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章 《三字经》构想

第一百章 《三字经》构想


  
  “大哥哥,你们都会读书写字吗?”
  晚间,点了一堆篝火的祠堂之中。
  从船上下来的一众船客此刻都在这里休息,百姓们自动聚在一边,宋穆等石阳县的文人则都在靠近祠堂大门的另一侧。
  而在这祠堂之中,此刻还有不少村里的小孩聚集在这里。
  他们穿着只遮到屁股的破旧衣服,身上脏兮兮的,不过一双双灵动的眼睛正看着宋穆等人。
  虽是晚间,但是荀夫子还是要求众人品读文章,待到夜深了再休息。
  而荀夫子自己则是在祠堂外和几个渔村的汉子交谈着,同时也注意着四周的情况。
  今日在得知了那件事情的原委之后,荀夫子便掏出笔,重新在那通文碑上描绘了一番,有了举人文力加持,这石碑的震慑效果又强了几分。
  不过荀夫子依旧是不敢掉以轻心,今日村民们所说的这件事情,其实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一次的妖物实力强劲,或许已经是个妖将。
  这等妖物,对于寻常百姓来说简直是天灾,对于宋穆等还不会使用文力的文人来说同样是个巨大的威胁,就是举人境界的荀夫子,此刻也得小心对待。
  石阳县的一众秀才们此刻还在府城岁考,这一次只是荀夫子将一众童生和新晋秀才送回去。
  这一路上的凶险,都要靠着荀夫子注意。
  宋穆正拿着本书看着,此刻听到一个小孩脆生生的声音,也将手中的书本放下,抬起头来,见到两个五六岁的孩子正看着自己,当下也是会心一笑,朝着他们招手。
  他们那童真的目光,让宋穆想到了家里的丫丫宋明微,此刻也是心头一软。
  
