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零七章 叔侄再聚

第一百零七章 叔侄再聚


  
  待到荀夫子通知众人下船的时候,一众书生都换上了华服,十二个秀才各个生员服加身,仅仅是片刻,众人在气势上便立刻有了不同,就是那些同行的船客,此刻眼中的神色也变得更加的恭敬。
  船东也是笑呵呵的,不过却平白有了几分苦恼,喜的是自己的这艘船能够一次装载十二位秀才,是一件足够在外人面前吹嘘的事情了,苦恼的是这船上的读书人在这里全部下去了,接下来的江道,就像是失去了一层保护的屏障。
  宋穆等人这时候从船上下来,码头上已经开始忙碌的船夫此刻正抬头看着这些读书人,一个个都是直起了腰板,顿时有些目瞪口呆。
  而很快,东城门上传来擂鼓声,然后城门开始缓缓打开。
  一队队的兵士从其中走了出来,而在他们的身后,还不断的有锣鼓声响起。
  这个清晨的石阳县城东城墙周围,似乎在一瞬间就变得热闹了起来,城内城外许多人都听到了声响,此刻也是面露不解。
  不过很快就有官差开始满城宣扬。
  “石阳县参加院试的学子们回来了!”
  一句话顿时让整个石阳县城都沸腾了起来,更是有无数的读书人此刻纷纷出门,往着东城墙而去。
  若是在往年,是绝对不会有这等情况的,但是今年的院试,石阳县的成绩实在是令人惊喜。
  十二个秀才,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年来,石阳县第一次在一场院试出现两位数的秀才数量了。
  要知道这一府之地,人口百万,三年两场院试,能出现的秀才也不过一百三四十人。
  而石阳县在十个县城之中,竟然在一场考试之中就拿下了十分之一的人数。
  对于文风一向孱弱的石阳县来说,这一次可谓是彻彻底底的扬眉吐气。
  当初消息传回来的时候,石阳县大大小小的官员百姓都是喜出望外。
  而更加令人惊喜的是,这一次吉州府院试的案首,竟然也出现在石阳县之中。
  几个好消息叠加,整个石阳县这些日子几乎都是喜上眉梢,而今听闻赴考学子归来,也是顿时让人欢呼雀跃。
  官差的锣鼓声在整个石阳县城之中敲响,正准备出门做工的宋良达也是在街头听到这个消息,当下更是拽着一个官差的衣袖连连确认。
  “宋二爷,错不了了,这是县令大人发的命令,如今全县的官员都在东城墙码头呢!”
  那官差见到一脸恍惚的宋良达,此刻也是温声笑道,毕竟如今城中谁不知道宋良达的大侄子宋穆可是这次院试的案首。
  如今的宋穆,在城中读书人之中可是颇有些威望,是被看做下一位石阳县举人,进士的存在。
  听得官差这么说道,宋良达也是连连拱手,脚下脚步已经忍不住了,当下发狂了似的朝着家中跑去。
  不多时,宋良达一家三口就连忙往着东城墙而去。
  而在东城墙下,此刻宋穆等人已经纷纷站定,在荀夫子的带领下,正站定等待着金昌武等人的到来。
  不多时,金昌武和石阳县的官吏便已经来到了前面,只有教谕大人还在府城,为岁考保驾护航。
  金昌武穿着一身红袍从城门处急急走来,此刻脸上满是喜悦,见到宋穆等人,当下步伐又快了几分。、
  “向诸位告罪了,本以为昨日你们便能到来,如今却没能十里相迎。”
  金昌武走上前来,当下朝着众人纷纷拱手,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喜悦,此刻目光扫过荀夫子身后十几个穿着生员服的秀才,脸上更是乐开了花。
  众人自然没觉得金昌武没兑现诺言又能如何,父母官大人一早便能够出来码头相迎,已经是让众人受宠若惊了。
  此刻众人也是纷纷朝着金昌武行礼,荀夫子则同样是满脸动容的朝着金昌武开口说道。
  “卑职幸不辱命,此次院试人员无恙,且中榜十二人,位居吉州府之首!”
  听到这句话的金昌武当下更是哈哈大笑,那满脸的畅快毫不掩饰。
  “好好好,夫子真是辛苦了,这次的院试,我们石阳县也算是大出了一口气,不单单是吉州府,就是周边的几个府,一县能出十几位秀才,那也是凤毛麟角!”
  “今日我在迎客楼摆宴,所有人都要来!”
  金昌武大手一挥,众人的而脸上也满是笑容,而这时候金昌武又是扭头看向场中的众人,当下目光停留在了站在荀夫子身旁的宋穆,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了几分。
  金昌武走上前来,此刻打量了一番宋穆,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宋穆,你这般才是个翩跹公子,不错不错!”
  宋穆自然是笑着拱手,此刻石阳县大大小小的官员也上前,一个个也是面带笑容,在看到宋穆的时候,眼睛也瞪大了几分,似乎是要记住宋穆这一号人物。
  而码头上的人也聚的越来越多,此刻还有官差请来的队伍开始擂鼓助威,场面热闹至极。
  石阳县依旧还是半戒严状态,宋穆等人简单的验血后,便也往城中走去。
  刚刚通过厚实的城门洞,宋穆就听到一个激动的声音在一旁的街道上响起。
  “穆哥儿!”
  那声音激动之中带着颤抖,欣喜之中带着感伤,宋穆连忙抬头,循着声音望去,见到矮壮的二叔此刻正抱着丫丫站在人群之中,旁边的二婶也是朝着自己挥舞着帕子。
  宋穆脸上为之一动,当下也提动生员服,直接往着送宋良达的方向而去。
  待到宋良达面前,宋穆的眼眶也有些通红,当下拱手屈膝就拜。
  可这一次宋良达已经先冲了上来,叔侄俩相互抱在了一起,宋良达强行拉住要下跪的宋穆,当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宋穆。
  
  “好好好,穆哥儿,回来了就好啊。”
  这般说着,宋良达的脸上是又喜又悲,一双手摩挲着宋穆的衣袖。
  “这生员服穿在穆哥儿身上真合身,咱们老宋家……可算是又有秀才了。”
  宋良达说的动容,更是忍不住的流泪。
  “大哥泉下有知,也一定会高兴的,你爷爷,太爷爷,都会高兴的。”
  宋穆此刻听着宋良达几乎带着哽咽的声音,也是面色动容的说道。
  “二叔,宋穆一定不负祖宗期望,今后一定考取功名回来!”
  宋良达听完这句话当下放声大哭,似乎要在这一刻释放出之前的种种憋屈。
  朱氏此刻也抱着丫丫走了上来,两个人当下都抱着宋穆痛哭,八九岁的丫丫不明所以,只是瞪大着双眼看着面前这个抹着眼泪,但又变得更加帅气的大哥。
  旁边此刻有官差上来维持秩序,几人虽然在大街上痛哭,却也没人觉得不合适,因为此刻这条街道上,不知道几个秀才此刻正抱着爹娘痛哭。
  那是喜极而泣,这是他们的权利,他们寒窗苦读这么多年,直到今天,才终于能够被称作文人了。
  在他们的旁边,无数的百姓此刻也是面露艳羡,更是连声恭喜,尤其是宋穆周边,更是围聚着不少的百姓,这几天的宣扬,他们早就知道宋家出了个案首,这等秀才第一,在县城之中已经是香饽饽的存在。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