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九十四章 赴宴

第九十四章 赴宴

秀才游街结束后,今年的吉州府院试便也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而在众人重新回到府学的时候,也得到了一个消息,今晚知府大人会在吉州城的彰文台举行烧尾宴宴请一众新晋秀才。
  烧尾宴,是初唐便盛行的一种宴席,最初是皇帝宴请宾客的宴席,后来也逐渐演变为科举宴席,而除了这烧尾宴,还有举人的鹿鸣宴,会试的簪花宴等诸多的闻喜宴,也算是一以贯之的传统
  当然这既是为了庆祝新晋秀才达境,也是一个相互认识的机会,同时各个官员也可与这些优秀的考生拉拢关系,也算是有一些人际交往在其中
  这些东西宋穆本身还不熟络,都是孔宗一五一十的告知。
  毕竟今日这场烧尾宴之中,宋穆作为案首自然也是重中之重的人物。
  马车上,孔宗与宋穆说完了这烧尾宴的流程和一些注意事项,当下也是看了看宋穆,颇有些感慨的说道。
  “宋兄,还记得我们当初去周主簿家寿宴时候的场景吗?”
  宋穆抬起头,递过去一个不解的目光。孔宗则是笑着继续说道。
  “这次宋兄,或许也得再赋诗几首了。”
  宋穆了然,但是此刻也只能是微笑着抿了抿嘴,烧尾宴上,众人觥筹交错间,文人雅致上来了,自然就是一场小型的诗会。
  宋穆对这个倒是早已经有了一些准备。
  “无妨,这么多的秀才才子在场,想必也不会为难我一个的。”
  宋穆开口说着,孔宗点了点头。
  两个人的马车穿过街道,一路来到了府衙。
  今日的宴会便在府衙后方的彰文台举行,彰文台,顾名思义就是彰显文章的地方,它与各个县城池上的登文阁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其更加宏伟,在战时不仅充当守城利器,还能做千里传音等烽火台的手段。
  而此刻府衙外,已经有不少秀才到来。
  宋穆和孔宗刚下车,就见到了荀夫子和教谕大人,他们俩此刻正在府衙前说着什么,宋穆和孔宗上前行礼,荀夫子点了点头,当下倒是朝着宋穆直接开口说道。
  “宋穆,正好,我和欧阳大人刚刚就是在说你的事情。”
  宋穆面露不解,荀夫子继续说道。
  “按照惯例,院试前十可入府学,你身为案首,自然无可厚非,如今你作何决断?”
  荀夫子如此问着,脸上有些喜悦,旁边的欧阳宏这时候也是开口说道、
  “宋穆,能入府学修习,受举人教习和进士学正教导,三年之后的乡试,我想你是有很大可能能中举的。”
  欧阳宏这么说道,目光还看向了旁边的孔宗,当下又补充了一句。
  “而且孔宗也能入府学,你们俩本来就熟络,到时候相互有些照应,自然是极好的。”
  欧阳宏这般说道,旁边的孔宗也是跟着笑了笑。
  而刚刚欧阳宏和荀夫子所交谈的内容,其实就是商讨是让宋穆留在府学。
  今日欧阳宏范提学在府学门口进行了一番交流,欧阳宏明显能够感受到范提学对宋穆的欣赏。
  宋穆能入府学,这件事情几乎是铁板钉钉,不过欧阳宏也不清楚宋穆会不会有别的想法,所以才想着要与宋穆说清楚其中利害。
  而且今日欧阳宏也从范提学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宋穆的上次震动诗宗的事情如今已经传开了,听说边军和其他的诗宗都对宋穆有些感兴趣。
  甚至听闻吉州府周边的府学也有准备来招揽宋穆的。
  文朝的科举考试对所有地区的考生都是一视同仁,不管你从何处考试,卷子都是一样的。
  但毕竟有些地方人口经济不好,学风匮乏,于是提学的考绩总是不达标。
  也不知道谁想出了这种主意,竟然朝着周边州府的学堂下手,抢占好的学生资源。
  吉州府如今也是苦尽甘来,这几年才逐渐有许多好苗子冒了出来,宋穆这等学生,自然是不愿意放手的。
  听到欧阳宏这番话语的宋穆自然也是笑了笑,心中早已经有了想法,自然也是点头说道:“能够入府学,是宋穆的荣幸。”
  听到这个答案,荀夫子几人都笑了笑,欧阳宏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也是笑着拍了拍宋穆的肩膀。
  “好好好,那便一同进去吧,今日是你们的庆功宴,总少不了喝上两杯。”
  几个人当下都露出笑容,兴高采烈的往府衙之中走去。