  宋穆从旁边的包袱之中掏出一小包东西,打开后里面是一颗颗指节大小的饴糖。
  那几个小孩见到这雪白的饴糖后一个个也是瞪大了眼睛,嘴里都不自觉的流出了口水。
  清苦山村里长大的孩子,整个童年也难得吃到几回这等甜蜜蜜的东西,故而此刻,一个个见着宋穆手中的饴糖,脸上的渴望之情毫不掩饰。
  见着宋穆再次招手,这几个小孩终于抵挡不住诱惑,当下走上前来,宋穆面带笑容,让他们伸出手来。
  “你们可都蒙学了?可曾识字?”
  这时候坐在旁边的孔宗也是饶有兴趣的抬头,开口朝着他们问了一句。
  那个为首的七八岁的孩童听闻面色有些窘迫,当下低头不语,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宋穆手中的饴糖,似乎以为要拿着饴糖还要先考教识字。
  宋穆也是往着几人看去,这几个孩童脸上都有些渴望,不知道是对宋穆手中的饴糖渴望,还是对读书的渴望。
  见到几个人纷纷摇头,宋穆和孔宗也是相视一笑,宋穆没再糊弄几人,捻起一块饴糖给到面前的小孩。
  几个小孩纷纷涌上来,一个个的朝着宋穆伸手,宋穆在他们怯生生的眼神之中将饴糖分发,然后朝着那个年纪最大的孩子问了一句。
  “村里没有夫子教你们读书吗?”
  那半大孩子抽了一下鼻涕,用衣角小心的包着那枚饴糖,然后才对着宋穆说道。
  “范爷爷年纪大了,这两年不教书了。”
  “范爷爷只教过我爷爷和爹爹。”
  宋穆听闻倒是愣了愣,然后才从半大孩子口中得知这位范爷爷竟然是村里唯一一个秀才。
  而这个秀才如今已经九十岁高龄,再教不了学生了。
  听到这话的宋穆也是默然,旁边的孔宗也是同样慨然的摇了摇头。
  “这小村庄太偏僻了,孩子们估计以后都是子承父业,不是农民,渔民,便是猎户了。”
  旁边的几个书生也纷纷点头,一个个也都是觉得有些遗憾。
  众人也有从农村出来的,但是再穷的村庄,也会想办法送有天赋的孩子出去读书,但是这处过分偏僻的村庄,已经带着一点与世隔绝的感觉,离他们最近的学堂,都有几十里的山路。
  孔宗还是有些不死心的追问,除了那个半大孩子会写自己的名字以外,其他孩子都是目不识丁。
  不过吃了饴糖的这些孩子此刻倒是与书生们打成一片了,当下纷纷求着书生们教他们写名字。
  这虽然打扰了大家读书休息,不过显然此刻一众童生秀才都是不顾了,竟一对一的教导了起来。
  就是那旁边跟着一起的一些船客,此刻也是面露渴望,也有人过来求着书生们教他们写名字。
  可就是写名字,当下也难住了不少人。
  众人这么学着的时候,宋穆当下却是看向最近的那个大男孩,当下开口问了一句。
  “你们会唱童谣吗?”
  听到宋穆这么说,那个半大孩子最先回应,然后不等宋穆再说些什么,他们便缓缓的唱了起来。
  “杨柳儿活,抽陀螺。”;“杨柳儿青,放空钟。”
  “杨柳儿死,踢毽子。”;“杨柳发芽,打拔儿。”
  ……
  “大星大星天上落,放青芒,碰地动,引得地上是飞龙。”
  “大人大人地上起,荡文光,封妖魔,杀得天下没了虫。”
  两首童谣,不算悦耳,但是朗朗上口,几个小孩在这一刻都是跟着唱了起来,而且一个个声音洪亮。
  这热闹的场面顿时将在外面的荀夫子等人都吸引了过来,几个村庄汉子上来制止,宋穆等人摆了摆手,只是让孩子们停下了歌唱,但还是让几个小孩在这里玩耍。
  而这时候的宋穆却是满是有些期待的看着面前的孩子们。
  孔宗也注意到了宋穆的神情,当下也不知道宋穆在想着些什么,便是靠近了一点,开口问道。
  “宋兄,你是有什么想法了吗?”
  宋穆扭头看着对方,当下目光也是有些沉思,而后也是面带微笑地对着孔宗说道。
  “孔兄你是几岁开始识字的呢?”
  孔宗回想了一下:“记不清了,但是很小的时候便开始了。”
  宋穆又继续问道:“那那时候识字容易吗?”
  孔宗笑着摇了摇头:“很难,记得那时候一天学十个字,学不出来的,父亲就要打我手心。”
  想到这里的时候,孔宗的脸上带着几分感慨和怀念。
  宋穆当下也是点了点头,孔宗旋即饶有兴趣的看向宋穆,开口问道:“难道宋兄对教小儿识字有些想法?”
  宋穆点了点头,目光看向那几个孩童,当下也是开口说道。
  “你看他们这般识字,很是艰难,但是一说起童谣,他们唱的欢快,还知道其中的意思。”
  宋穆这般说着,其实脸上的表情已经带着一些期待。
  这一刻,宋穆想到了《三字经》。
  这本是南宋进士王应鳞所写的三字韵文,对方可是官至太常寺主簿,乃是主管礼教的官员。
  这等文人写出来的东西,质量自然不必多说。
  相比于《千字文》,《三字经》可谓是朗朗上口,其中又是有不少的经典故事,总而言之,十分适合小孩子启蒙。
  宋穆也是看到了这些孩童才想到了这件事情。
  只不过这《三字经》其中的内容或许要做些改动,之后就算自己想要写出来,也是需要好好打磨一番的。
  不过听到宋穆说话的孔宗此刻却是很有兴趣的看着宋穆。
  “这倒是一个好想法,用童谣教学,寓教于乐,或许真的是有所不同。”
  “如果真的能编出来用于孩童读书识字,那将是一份大功绩!
  孔宗这般说着,脸上满是兴奋。
  但是两人还没有交谈多久,突然便听到祠堂外面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那家伙来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