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八十七章 古书与文力

第八十七章 古书与文力

宋穆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晚上是都在修行了,还是稀里糊涂在半夜睡着了,只依稀记得昨夜梦里自己似乎在打妖怪……
  睁开眼,宋穆吐出一口浊气,神清气爽的下床,而此刻体内的文力也随着宋穆的活动开始涌动,整个人此刻龙精虎猛,精神状态极佳。
  宋穆会心一笑,快速洗漱了一番,然后拿着书就要往外面走去。
  可就在这时候,宋穆却是突然顿住,脸上也是有些惊奇。
  因为就在那一刹那,宋穆突然发觉自己脑海之中的古书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那本熠熠生辉的古书看起来似乎又变厚了一些。
  宋穆站在房门前,闭目凝神,仔细的查看其中的情况,而这一看去,宋穆顿时张大了嘴巴。
  原来在自己的体内,那古书上竟然出现了《文力》的篇章。
  宋穆睁开眼睛,往着四周扫视了一圈,然后重新走到床边仔细找了找,却发现昨天拿回来的那本《文力》书册,此刻已经不见了。
  宋穆再次验证了一下脑中古书上的东西,的的确确是昨夜那本《文力》的内容。
  只不过现在上面不仅仅有张策大儒写的东西,还有孙秀才的一些注释。
  而这些东西都被精简了不少,此刻就像是《文力》被这古书自动帮忙重新排版了一遍,新出来的文章还是那三部分,但是内容更加精炼准确。
  上一次宋穆遇到这个情况,还是脑中古书把《宋氏古言注》给拆了……
  而现在,这《文力》一册就出现在《念力新法》之后,其中的每个字都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宋穆此刻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这孙师兄送给自己的东西可不是自己老祖宗留给自己的东西,到时候没准还要还回去的。
  可自己现在,到哪里去找这本写满了孙师兄注释的书来。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宋穆也只能破罐子破摔,这事情应当也算不上坏事,到时候实在不行,自己就照着这脑中古书上的排版,抄一份给师兄了。
  这般想着,宋穆当下便也将这件事情暂时的放在一边,拿着两本书出了宅门,待到晨读完毕,吃了早饭,和孔宗打了声招呼,宋穆这才再次回到了房间之中。
  刚刚读完书的宋穆脑中再次涌起了之前的一个想法。
  当初《念力新法》出现的时候,宋穆当时就已经有了一些猜想,若是古书还能够吸收一些古籍经典,没准还能带来更多的妙用。
  不过当时宋穆拿着各种大道之书都试了试,一直都没有效果,直到今天,宋穆有了另一番猜测。
  那就是如果是与念力或文力相关的法决什么的,是不是这古书才能够吸收下去。
  宋穆手中正好带过来了一本,当下便回到房间之中一试。
  宋穆拿着那古决品读,朗诵,甚至贴着脑门倒诵,但是结果脑海之中的古书毫无动静。
  几番无果,宋穆只能作罢。
  坐在书桌前思索了片刻,宋穆依旧是眉头紧锁。
  这古书的脾性自己一时半会儿估计也摸索不出来,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想到这里,宋穆干脆放弃了吸收法决的念头,转而重新学起自己脑海之中古书上关于《文力》的内容。
  昨夜用了那么久引气篇,宋穆也算是入门了,所以此刻宋穆此刻便也将目光转移到了这《文力》第二篇运力篇上。
  古书上的字熠熠生辉,宋穆心念所至,便一路通读下去,待到读完,宋穆已经有了几分惊讶。
  这《文力》上面描绘的御文力的方式其实也颇为有些玄妙。
  其实文力的载体并不是什么纸笔,而是那些晕开的墨水。
  这些墨水之中蕴藏着文力,在书写的时候与天地间的文气形成共鸣,然后在施法者刻意的勾动下,便能够引发各种奇妙的事情。
  这比之之前荀夫子和自己等人讲解的时候,倒是更加精妙了几分。
  当然这其中或许也有古书重新排版的功劳。
  宋穆没有多想,当下却是站起身来,在石砚之中倒了一些清水,然后拿着墨锭开始研墨。
  一边回想着刚刚看到的文力运用之法,一边试着引动体内的文力。
  不多时,一缕文力缓缓上扬,随着自己的心念来到了自己的手指之上。
  宋穆从笔架上拿下一支毛笔,摊开一张白纸,沾了沾墨,然后神情一凛,直接落笔。
  文力从宋穆的指尖率先溢出,然后凝聚在笔尖,再融入在墨水之中,随着墨迹形成一个个文字出现在纸上。
  “白日不到处……也学牡丹开。”
  宋穆将脑海之中的《苔花》再次写了出来,这时候宋穆脑中的念力也发生一丝变动,一缕念力同样从宋穆的脑中往着纸上而去。
  念力和文力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排斥,相反因为宋穆渐渐流畅的笔触而逐渐的凝结在了一起。
  它们交织着落下,宋穆心中瞅准时机,在写完写下最后一竖的时候将文力荡开。
  下一刻,诗成,诗上文气抖动,念力氤氲散开。
  周遭一片寂静,宋穆提着笔,有些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诗,然后再微微侧目,看向四周。
  房间之中此刻没有任何的变化。
  宋穆眨了眨眼睛,心中正有些疑惑,而就在这时候,他却看到旁边的灯笼提架上,一点绿意不知从何处缓缓爬上。
  绿色开始不断的出现,在书桌的四周,桌案上的各处,随后绿意之中有青苔缓缓出现,再然后,宋穆的笔山上,厚厚攀附的青苔上缓缓开出了一朵小花。
  米粒般大小的白花,,此刻轻轻绽放开来,却似乎有一种清润的感觉袭来。
  宋穆不自觉的长大了嘴巴,再一次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一切却是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无比的新鲜感顿时涌上宋穆的心头,刚刚的情景此刻还历历在目,那玄妙无比的景象让宋穆更是回味。
  那是异境?还是异象?
  文力与念力可以同用,效果原来会是这样的?
  宋穆这般想着,又往书桌上看去,这上面却是没了什么东西,一切都完好如初,就好像刚刚的情况不存在过。
  不过饶是如此,宋穆也是察觉到了其中一个东西的不一样。
  那就是开出小花的笔架上,似乎干枯开裂了。
  宋穆细细的看去,发现那硬木制作的笔架一段此刻竟然干枯的厉害,而且上面道道裂痕出现。
  显然这是《苔花》带来的妙用,这首辅战诗,也有这等奇异的景象。
  宋穆心中啧啧称奇,这首诗只是一首辅战诗,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已经实属不易。
  这般想着,宋穆当下又提笔继续尝试了起来。
  ……
  待到傍晚,宋穆才总算是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自己的古书能够让自己更加舒畅的使用诗词。而且念力可以与文力相互交织,产生颇为奇异的效果。
  不过宋穆也发现了其中的一个情况。
  那就是当自己写的诗词不是自己的诗词的时候,虽然也能够发挥效果,但是古书却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的帮助。
  念力和文力的合用变得极为的干涩。
  似乎只有自己的那些原创诗词,才能让古书做出反应。
  这个结果让宋穆有些苦恼。
  总不可能今后就此,让自己用尽办法去做写原创诗词吧?
  那样一来,古书却是鸡肋了几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