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九十三章 众人追问

第九十三章 众人追问

众人追问了几句,见实在无法从宋穆这里得知其策论的具体内容,当下也只能作罢。
  不过此刻就是薛凯文,心中也已经没了与宋穆策论争锋的想法了,一篇让提学大人掩卷的策论卷子,看来真的是宋穆更胜一筹。
  宋穆见众人意兴阑珊,也是立刻岔开这个话题,转而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诗词篇章。
  在这里,宋穆的诗词都在榜上,唯独自己那篇赋,竟然不见了踪迹。
  宋穆扫了扫,这九篇诗词赋的作者竟然有五个人,是最为杂乱的,自己的《乌江》和《南乡子》倒是并列了诗词第一。
  见到这样的情况,宋穆也是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
  看来自己的本事还是嫩了一点,当时自己是一时间没想起什么有名的赋来,才想着拿自己的东西来充数,如今看来还是有些冒险,也有些托大了。
  不过其他此刻正看着宋穆所写的两首诗词的人,倒是一个个撅起了嘴巴。
  《乌江》虽不比《南乡子》意境开阔凝练,但两首诗显然在质量上都略高一筹,《乌江》更是有名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两首诗都是诗词佳作,此刻也是围聚了最多的人。
  众人虽然指指点点,但还是连连点头。
  诗词科古已有之,想在唐朝初始,科举的进士科更是被人叫做‘词科’,因为朝廷选士极注重诗词,那时候的进士,甚至被人称为诗词进士。
  诗词又是最为凝练的文章,比起长篇大论,又朗朗上口,最受众人喜爱。
  孔宗已经站在这里看了许久,他的一首赋在这里排第二,不过此刻目光都是在宋穆的佳作上。
  见到宋穆到来,孔宗也是说道。
  “宋兄,你这两首诗词,实在是意境开阔,让人心中有股豪气啊。”
  而这时候,旁边的张益气也是连连苦笑,心中已经了然为什么那日自己的隔壁考舍能够不断的有文气冒出。
  这等诗词,带来的文气那必定是海量的。
  不过同样站在旁边的崔可行看完后,此刻却是皱着眉头,然后突然收了折扇,目光有些犀利的看向宋穆。
  宋穆也扭头看向对方,这崔可行这时候开口说道。
  “宋兄,莫非那日的异境,就是这首词引起来的?”
  崔可行的一句话,顿时把所有人的兴趣都勾起来了,他们的心中其实也有了一些揣测,那日的异境实在是太过于骇人,而且那等情况,众人都亲眼目睹了其中的景色,和面前的这首诗,却是极为相似。
  宋穆见到对方询问,这一次却是没打算一笑带过。
  大家同为读书人,自然都是有几分头脑的,有些事情是瞒不住他们的。
  所以此刻宋穆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崔可行的脸上已经带着几分不敢和震惊。
  “所以……你……真的有了念力?”
  崔可行再次开口问道,这一次更是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都说了出来。
  念力,可是文人能否施展异境的关键所在,这种能力,十不存一,吉州府学中,这几年出现的有念力的秀才学生,一个巴掌也数的过来。
  而且这念力在更高的境界的时候,可是有更加精妙的用处。
  尤其是那些边军之中,最喜欢的就是身具念力的文人。
  传言在大能加持下,其施展的异境甚至能够直接影响妖魔和蛮族的心智,而那身具念力的进士,更是可以在瞬息间释放出占地方圆数里的异境。
  而后再配合其他进士侵入其中搏杀,几乎轻而易举可以取胜。
  总而言之,拥有念力的人,就已经更胜一筹。
  他们现在心中很是有些不甘心,这个已经在众人面前赚足了风头的人,竟然还拥有这等让所有人无比向往的能力。
  当下就是孔宗都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宋穆,而站在远处的薛凯文这时候也是快步走了过来。
  “宋兄,你……真的凝聚了念力?”张益气最先撑不住气,开口问了一句。
  宋穆此刻也只是面带笑容,再次轻轻点了点头。
  这一下,有人惊喜,有人萎靡,而已经有人走上前来,对着宋穆开口问道。
  “宋兄,不知道念力究竟是何物?又有何等的妙用?”
  旁边也立刻有人跟着附和,他们都想要知道这念力究竟如何可得,那日的玄妙场景,是不是自己也能够做到。
  众人本来是来看文章诗词的,此刻却是纷纷转变了目标。
  宋穆见到眼神热切的众人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诸位,那念力产生于脑海之中,至于如何能成,宋穆却是也不清楚,记得书上也说过,博览群书,心有所感,待到心念所至之时,便也会出现念力了。”
  宋穆的这番话立刻让一些人的脸色沉了下去,他们对此很是有些失望。
  宋穆所说的东西,和他们所知道的念力的凝聚法则没什么两样,他们本以为宋穆能够前无古人的在秀才达境之时得到念力,想必是有些窍门的。
  此刻也是很有几分失望。
  不过也有人释然,宋穆所说的本就是事实,毕竟念力这等比之文力还玄妙的东西,想要依靠什么便利的方法得到,显然是痴心妄想的。
  而只有宋穆此刻默默的掐了掐手指。
  自己这念力如何得来的自己当然最为清楚,那方法甚至也简单的让人不可置信。
  他们要是知道自己在童生境界的时候就已经获得了念力,此刻估计要刨根问底,甚至扒开脑袋都想要知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念力新法这等东西实在是有些过于惊人,其对着世界的现实意义不言而喻。
  但是这等东西,宋穆此刻是绝对没有能力拿出去的。
  不管周边的人如何慈眉善目,宋穆也绝对不会做这等事情。
  再说,这东西乃是自己祖宗宋文荣的毕生心血,自己作为其子孙后代,没理由就这么拱手相让。
  就是要传播开来,也要等待自己实力更强了再说。
  宋穆深刻的明白,这念力新法,就是自己一张不可告人的秘密底牌。
  众人此刻又是有些心生向往的畅谈了一下念力的情况,最后也是重新收回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文章。
  不久之后,待到人马备齐,一众秀才纷纷排队,然后在浩荡的招牌与响亮的锣鼓声之中,从城中大街上缓步走去。
  每走过一个地方,浩大的队伍与喧天的锣鼓引得百姓纷纷驻足观望,得知是院试新晋秀才,那眼中顿时充满了崇敬与渴望。
  而走在最前面的宋穆,自然也是成为了无数人这辈子记忆之中的读书人的形象。
  这一日,宋穆的英俊容貌,以及那一首首瑰丽诗词,在无数读书人和闺中女子口中传开。
  这一日,无数人都在遐想,这宋穆,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