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八十六章 世人皆读书!

第八十六章 世人皆读书!

宋穆怀着激动的心情翻开书页,入目第一面便是张策大儒的名句。
  “君子学而不厌终涅槃,既有伟力在身,当为人族骨柱,为生民安定,天下太平,碧血丹心!”
  一句话道尽这位人族大圣一片赤血丹心,也让宋穆觉得体内热血涌动,不由自主地抬头挺胸。
  宋穆继续往下看去,在微微有些泛黄的书页上,那一个个印刷字体周边,却是出现了许多的毛笔字注解。
  《文力》上的印刷体内容只说明了引气该通过如何的步骤实现,而孙师兄的注解之中,却更细心的解释了要达成这些步骤需要调动多少文力最好,以及文力调动之时,经过哪些经脉的时候该有何等的变动。
  这等详细的注解,可以说让初来修炼的宋穆事半功倍,有如神助。
  宋穆仔细读完一遍,顿时也是松了口气,心中对孙师兄也是更加尊敬。
  如此细心且努力学习的孙师兄,想必岁考之后,明年的乡试便能够成为举人了吧。
  宋穆继续往下面看去,待到看完了这第一篇的引气篇,当下也是盘腿坐在床上,按照上面的说法开始行进修炼。
  一股文力被宋穆从丹田之中引出,然后缓缓的在宋穆的身体之中流动。
  当文力在自己体内流动了三四圈之后,宋穆便渐渐的感觉到了周遭的空气之中似乎多了一些东西。
  那是如微尘一般的光点,它们虚浮在空中,似乎很难察觉,却又偶尔闪动光芒出现在宋穆四周。
  这就是文气,它们此刻被宋穆体内的文力吸引,缓缓进入宋穆的身体,然后被文力带入丹田之中汇聚,再次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成为了浩荡的文力。
  仅仅是试了一下,宋穆发觉就能够颇为轻松的将这些文气纳入体内修行,当下也是高兴不已,也觉得上面所说的要三五日才有效果看来是个过分谨慎的说法。
  而这等情况,若是此刻孙秀才就在这里,却是会苦笑连连。
  新晋秀才虽然已经凝聚了文力,但是想要催动文力吸收天地间的文气,却是要先不断阅读古书,同时在体内引动文力,细细感觉。
  天赋异禀的半日可引动文气,差些的便需要三五日才能真正让文气出现在浑身四周,然后纳为己用。
  可宋穆刚才到现在,花费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时辰。
  宋穆能有这番本事,其实也是仰仗了之前宋穆写出的多首古诗词。
  因为多次大量的引动文气,让宋穆早早的与天地之间的文气产生了一定的共鸣,此刻便是提动文力,心念所动,就能让文气自动汇聚过来。
  宋穆此刻倒是心情平静,当下闭目凝神,开始潜心的修行起来。
  与此同时,考院之中已经迎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时刻。
  在众人一天两夜的阅卷之后,终于将所有的秀才卷子看完判卷了,并且按照判卷分数,已经将卷子进行了排名。
  此刻分成三摞,堆在一件大房间之中的桌案上。
  而一众穿着官袍的阅卷官此刻却是不愿意离去,反倒是一个个吹胡子瞪眼,在其中等待着。
  不多时,一个身影推门而入,正是范提学,见到场中这么多人,也是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笑着说道。
  “诸位何必这么心急,都已经亥时了,揭榜还在大后天,我们明日再排名也不迟。”
  这时候却是有人摇头,当下开口说道。
  “提学大人,这次的卷子实在是让卑职夜不能寐,今日一定要看看,这次的文章,究竟是谁写出来的。”
  “是的,提学大人,我们也想要看看。”
  一众阅卷官群情激愤,范提学当下也是叹了口气,知道这些人是在想着些什么。
  这一次的卷子的确是质量十分高,有不少优秀的文章出现。
  有些卷子,自己这一次或许还能够送去省城,给学政大人观阅一番。
  而众人如这般站在这里,其实就是那份字体独特的卷子。
  其写出的各种文章,让众人都心意难平。
  “罢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么我们先排名,再揭名。”
