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九十七章 陶风明

第九十七章 陶风明


  
  “原来这……竟然是一处异境?”
  丘宅的偏院之中,宋穆此刻有几分惊魂未定地站在庭院内,抬头看向月朗星稀的夜空,环顾四周,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而在宋穆旁边,那个刚刚被他扇倒在地的颓丧男人此刻正坐在台阶上,嘴上叼着一块不知道从何处来的肉干,此刻有一下没一下的咀嚼着,只是脸上偶尔有一丝痛苦闪过。
  毕竟宋穆的鲜红掌印还印在对方的脸上。
  见到宋穆这般喃喃自语,陶风明这才开口说道。
  “嗯,本来是个小小的考验,想看看你怎么处理这个情况。”
  听到这个回答的宋穆回过头来,此刻脑中回想起刚刚的情况,也是不自觉的抿了抿嘴。
  那等骇然的场面,对方竟然说只是个小小的考验,要不是刚刚失手给了对方一拳,宋穆此刻早就甩袖走人了。
  这般有些儿戏的场面,实在是有些过分丢读书人的脸面。
  不过宋穆还是面色镇定的开口问道。
  “您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翻围墙进来?”
  陶风明当下摇了摇头,不过还是抬头看了宋穆一眼,然后才开口说道。
  “其实如果你当时跑了,那咱们以后就没瓜葛了,如果你出手与那几个水妖打在一起,那我就开门,主动收了这个异境。”
  “那我翻墙进来呢?”
  宋穆有些咋舌问道,陶风明却是愣了愣,竟摇了摇头。
  “我还没想过。”
  宋穆汗颜,对方明明有着能够随时施展收放异境的手段,却偏偏总是这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让宋穆对这等强悍文人严肃高雅的印象,此刻有些崩塌。
  不过宋穆此刻也是抓住了对方话语之中的关键,走到旁边,恭敬地拱手问道。
  “却不知道先生这样做的意思是?”
  陶风明脸上这时露出了一个淡然的笑容,不过与他肾虚一般的表情配合起来,就显得有些诡异。
  “就是起了爱才之心。”
  听到这句话的宋穆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当下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只是再次仔细的打量了对方一遍,然后开口问道。
  “先生叫陶风明,不知是……”
  陶风明见状,当下也是了然,然后招呼着宋穆在旁边台阶坐下,在怀中掏了掏,将一块肉干模样的东西递给了宋穆。
  宋穆伸手接过,但并没有如他一般塞到嘴里咀嚼,而是更加直勾勾的看着对方。
  “你听过陶渊明吗?”陶风明随意开口说了一句。
  宋穆当下正要点头,却是突然想起对方的名字。
  陶渊明,陶风明……
  陶渊明,那可是田园派祖师爷的存在,世间文人无人不知,如今文朝能够使用的几大异境之中,《桃花源记》是其中最为恐怖的存在。
  田园风光,恬淡人心,消磨岁月,抹平一切。
  这陶风明,难道是陶渊明后人?
  宋穆想到这里,顿时是坐不住了,就要站起身来,可陶风明的手不知道从何处伸了过来,一把将宋穆拉住,当下却是面色平静的说道。
  “没你想的那么厉害,我也算不上是陶公的后辈。”
  宋穆听到这,顿时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可对方却是继续说道。
  “不过陶公的诗词,我倒是用的最好。”
  宋穆只觉得的自己的神经在被面前的这个家伙蹂躏,此刻揉了揉脑门,再次抬眼看向对方。
  “那您是……陶氏诗宗……的人?”
  陶风明点了点头,当下又从身上掏出一片肉干,然后塞入嘴中咀嚼。
  宋穆已经哑然,觉得额头有汗珠冒出,可对方却是又摇了摇头,然后有些平淡的说道。
  “以前算,不过现在应当不是了。”
  到了这里,宋穆的脸上已经是哭笑不得了,心想对方说话能不能一次说完。
  不过说到这里,陶风明却也是看向了宋穆,两个人的眼神对上,宋穆只觉得这双有些肌无力的眼睛之中,竟然还有几分波澜。
  宋穆心念一动,此刻倒是觉得对方这等模样只不过是文人性格罢了,也没觉得过分不适。
  “我说完了,这下你明白了吧?”
  宋穆低头沉思片刻,此刻也是抬头重新看向对方,开口问道。
  “风明先生,所以你今天叫我过来就是为了收徒……”
  这么问着,陶风明似乎也是想起了什么,当下伸出一只手,伸到了宋穆的面前,宋穆看着对方白皙的手掌,有些不明所以,而对方则是开口说道。
  “把手放上来。”
  宋穆咧了咧嘴,不过见对方没有恶意,也是伸手握住。
  可就在这一刹那,宋穆只觉得自己脑海之中的东西有了变化。
  自己的念力在这一刻竟然被搅动了起来,一股温和的力量包裹了宋穆的脑颅,但是片刻后就消散不见。
  那力量来无影去无踪,留给宋穆的只有一个词,深不见底。
  如深渊般浩瀚恐怖的念力不知从何处探入,然后顷刻不见踪迹。
  而风明先生的手已经松开,此刻看着宋穆的脸上面带笑容。
  “我果然没看错,你才刚刚入秀才,念力水平却已经达到秀才境界巅峰了。”
  宋穆听到这句话,面露不解,
  陶风明则是继续说道。
  “你的念力很不同,我从没有见过有人在童生时期就有念力,而且在没有如何仔细的学习的情况下就能够使用的这么好。”
  陶风明这么说着,宋穆当下也是有些警惕,没准对方有些察觉了自己的秘密。
  但是对方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对着宋穆说道。
  “我能想到的原因就是你的祖先宋文荣,当初宋大儒也是登峰造极境,古今诗词,首首信手拈来,一身念力探查千里,甩手便是三五个异境,杀的妖魔退散,闻风而逃。”
  陶风明如此说着,似乎那些场景历历在目。
  宋穆听着一时间也入了迷,这位传奇的先祖,曾经在文朝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却不知为什么,仅仅七十岁便消陨。
  “我能够感觉到,你体内的文力和念力并重,念力甚至要更强一些。”
  这般说着,陶风明已经扭过身子看向宋穆,目光之中带着几分热切。
  “宋穆,有兴趣吗?做一个造境师?”
  “同着我学造境的本事,做一个世间最强的造境师。”
  说到这里的时候,陶风明的眼神已经和之前完全变了,他的眼中似乎爆发出无尽的光芒,似乎对此有着足够的自信心。
  宋穆见到对方这个样子也是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
  要知道,今天自己才算是真正的确立了做造境师的目标。
  却没想到,现在就有人给了自己实现这个目标的可能性。
  宋穆的心中不可遏制的跳动了一下,但是旋即又飞快的冷静了下来。
  一位强者对一位弱者伸出手,要他继承衣钵,这其中必定是有原因的。
  在这等文力昌盛的年代,大儒长生,强者几乎从不考虑一身绝学消散。
  陶风明见到宋穆没说话,当下也是面露了然,垂眸低头,声音这一刻竟然没了那一份慵懒,沉重的说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我只有一个要求,二十年内,帮我去取一样东西,还给陶氏诗宗。”
  “我这一身的本事,都将毫无保留的教给你。”
  陶风明如此说着,只见到一阵波动从其身上传来,那是进士的浩瀚威压,却比之任何进士都来的恐怖。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