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八十三章 达成约定

第八十三章 达成约定

“百妖杂谈?”
  听到这个名字的张贵云心中顿了顿,心中的忧虑却是少了几分。
  百妖,那这位宋公子就是要写出一百个妖魔的故事来了?
  如果是这样,那这颇有些奇异的志怪倒是有些搞头。
  刚刚的五篇文章,张贵云也是仔细的看了,故事用的都是通俗的白话,不过三两句就进入主线,故事的主角身份不同,有书生,有猎户,有郎中……
  他们都是在某种情境下见到了奇妙难得的景色,然后被其中吸引。
  然后在其中有一番磨难,最后让恍然大悟,这一切都是妖魔设下的圈套。
  不过这些人有人善终也有人丢了性命,每个角色性格鲜明,行动颇具特色,与日常碰到的人颇有几分贴合。
  而书中狰狞的妖魔却几乎没有好下场,它们摆弄阴谋,用那骇人手段害人,最后也是丢了性命。
  这些故事的戏剧性很强烈,情节也引人入胜。
  更重要的是,这些故事读完,心中会有种久久的惴惴不安,然后不自觉的将自己代入到之中去。
  这宋公子如此年轻,笔力竟十分了得,想来也是个有些本事的读书人。
  做了二十年掌柜的张贵云对此拥有十分敏锐的洞察力,这些故事的操作性很强,不但能出书,日后若是编一编,出些小人书,说书也不是不可,没准还能出几出评戏。
  不过当时张贵云更担心的是只有这么几个故事,完全不够装订成册。
  所以听到宋穆说这书的名字,张贵云心中已经安定了下来。
  “那如此的话,公子多久能写到百妖呢?”张贵云这时候补充问了一句。
  宋穆放下茶杯,心中明白这件事情应当有些眉目了,便也笑了笑说道。
  “一月或许能有十篇。”
  宋穆这般说道,心中也是有几分把握,自己脑海之中关于志怪故事可能不算多。
  但是写妖怪的书,自己可熟悉的很,《西游记》的故事自己耳熟能详。
  那其中的妖怪哪个不是性格鲜明,自己便是魔改一番,也是好故事。
  听到这话的张贵云脸上立刻露出了几分笑容,眼神微垂,却也是立刻抬头开口说道。
  “那宋公子,我们便落契吧。”
  宋穆心中一松,当下也点头。
  张贵云当下拿出两张契纸,开始与宋穆商讨。
  其中的内容自然是双方要遵守的约定,例如每月什么时候交稿,稿费几何,做完这些,张掌柜便在契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并按了手印,然后将契纸递给宋穆检查。
  宋穆也没想那么多,况且对方给的条件很是不错,所以宋穆直接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的宋公子,那么您也稍等片刻,我这就去落印,这次的润笔费也给您拿过来。”
  接过契约,这张贵云满脸笑容说着,不过眼睛也是在契约上飞快扫了扫。
  可这一看,张掌柜却是突然一顿。
  因为他这才看到面前公子的名讳,宋穆,石阳县人。
  那一刹那,张掌柜脑中就像是有一道闪电掠过,而后更是陡然想到了什么,手中一抖,连忙看向宋穆,开口收到。
  “公子,您叫宋穆?”
  宋穆有些哑然,或许是之前自己自报家门的时候,对方没怎么听清楚,不过看对方这样的表情,宋穆觉得这事情有些变化。
  果然张贵云已经是急不可耐的继续追问道。
  “宋公子,您可就是那《天下文刊》上,写下才气八九斗诗词的宋穆?!”
  宋穆这才算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天下文刊》举世瞩目,这书肆掌柜自然也是知晓,当下也是咧了咧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张掌柜倒吸了一口冷气,刚刚站起来的身子又连忙坐下,此刻脸上更是有几分恭敬。
  “竟然是……没想到公子……”
  张贵云有些语塞,不过旋即也是调整过来,然后看向宋穆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精彩。
  “宋公子,那这文章,您是打算用自己的名讳来做笔名?或是给另出一个笔名?”
  “笔名?”
  宋穆听得对方这么说道,当下也是偏头思虑。
  刚刚自己的确是忘了这个事情,在这个时代,著书立传,非正传大道之书,其余轻易不署真名。
  那写民间俗书的,多是放上一个稀奇古怪,或令人忍俊不禁的名字。
  昨日宋穆便见到几本册子上,作者的名字竟然是山间枣树,松鼠鳜鱼,执剑走天涯。
  这些人多是化名,想必也是有所不想示人。
  而这时候张掌柜也连忙补充道。
  “公子,您是正道读书人,俗文虽说也无伤大雅,但许多文人也都用的。”
  “而且在下刚刚忘说了,日后公子若是要拿润笔费,只要随处找到一个映雪坊,便可取了。”
  “哦?这是什么意思?”
  宋穆听到这句话,当下也是有些好奇,张掌柜则是十分热情解释道。
  “我们书坊在江南西道每座府城都有书肆,您在我这里取一竹牌,便可在任何一间映雪坊的书肆中拿取润笔费。”
  “我们每月月末核算一次,也不怕误了账本。”
  听到这话,宋穆也是止不住的挑了挑眉毛。
  这书肆,竟然还有如同钱庄的功能,想来是为了保护一些作者隐私,这才做了这样一番的变动。
  宋穆对此自然是更加满意,当下也是点了点头。
  “好,那我便取个笔名吧。”
  这么说着,宋穆微微眯眼,沉吟了片刻,便开口说道。
  “就叫松木说吧。”
  “松木说?”张贵云有些好奇这其中来历,宋穆却是没说话。
  这不过是自己名字的变形了,读音快些重些,也就是‘宋穆说’了。
  张贵云没有多说什么,当下也是拱手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便拿着一个钱袋和一个竹牌进入雅间。
  “宋公子,您这次的润笔银两和契约都在袋子之中,这是书肆的竹牌,每个人的样式都不一,只有账房才认得出来。”
  宋穆伸手接过,当下也是看了看外表金黄的竹牌,上面有几个小纂一般的文字,自己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
  再仔细看了一遍契约,宋穆便也起身告别,张贵云满脸笑容的送着宋穆到门口。
  刚刚走到门外,宋穆正准备和掌柜的告别,却是见到一个人正往这边走来。
  宋穆当下望去,却是顿时认出了对方。
  正是张益气。
  张益气也同样认出了宋穆,当下又见着张掌柜这般恭敬的送出来,也是面露好奇,走上前来拱手说道。
  “宋兄,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