  众人听到提学大人这么说,当下都是松了一口气。
  先排名再揭名也是考试的规矩,揭开糊名之后,就要抄录排名备份,而后再取出各科前三的卷子,由人誊写之后,于院试那日一同发榜。
  至于这本卷,则是要府学封存,待到之后其中有人进士及第,再送入省城书院,以作万世流传。
  众人听闻当下也是纷纷让开通路,范提学走到那三摞卷子的面前,小心的翻了翻,然后开口说道。
  “诸位,诗词赋三篇,便按照这顺序排吧。”
  众人听到范提学这么问道,当下都是点了点头,而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朝着那卷子上看去。
  因为在这诗词赋的卷子之中,三份卷子之中有两份是同一个人写出来的。
  而那便是用着独特字体的人。
  肖厉就站在旁边,此刻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一个猜测。
  那首《南乡子》的词,可谓是十分壮阔,才气厚重,答卷已重达千斤,是毫无争议的第一。
  而写出这首词的人,又写出了如此的经义文章和策略,这一次的案首,却是非他莫属了。
  翻阅完一遍的范提学也是同样的态度,只见到他手中拿着一张策论卷子,正是那字体独特的卷子,然后放到策论卷子最上。
  “这策论诸位想必诸位没争议吧?”
  众人看了看,是那篇骇人的策论,都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旋即范提学便又拿起一份经义文章,也是同一人所做,竟然也放到了经义卷第一张。
  “这……大人,他这篇文章,真的当第一?”
  这时候有人开口问道,也有人跟着附和,他们推崇的都是另一篇文章,那篇端正的文章之中各方面都挑不出毛病,就是立意没这篇如此强烈,但可谓是最贴合当下读书人意见的文章。
  不过范提学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开口说道。
  “诸位选择那篇文章的确也没有什么错误,虽然我不应当妄加揣摩,但是那份卷子,并不够份量。”
  众人听到范提学这么说道,一个个脸上也是带着不解之色,范提学继续开口解释道。
  “诸位不要忘了,这份卷子乃是当今的太子太傅出的,而如今东宫太子十岁,读书已经多年。”
  范提学突然这么说道,众人一愣,却旋即也反应了过来。
  “大人的意思是?”
  “那篇文章写的内容虽不是阐述如今的学习之道,但是其立意分明,观点宏伟,不仅极力劝学,更是说了君子威重该有的模样,如果我换句话来说。”
  “这篇文章,若是经过一番润色,或许可入皇家之眼,诸位觉得如何?”范提学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带着几分沉着。
  众人听闻,当下也是低头沉思。
  肖厉也是低头沉思,不过却是面带微笑,范提学的这番解释的确是有几分道理。
  太子太傅出的这道题目,不仅是用来考天下童生的,也是来考教太子的。
  陛下中年得子,最是爱护有加,但太子年幼,仍然是有些孩童之气,有些道理不是老师说出来,他就能够让他听进去的。
  世人皆读书,天子亦如此!
  文朝建立至今,十代帝王,各个都是进士及第,那文太祖更是一达大儒境界,饶是当今圣上,也已经是大学士境界。
  只有在这个时代,才能有这样的奇观,世人皆向往儒道至圣。
  因而王公贵族的子弟也同样出入科举考场,那长安的考场之中,甚至坐在你隔壁考舍的考生,或许就是某个郡王侯爵,乃至当朝太子。
  所以这篇经义文章,劝学之重,在于勾起人内心的斗志。
  只有让太子好好看看天下人治学的态度,他才会在心中有所比较。
  众人纷纷沉出了一口气,这一次心中却没了几分不甘。
  封东维当下也是面露惊色说道。
  “三科科科第一,这案首,实力雄厚!”
  如此说着,众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当下齐刷刷的看着面前的卷子,眼中满是好奇之色。
  范提学也是大袖一挥,当下开口说道。
  “揭名,定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