  这其中的好处也是十分明显的,宋穆当下也是有些心动。
  孔宗也是趁热打铁。,
  “宋兄便就这么决定吧,以后我们一同进入府学,到时候相互之间也有些照应。”
  “而且宋兄进入府学,也能认识那么多吉州府才子,大家多有交流,正所谓君子之交,没准明年,我们都能和孙师兄一同去试一试乡试。”
  这么说着,孔宗表现的十分的兴奋,宋穆却是没有动作。
  那一刻宋穆想起了之前在考院前院沙地上看到的那句话。
  有一个人想要在丘宅见到自己,而且要给自己一番机遇。
  那究竟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机遇呢?
  回到孔宅,宋穆洗漱干净后舒服的躺在床上,闭上眼,满脑子回想的都是今日院试的场景,宋穆心中有几分激动。
  想起今日自己在杜圣面前说过的那番话,宋穆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睁眼起身坐在书桌前,宋穆看了看面前的白纸,心中一动。
  如今总算是有了时间,或许自己心中的想法可以开始了。
  这么想着,宋穆当下便是摊开一张白纸,然后提笔蘸墨,嘴上一抿,脸上便有了几分笑容。
  《啖人狐》
  落笔写下一个标题,宋穆心中就像是已经打好了腹稿,笔下生花,动作越来越快。
  “南方有鬼蜮,域内有妖魔,某日一书生赶路赴考,路遇瓢泼大雨……”
  ……
  心中有了目标,宋穆手下的速度则是越来越快,一个个黑字飞快的出现在白纸之上。
  宋穆魔改了一番倩女幽魂的故事,用通俗的白话文书写,而故事情节也十分的熟悉,书生和美女的故事内核,加上一个人与妖的奇遇,还有骇人的标题,卖点十足。
  只不过到了这里,宋穆在其中内容上对所谓男女情爱的描写淡了数分,转而以更加血腥的情节表现妖的可怕。
  宋穆的目的就是一个,这是篇警世俗文,自己要阐明的就是一个道理,妖就是妖,最善阴谋诡计,人不论遇到任何的情况,也不能被那美好虚幻的外表所迷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穆挑了两次灯芯,便也得到了一篇两三千字的文章。
  而写完这些,宋穆当下晃了晃酸疼的腕子,却毫无睡意,还有些意犹未尽。
  在休息了片刻之后,宋穆再次坐下,提笔落墨。
  《石壁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