  府衙内,彰文台上,此刻楼上已经摆好了几桌宴席,正有仆人点灯传菜。
  彰文台处在吉州府城的一处高地,从这里可以轻易地看到整个吉州府城的情况,此刻全城华灯初上,整个吉州府的夜景一览无余。
  楼上已经有不少的秀才正在观景,相互之间还攀谈甚欢,场面儒雅平和,伴着二楼一处雅间内不断传来的琴曲琵琶声,氛围极好。
  宋穆等人登上楼,这时候就有不少秀才上来打招呼,许多人都朝着这边看来,有些人还议论纷纷,显然对于宋穆这位院试案首有很多的看法。
  楼上此刻不仅有秀才书生在场,不少也有举人学正,甚至还有几位教谕已经到了,此刻见到宋穆上来,也是相互拱手说了几句话。
  其中的一些人宋穆今天都看到了,只不过没有机会与他们打招呼,现在也是相互之间攀谈,其乐融融。
  “宋穆果然是一表人才,又写的一手好文章,实在是令人羡慕。”
  “你之前在《天下文刊》上的几篇文章很不错,我很是欣赏。”
  有人开口称赞,宋穆也是谦虚的一一拱手。
  待到过了差不多一刻钟,宋穆终于是能够坐下,而此刻秀才们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不多时,有人呼了一声,知府大人和提学大人也已经到了。
  所有人都站起身,丘不楚和范正雄走上楼,朝着众人拱手,让众人落座,这烧尾宴才正式开宴。
  这烧尾宴的第一杯酒,自然是敬所有新晋的秀才。
  一杯落肚,知府丘不楚倒是爽朗,当下朝着众人挥手示意。
  “不用那么拘谨,今日我们的烧尾宴,家事国事都可谈,大家开怀畅饮,一醉方休!”
  听到知府大人发话,众人自然是面色轻松,不过一个个还是将背挺得笔直。
  虽说不用那么多礼数,但是在教谕和学正都向各位学子敬过酒后,宋穆也端起杯子起身。
  穿着生员服的宋穆端着酒杯来到了知府大人面前,当下恭敬的举起酒杯,然后面色谦卑的说道。
  “学生敬大人一杯。”
  丘知府也是连连点头,当下与宋穆碰杯,也是笑着说道。
  “宋案首不错!这次院试的各种情景,就是让老夫也十分过瘾,还有那日杜圣降临,也是让我大开眼界,想必下月的《天下文刊》,你的诗词又要陈列其上了。”
  丘知府一语惊人,在场的众人都面面相觑,心中有些惊讶。
  这八月全国院试,那不少才子都将写出锦绣文章诗词,而想要在其上争榜,那更是难上加难。
  往年这院试刊上的诗词文章质量,是极为上乘,寻常四五品的诗词几乎都难登上。
  宋穆的那首词引动了半圣到来,自然是不必多言,只是没有想到,丘知府还说其诗也能上《天下文刊》。
  这一来一回,宋穆可就连续三次,四首诗词上《天下文刊》了。
  众人也是不禁回想,上一回出现这样的人物,已经有些年头了。
  众人脸上多少都有些惊讶和错愕,不过更多的是有些羡慕。
  能得到知府大人如此称赞,这宋穆今后,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
  “宋穆承大人吉言,必将更将刻苦。”
  宋穆当下则是再次举杯说道,丘知府哈哈笑了两声,与宋穆一同碰杯将酒喝下。
  知府落座,宋穆当下便又走到了范提学的面前,再次将手中酒杯斟满酒液。
  而范提学也已经在等待了,此刻也是面露笑容的看着宋穆,当下举起酒杯。
  两两相碰,范提学也开口说了一句。
  “宋穆,今后便要更加努力,别忘了今日我对你的一番勉励。”
  “宋穆时刻牢记。”
  宋穆开口答道,范提学笑着喝下酒。
  而后便是秀才们纷纷举杯,但毕竟知府大人酒量有限,之后便是三五成群的上前,一时间觥筹交错。
  不多时,这宴会已经变得极为的热闹,众人颇为熟络,借着这美酒佳肴之景,也是侃侃而谈。
  “诸位或许不知道,之前宋案首的那首《石阳城乱夜县学怀古》,如今却是有了个词牌名,叫做《夜怀古》。”
  一个有些岁数的秀才此刻面色微醺,带着几分醉意说道。
  “说来也是奇怪,这《夜怀古》,在填词之后,那韵律意外的美妙,如今各地,已经有了不少奇艳的《夜怀古》。人人传唱之前,都会说一说案首那时的才气与勇气。”
  众人听闻,当下都将目光看向正在吃菜的宋穆,而这时候那秀才竟然起身,朝着宋穆走来。
  “宋案首!”那中年秀才举杯拱手,宋穆连忙起身,对方则是开口说道。
  “鄙人才疏学浅,身无所长,实是今日兴致来了,也甚是羡慕案首的风光,可否请案首为大家赋诗一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