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零四章 诗词发威

第一百零四章 诗词发威


  
  宋穆此刻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暖流涌动,而范太爷也是朝着宋穆细细诉说了一番由来。
  “那还是我十七岁时,与族叔去过一次福建,在一次求雨诗会之上,我做了一首才气四斗诗,知府大人对我赞赏有加,就亲手写了这首诗送给了我。”
  范太爷这般说着,神情却是有些顿挫。
  “可惜我十六岁入秀才,这一辈子却是就此只做了个秀才,枉负了这位大人的厚望。”
  “我太老了,已经没力气催动这首进士原作诗词,如今你催动起来,或许能有举人一击的威力。”
  范太爷动容的说着,此刻还有些激动,当下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而宋穆已经紧紧攥住了手中的纸张。
  这如今白发苍苍的老者,曾经也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在那个对未来充满期待的岁月之中,受到了别人的崇敬。
  对方的一番话,仿佛穿越时空隧道,这一刻,宋穆仿佛看到了曾经无限荣光的宋家,无数的文人大吏,贯穿在整个文朝之中。
  那一刻,血脉的涌动让宋穆心中愈发心潮澎湃。
  身后,祠堂外再次传来那黄鼠狼妖吱吱的声音,孔宗已经朝着宋穆大声呼喊。
  不同的声音此刻回荡在宋穆耳边,宋穆抬头仔细看了一眼坐在竹椅上的范太爷,当下恭恭敬敬的弯腰拱手。
  “老先生,多谢您了。”
  说完,宋穆摸了摸面前小女孩的头,然后笑着转身。
  那一刻,文力从宋穆的手掌之中涌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灌注入那张苍黄的绢布之中。
  下一刻,在范太爷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宋穆手中的绢布文纸,就像是终于被激活一般,无数的文气从四周聚拢而来,在宋穆的身边疯狂的涌动。
  文气如狂风般席卷了整座祠堂,浓郁的文气将宋穆重重包裹。
  此刻的宋穆,如同一个从文气之中踏浪归来的少年,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就是那范太爷此刻也是看着宋穆,脸上也带着无比惊诧的表情,愣神的喃喃自语道。
  “这……这娃娃,究竟是什么来头?”
  旁边一个秀才此刻扭头看着对方,当下也是神情肃穆的说道:“老人家,你或许不知道,这宋穆……”
  “可是来自我们石阳县传承最悠久的文脉,他是石阳宋家的第十七代长孙。”
  “石阳宋家?”范太爷听到这句话,此刻深陷皱纹之中的一双眸子之中满是神采,似乎又勾起了他心中的一份回忆。
  “石阳宋家,可就是那位宋大人的血脉?”
  “老先生,您说的是?”
  “曾经的福州知府宋可第。就是他将那首诗赠与给了我,这位大人曾经说过,他是江南西道石阳县人士。”范太爷缓缓说着,那秀才面露了然。
  “那便是了,石阳县的宋家文脉,只有这一条。”
  此刻听闻,范太爷的脸上也是有几分动容,更是喃喃自语的说道。
  “难怪,难怪,没想到这冥冥之中,我竟然能够与那位大人的后代子孙在这里见面。”
  “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此刻转身的宋穆只感觉自己体内的文力正在疯狂的涌动,仅仅是片刻,便觉得自己右手之中抓着的不是一张绢布。
  而是一团烈火。
  文力文气疯狂的朝着其中涌入,更像是风助火势,越烧越旺。
  就连看到宋穆这般样子的孔宗,此刻都是不自觉的停下了动作,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打量着。
  宋穆抬眼与对方对视,然后手握这团烈火,缓缓迈过了祠堂的门槛。
  那吱吱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宋穆的念力文力同时涌动。
  念力疯狂向着外面散溢,也朝着手中的文纸疯狂的灌入。
  而就在那一刹那,甚至是在宋穆都没有察觉的时刻,宋穆怀中的那枚玉戒开始变得流光溢彩,而也就是在那一刻,那凶猛的念力似乎找到了方向,开始与文力一同涌入了这张枯黄的文纸之中。
  宋穆每迈出一步,便觉得面前的天地突然开阔了几分,而身后的祠堂,已经急速远去。
  瞬息间,异境已成!
  “一日清风来,扶木化金乌。”
  宋穆轻轻的吟唱出这首诗词,这首进士原作诗词,此刻在血脉子弟的带动下,所焕发出来的强悍威力令人难以置信。
  这就是被天下文人所追崇的境界。
  父死子继,诗词千千万万代永流传!
  天下诗宗,就是因此才愈加繁盛!
  一首诗词带动起了磅礴的异象,仅仅是片刻,这片天地之间,竟然就只剩下了宋穆和那黄鼠狼妖。
  这是宋穆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到这家伙的长相。
  黄头白身,一只黄狗般大小,看起来有些诡异,那硕大修长的尾巴断了一大截,此刻尖细狭窄的面容上,一双恶狠狠的眼睛正瞪着宋穆。
  它在这一刻犹豫了。
  虽然有妖将的实力,但是它也知道柿子要挑软的捏,这也是它这上百年来,一直在用的伎俩。
  它打不赢那个有妖帅实力的人类,就将目光放在了这个村庄之中。
  它试探了很久,才感觉这些有着妖将境界的文人没什么威胁。
  就这样,最后它才做出了决定,要杀了这些家伙,用这些人类的精血来为自己存贮力量,以报自己断尾之仇。
  可是还没等这一切顺利进行下去,面前的这个家伙却是给了自己迎头一击。
  他身上竟然有一股灼热的气息,那气息甚至可以穿透自己的攻击,无视自己的化身,仅仅是片刻就把自己荡开。
  那一刻它心中也打起了退堂鼓,但是想想那条再也回不来的尾巴,怒火冲破了一切。
  可是这一刻,当看到那身具怪力的少年出现在面前,还有他手中那团集聚着恐怖力量的不明物体,它心中又有些恐惧了。
  他的手中有火焰升腾,那火焰,也同样在他的眸子之中升腾。
  它害怕了,想要退却,可是那一刻,周遭彻底的变化了。
  这里明明就是那祠堂,可是祠堂在无限退去,而面前的土地,却是在无止境的延伸。
  而那个少年,已经走到了这个场地中间。
  “你不应该伤人。”
  低沉的声音从宋穆的口中说出,黄鼠狼妖此刻抬头看去,见到对方咬牙切齿的面孔。
  “更不该试图伤害我的同伴!”
  话音落下,只见到对方手中的那团火焰更加升腾,似乎已经完全抓不住了。
  他的衣袍的被鼓动,右手高高举起,垂落的衣袍下露出一截修长纤细的胳膊。
  而在他的手上,那团火焰,正熠熠生辉。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