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零三章 先祖真迹

第一百零三章 先祖真迹


  
  那妖物的形象此刻落入宋穆的眼中,宋穆脑中就像是有一道惊雷闪过。
  这断尾妖物,不就是之前在浅田镇碰到的石壁妖……
  “宋兄!”
  孔宗见到那妖物退散,此刻连忙冲上前来,查看了一下宋穆的情况,见到宋穆无恙,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此刻宋穆则是面露惊色的扭头朝着孔宗问了一句。
  “孔兄,你见到那家伙的样子了吗?”
  孔宗此刻也是捏着文纸,眼神严肃的朝着宋穆点头。
  “是之前出现在浅田镇的那妖物?”
  此刻也有其他秀才走了出来,也想起了那件事情,脸上也带着几分惊讶,不可置信的说道。
  “那妖怪难道逃到这里来了,还在这里作威作福?”
  “那它上一回刚刚被夫子给斩了尾巴,此刻怎么还敢这么凶悍嚣张?”
  宋穆听闻却是顿时摇了摇头,恍然大悟的看向众人。
  “或许就是他察觉到了是夫子的气息,这才做出了这等疯狂举动。”
  宋穆重新扫视着外面,此刻心中也是有了定论,这黄鼠狼妖,一定就是那当初在浅田镇从夫子手中逃脱的妖物。
  对方不知如何来到此处作威作福,而且凶性更甚。
  而今日夫子放出了几道文力,那熟悉的文力让这妖物瞬间就警觉了起来,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妖物敢这么疯狂上来挑衅也是解释的清楚了。
  只不过那妖物显然很有智慧,知道打不过荀夫子,便设计狠狠的耍了一次荀夫子,而且用了调虎离山之计,转而将目光放到了宋穆这些秀才身上。
  至于之前它在外面试探了这么久,或许就是担心自己这些秀才的武力,但几番试探之下,这黄鼠狼妖赫然发现真正的威胁只不过是宋穆和孔宗,顿时胆子就大了起来。
  但是它千算万算,没想到宋穆体内还有一道浩然正气。
  这道属于半圣的文道之气,对妖魔的杀伤自然是毋庸置疑,那妖物吃了这么一个暗亏,此刻也是重新躲进了黑暗之中,或许没有就此善罢甘休,反倒是在伺机而动。
  宋穆想通了这一切,此刻心中也是有了几分底气,或许再等一会儿,荀夫子便也能回来了。
  只不过在这之前,自己等人面前还是一场硬仗。
  那浩然正气还能激发几次宋穆不得而知,而且今日若是让这妖怪察觉到不对先逃了……
  
  那等自己等人走了,这小村落连一战之力都不存在。
  宋穆几人都退回祠堂之中,此刻好几个秀才都上来书写诗词,虽然是;临阵磨枪,但是在宋穆和孔宗的教导下也是立刻有模有样。
  所幸这一次石阳县新晋秀才数量极多,不然这支撑通文碑和书写诗词,众人或许会捉襟见肘。
  祠堂内外似乎陷入了短暂的平静,甚至连聪明鸟叫狗叫的声音都不存在。
  只有篝火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的传来。
  那黄鼠狼妖慑于通文碑对祠堂的保护,还有宋穆那奇异的气浪,此刻依旧按兵不动。
  祠堂里的众人此刻毫无睡意,只是不断的扫视着四周。
  宋穆几人紧赶慢赶,终于再次写出十几张文纸,皆是一些战诗,此刻都放在宋穆和孔宗的手上。
  “夫子究竟被那家伙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孔宗看着祠堂外面,此刻也是皱紧眉头问道。
  宋穆再次放出念力探查了一遍,不过再没有寻到那妖物的踪迹,似乎在遭受了宋穆的意外一击之后,此刻已经潜伏到了黑暗深处。
  可是还不等宋穆松口气,那妖物的攻击悄然而至。
  那是一股臭不可闻的黄雾在这时候朝着祠堂而来,在祠堂周围火把的照耀下依旧清晰可见。
  “大家小心!”
  宋穆立刻发出警告,大家也自觉的朝着祠堂深处而去,但是祠堂也就只有那么大,几百号人此刻涌入其中,已经让这里很是拥挤。
  宋穆和孔宗已经站在门口,将手中的几张文纸抛了出去。
  一道道的光芒打入那黄雾之中,也有秀才学着上来帮忙,几个人使出手段纷纷用了出去,那黄道雾被逼退了不少,不过那股臭味还是不断上涌。
  与此同时,那吱吱的声音再次传来,此刻来到宋穆的耳中,就犹如一番嘲笑,十分的刺耳。
  不过宋穆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因为已经不剩下多少文纸了,而且大家的文气也消耗的厉害。
  众人的脸上此刻都有些苦笑和不知所措。
  而那黄鼠狼妖此刻已经再次发动了攻击。
  只见到一道黑影从那黄雾之中冲出,下一刻就直接朝着宋穆等人而来。
  孔宗喊了一声小心,宋穆已经率先一步扔出一张文纸,文字瞬息而成,一道虚影挡在宋穆面前,帮助宋穆化解了这个危机,但也立刻溃散消失。
  这黄鼠狼妖似乎也在这时候用出了真本事。
  几个秀才也纷纷出手,虽然打出了绚烂的攻击,但是显然还是不够。
  “没有文纸了!快继续写!”
  孔宗当下喊了一声,宋穆将手中的一张文纸用了出去,将另外两张塞入孔宗手中,然后立刻扭身,当下掏出怀中的镇妖笔。
  这一次,宋穆准备写出自己的那两首词。
  可是刚刚提笔,宋穆却是突然发现自己的衣角被扯了扯
  扭过头,宋穆便见到一个扎着总角的小女孩,此刻正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见到宋穆低头,对方伸出了小手。
  那小手之中,是一块已经发黄的绢布。
  宋穆目光看去,小女孩脆生生的说道:“大哥哥,这是我们太爷爷给你的文纸。”
  宋穆有些诧异的伸手接过,打开一看,绢布上面竟然是一首战诗。
  “重峦遮红翠,层云蔽白芒。”
  “溪桥涨碧波,屋树落黄花。”
  “不闻杯酒浊,但觉身乍寒。”
  “一日清风来,扶木化金乌。”
  细长的绢布已经发黄,不过绢布质量上乘,上面的诗词保存完好,而上面的每个字字体更是十分的苍劲有力。
  宋穆只是打开一观,便觉得这几个字的字尾都闪过锋芒,这一看,便不是寻常的东西。
  “《云日》。”
  宋穆喃喃的读了一句,抬起头,朝着那祠堂中央的通文碑旁看去,那面容苍老的范太爷此刻也看着宋穆,当下似乎明白宋穆的意思,开口说了一句。
  “这是范某年轻的时候偶然得到的一首诗,乃是作者亲写的原创诗,如今,便就让你一展威力吧。”
  宋穆听闻,此刻却是心头振荡。
  因为这首诗下还有一个署名,那上面的名字是“宋可第。”
  宋可第,这个名字,此刻宋穆刚刚就感觉无比的熟悉,此刻终于想起来了这究竟是谁。
  这是宋家最后一位进士。
  一百年前,对方进士及第,而后在福建做官,最后也安葬于福建。
  这位先祖,就是石阳文脉宋家最后的一次高光时刻,如今宋穆的行囊之中,还装着对方的一本《福建游记》。
  宋穆万万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够在这小渔村之中,遇到祖先的诗词真迹。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