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零二章 黄头白身断尾妖

第一百零二章 黄头白身断尾妖


  
  那吱吱声从不远处忽然传来,声音开始很小,但是逐渐变得密集刺耳。
  祠堂之中的众人都立刻被这东西吸引了,而当下便有人有些愣神的发问。
  “那……是什么声音?”
  这般问着,众人的脸上都有些害怕,几个秀才此刻更是加快速度往这通文碑之中灌入文力。
  宋穆和孔宗此刻已经走到了祠堂门口,两个人都朝着那外面的黑暗之中看去,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的神情都显得有些凝重。
  “这声音听得有些奇怪,难道是……那妖怪?”
  孔宗当下在宋穆旁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宋穆当下点了点头,也是小声的对着孔宗说道。
  “孔兄,《文力》金册你应当也已经有学过了吧?”
  孔宗点了点头。
  “家父很早之前便让我背诵,这几天我也用了用。”
  宋穆顿时点了点头,再次对着对方小声的说道。
  “那你先去准备笔墨纸砚。”
  孔宗点了点头,却又是看着宋穆,开口问道:“那你呢?”
  宋穆则是直勾勾的盯着外面,当下小声的解释道:“我先找一找那家伙的位置。”
  听到这个回答孔宗顿时恍然大悟,他忘了宋穆还有念力这等玄妙的存在。
  孔宗扭头去打开书箱,在上面摆上笔墨纸砚开始准备写诗,而宋穆此刻已经闭上眼睛,将脑中的念力放了出去。
  朝着祠堂外面扫视了一圈,宋穆将念力逐渐凝聚,朝着几处地方扫视过去。
  那都是声音传来的地方,但是随着宋穆的念力扫过,那里却是空无一物。
  宋穆咬牙用念力又多扫了几遍,最后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此刻心中也是有些紧张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那妖怪过来了,还这般难以被探查到,那这事情就有些不妙了。
  宋穆的神情十分的严肃,而另一边孔宗已经在几个书生的协助下摆出了几个箱子,上面都放好了纸墨。
  祠堂之中的众人此刻都看着这些书生的动作,一个个表情也是有些不明,倒是那垂垂老矣的范老祖此刻坐在躺椅上说了一句。
  “当场书写诗词,看来这妖怪有些难办啊。”
  众人听到老祖这么说,当下也显得有些慌乱,几个孩子都跑到父母怀中,此刻脸上都是恐惧之色。
  准备好了的孔宗当下则是喊了一声宋穆。
  宋穆扭过头来,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十分的严肃,与对方一同在书箱前站定,然后开口说道。
  
  “先写几首战诗备用。”
  孔宗心领神会,当下拿着裁成纸条的纸张开始书写。
  而其他的书生此刻也是惴惴不安的看着孔宗和宋穆。
  宋穆同样弯腰提笔,不过此刻写出来的则是自己的诗词。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一首《乌江》顷刻而成,上面就立刻有文气显现,这是宋穆这个原创作者才能够有的待遇。
  而这等情况出现,就是那半躺着的范老祖此刻也是睁开眼睛看着。
  “竟然是自己原创的诗词,这小娃娃厉害。”
  其他人此刻也是看着宋穆,那些村名和船客此刻都是一个个面露喜色。
  毕竟在他们看来,这等文人在场,应当能够应付这等局面。
  宋穆没有停笔,当下又是写了两首,都是自己的《乌江》和《修行偈颂》,不过如今都还没有用出来。
  门外的响动这时候再次传来,宋穆也是猛然抬起头,和正在书写的孔宗对视了一眼,当下纷纷朝着后面的秀才们喊道。
  “护住祠堂!”
  听闻此话的邵乐等人此刻都是咬牙继续释放文力,而宋穆和孔宗已经走到了祠堂门口。
  “那家伙在哪?”孔宗朝着宋穆问道。
  “不知道,我找不到它的位置。”宋穆则是摇了摇头,此刻也是一脸严峻的看着门外。
  “那家伙不惧怕通文碑吗?按理来说整个村子都会在通文碑的庇佑之下啊。”
  “不清楚,这东西,没准有什么奇异的手段。”
  而门外,那响声此刻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朝着祠堂而来。
  宋穆再次放出念力,此刻干脆豁出去了,整个念力朝着周围五十米的距离飞快的探测出去,而就在这一刹那,宋穆脸上一喜。
  宋穆扭头看向祠堂门外远处的一个牛棚,此刻惊喜的朝着孔宗喊道。
  “找到了,就在左边!”
  宋穆伸手指着,大声的说着,同时手上的一张文纸已经激发,当下抛了出去。
  涌动的文气在宋穆文力的勾动下迅速的涌动起来,顷刻间便将那张文纸消蚀的一干二净,与此同时,一个淡淡的虚影出现在祠堂门前的地面上。
  那是一个高大的汉子,此刻他手中握着长刀,袒胸露乳,朝着外面发出一声嘶吼。
  但是也仅仅是一道虚影,宋穆的文气不足以支撑这个虚影变得更加凝视。
  不过宋穆知道,这道虚影,应当就是项羽。
  旁边的孔宗此刻也是扔出一道文纸,文纸上有火焰升腾,顷刻间化作几个火球朝着宋穆指着的那位置而去。
  下一刻火光乍现,那吱吱的响声没了动静,不过宋穆却是眉目一凛,当下手中一动,那道白色虚影便朝着黑暗之中扑去。
  一道不属于宋穆文力的波动传来,宋穆和孔宗的脸上都这一些吃惊,此刻更是将手中剩下的文纸再次抛了出去。
  股股清风涤荡,又是虚影凝结,纷纷朝着黑暗之中扑去。
  祠堂之中人们此刻已经是惊叫连连,秀才们拼尽全力往着通文碑送去一道道文力。
  “宋穆!当如何?”
  孔宗用完了手中的文纸,朝着宋穆喊了一句。
  宋穆也掐出了手中最后一张文纸,见着那虚影在黑暗之中与不明的东西缠斗,但是显然已经落於下风,当下也是扭头走回祠堂。
  “继续写,一直等到夫子回来!”
  宋穆这般说到,当下再次提笔,写出一首《乌江》后却是顿了顿手,自己的诗词要么杀伤力不够,要么需要海量的文力来支撑,此刻这等战斗,必须要有更好更快的方法。
  宋穆转念一想,从脑海之中搜刮了几首之前孙秀才教导的诗词,此刻开始落笔。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雪纷纷,死节冲来岂顾勋。”
  节选高适的《燕歌行》,诗词落成,宋穆甚至没有犹豫,就立刻走到祠堂门外引动放了出去。
  刀光剑影顿时在门外涌动,阵阵杀气涤荡开来。
  可黑暗之中那吱吱声却依旧没有停歇,宋穆再次发动一张文字,就要往回继续写诗词,可那时候正抬头的孔宗却是朝着宋穆大喊了一声。
  “小心!”
  宋穆心头一惊,只觉得后脑勺有什么东西扑了上来,脚步一顿。
  可就在这时候,宋穆只觉得周身突然发热,浑身汗毛竖起,然后一股剧烈的波动席卷而出。
  那是杜圣赐予宋穆的浩然正气!
  波动荡开,那黑暗之中传来一声尖锐的惨叫嘶鸣,这时候孔宗已经打出一个火球,便终于看清楚了黑暗之中的东西。
  那是一只断了尾巴的,黄头白身的,黄鼠狼。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