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八十五章 再难决断

第八十五章 再难决断

封东维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究竟看了一篇什么样的文章。
  明明是一篇议论治边的文章,但是这篇策论,却十分露骨但又平静的陈述了一个足以血流成河的方案。
  那是一个如同齐纨鲁缟的治边策略,但是却比齐纨鲁缟更加凶残。
  这种方案的解决方法,不说是一劳永逸的,却至少可以打压妖蛮数十年,足以让朝廷对于南疆的掌控变得更加充分。
  上面只有两条简单的谋略,通路通商,但是这两条政策下,却是一番番血淋淋的手段。
  虽然文章叙述内容不够全面,但是逻辑清晰,这让封东维敏锐的察觉到了这篇文章的冷冽之意。
  这等杀伐果断的想法,莫说封东维没在院试上见过,就是试问自己,过去写乡试策论的时候,可有过这等决断?
  而且这还是一个童生在院试的时候写出的文章。
  于是乎,封东维不信邪的又看了两遍,却是更加体会了其中的意味,如此更是心惊肉跳。
  后背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湿透了。
  而那位阅卷官当下也接过封东维手中的文章,有些将信将疑的低头看去。
  这一看,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若是说之前对那篇经义文章的感慨还只是其用词鲜明,立意准确,那对于现在这篇策论,给人的感觉就是耸人听闻,大为震动。
  甚至读完这篇文章的时候,会觉得后脑勺有些凉飕飕的。
  “这……这策论文章,不该是童生所做。”
  当下有阅卷官拿着卷子四处传阅,却没有判卷,只是心有余悸的摇头说道。
  其他看过卷子的阅卷官当下也是面露沉思,开始分析这策论的合理性。
  “这应当是不可行的,单是第一项通路,虽说文章上直言先通水路,然后水陆并进,再打通最后陆路,但也要明白南疆是何等地方,其山川险峻,路途崎岖,到处都是悬崖峭壁,可不是一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说得通的。”
  “更何况要做到上面所言的路路皆通,那要花费何等巨量的人力物力?或许还没做到,便民意沸腾!”在场的阅卷官最低也是举人出身,各个同样通晓时事,对其间要点颇为熟悉。
  “也不好说,这通路计划可以一步一步来,就我所知,之前陶都督就在谋划南疆十几府相连,已经初有成效,这都是《天下文刊》上登载过的。”
  “就算这考生是看过了《天下文刊》上的策论,但这文章之中的手段虽说狠毒,可也是如履薄冰,就是那所谓改土归流手段,南疆那些蛮族部落,怎么会肯肯一个外来人掌权?。”
  众人从刚刚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则是忙不迭的开始挑其中的毛病。
  几番争执不下,众人非但没有判卷,反倒是争论声将肖厉等人引了过来。
  肖厉从隔壁听到争论走来,便见到几个考官一个个斗鸡般的瞪着眼珠子,指着一篇文章开口争辩着。
  而见到肖厉前来,这些人就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当下纷纷朝着肖厉走来。
  “副考官大人,您来看一看这文章!”
  肖厉被拉到前面,有些讶然的坐下来看向面前的文章,正有几分好奇与不解,目光落在面前的文章上,也是首先被这独到又熟悉的字体给吸引了。
  而将这篇文章读了一遍下来,肖厉也顿时咧了咧嘴。
  这文章所写的东西的确是有些骇人听闻,甚至透着一股浓浓的嗜杀气味。
  而旁边的一众阅卷官也是立马对着肖厉问道。
  “副考官大人,您觉得这篇文章如何?”
  说话最大声的是封东维,他是第一个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也是对这篇文章最为信服的人,只不过与众人争执不下,此刻他想要从肖厉这里得到一个答案。
  而肖厉当下也是怅然的放下文章,目光看向众人,带着几分慨然和无奈。
  “你们难道都没发觉,你们所说的东西,不过是这篇文章皮毛上的问题吗?”
  众人愕然,而肖厉当下则是再次说道。
  “这等文章深意,如今天下之人,我只在一人身上看到过。”
  封东维愣了愣,却是顿时大悟,然后有些惊诧的说道。
  “大人所说的,是杜飞鹰?”
  肖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当下也是起身长叹了一口气,对着众人说道。
  “古有甘罗十二作宰相,一篇大文出自一个年轻童生,这也不足为奇,诸位,你们舍本逐末了。”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恍然,不过旋即也是回过神来,当下一个个脸上也是有着几分恍然和羞愧。
  肖厉说的没错,这篇文章虽然在措辞,表述方式上很有所纰漏,但是其引经据典,有理有据,逻辑上是找不出什么毛病的。
  众人其实真正反对的,是这个方案过于激进冒险,还有便是,一个童生,怎么能写出这等大文。
  而肖厉却是拿起了那张卷子,然后迈步往着外面走去。
  众人看去,肖厉已经消失在门口。
  “这张卷子,我便拿去给提学大人先看一看,待到阅卷完了,再做排名!”
  就在阅卷官们正为一张卷子而心潮迭起的时候,宋穆已经坐在正在品读自己刚刚写出来的几个新故事。
  从书肆回来之后,张掌柜也言明了这几个故事不足以成一册,希望宋穆能多写几个故事,到时候十个故事为一册,汇成《百妖杂谈》,一册册售出,也是极有利润。
  宋穆回来后休息了片刻,就马不停蹄的开始创作。
  不得不说,从小浸染在这些志怪故事之中的宋穆,再加上过硬的专业知识,写起来这些故事来也是游刃有余,仅仅是片刻,又写了《东海妖》《南山虎》《西江龙》《北洞佛陀》《中湖鱼》。
  宋穆越写越起劲,甚至当下脑海之中还继续畅想了一下《西游记》的故事,准备将其中的经典故事也都写出来,不过肚中作响,这才作罢。
  自己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写接下来的十篇,倒也不着急。
  用过晚饭,有几个童生好友来邀宋穆出去游玩,宋穆跟着去逛了逛闹市,回到自己住处的时候,手上则是多了一本老旧的册子。
  那是一本关于如何运用文力的书册,是孙师兄给到宋穆的。
  书册封面两个硕大的字——《文力》。
  简单直接的书名,但其中内容却代表了文朝这立足三百年的根基所在。
  《文力》乃是张策创出文力后写出的著作,里面用简洁精炼的语言概述出了如何运用文力修炼并战斗。
  全书不过十几页,却分为三个篇章。
  分别是引气篇,运力篇和并力篇。
  引气篇的内容是如何在体内运转文力,并借此吸收外来的文气不断壮大自身实力。
  运力篇则是如何将文力化作攻击释放,其中便仔细的介绍了如何以文力御诗词,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而最后的并力篇,作用则更加玄妙一些,乃是让修行文人同时使用多首诗词,借此达成更加密集的战斗效果。
  这一本册子,看起来轻薄,却贯穿着文人整个修炼路程。
  不过这上面也只记载了文力最基础的修炼法决,至于从其基础上变换而来的各种施展文力的法决,大多被诗宗或文脉世家垄断,剩下一些便是在各个地方的学院之中。
  寻常秀才能学到的法决密集并不多,也是十分珍贵。
  过两天,待到放榜之后,宋穆取得文位,也能在府学领到这样一本《文力》,并正式踏上文人修行之旅。
  而这等人族基石,则是在人族之间广为流传,饶是书肆之中也有售卖。
  究其原因,便是张圣所给出的基础法决,完全按照人类经络所设计,妖物更本无从修习,而堕落文人,因为经脉逆转,自毁文力,已然不需要这样的书了。
  不过其价格依旧昂贵,寻常一本便需要百两银子。
  因而也被称为“金册”。
  宋穆家中本来也有数本关于文力修行的古书,父亲宋良通也凭借此稳固秀才境界,但是在去省城的路上遭遇不测,连带着那些适合秀才境界学习的文力之法也丢了。
  后来宋穆家中再遭变故,留下来的几本古书之中,再也没有十分详细的文力注解。
  唯一留下来最有价值的一本古书,此刻也已经在宋穆的脑子之中了。
  这本册子是孙师兄当初秀才达境获得的,这些年也是浸淫其中,修炼文力颇有感想,上面所记载的东西乃是最适合给宋穆这等新晋秀才通读修习的。
  正在准备岁考的孙师兄托人将其带给了宋穆,宋穆对此也是欣喜不已。
  宋穆感谢于孙师兄的帮助,当下也是展开书页,潜心学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