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零八章 立宏愿,大摆宴席

第一百零八章 立宏愿,大摆宴席


  
  几人在这大街上痛哭了一场,宋穆当下也是扶着宋良达来到了一边,孔家的仆人上来帮忙照顾,宋穆放下行礼,便又回到队伍之中,此刻在官差开路下一路往北城墙而去。
  回到县城,自然也要祭拜一番,宋穆等一众才子,便是要去北城墙登文阁叩拜,告慰石阳县先贤文人。
  宋穆等人跟着金昌武一路登上了北城墙,众人在此重新整理了一番,然后在旁边官员的宣读下缓步上前。
  登文阁下,入目就是那块硕大的铜碑,上面镌刻着宋文荣的文章。
  金昌武在此弯腰拱手,身后的秀才们也跟着拱手,再一步一拱手的往上。
  来到登文阁前,此刻已经有小吏给每个秀才分发瓷碗,碗中倒着澄澈的酒液,在金昌武的一声高呼之后,众人纷纷将酒液洒下。
  再然后,便是秀才一一上前行礼,宋穆走在最前面,此刻恭敬的行礼完,站在一侧,从这被加高的北城墙上往四周看去。
  如今的石阳县城,在遭受了之前的袭击之后飞快的修葺,城墙也加高了不少,已经有些富庶地区城池的模样了。
  宋穆还能看到不远处的县学似乎也有所变化,一座还未刷漆的原木阁楼在县学屋顶上落成。
  待到做完这些仪式,金昌武当下也没留下众人,只是交待了一句晚间的宴席,便让众人回家。
  毕竟各个秀才回家,还要祭拜祖宗。
  宋穆也是连忙下了城墙,和金昌武,荀夫子告别,来到城墙下从孔家仆人口中得知二叔已经回了家,当下也是和几位同砚告别,匆匆往家而去。
  不多时,宋穆便来到了宋家宅院所在的胡同,而此刻的这里却是无比的热闹。
  此刻这里正有许多的百姓堵在胡同之中,一个个都挪动着身子往前走,而且还有不少衣着富贵的人家手中提着礼物,也往里挤来。
  宋穆当下看的有些咋舌,而这时候旁边却是响起一个声音。
  “宋贤侄,你回来了?”
  这声音一响起,周边的人纷纷看了过来,宋穆也看向那声音出处,发现是林博叔,当下也是连忙笑着拱手。
  “是的林叔,县令大人让我们回家与家人团聚。”
  这般说着,周边的人此刻却是立刻围了上来,甚至颇有几分哄动的模样。
  他们都纷纷看向宋穆,此刻打量着宋穆这位秀才,一个个脸上乐开了花。
  “原来这就是秀才公啊。”
  “你才来不知道,可不仅仅是秀才公,还是案首!案首是什么,秀才第一!”
  “那是,这没准过两年,人家就是举人了,到时候就要叫举人老爷了!”
  几个汉子开口说着,他们身边的婆娘却是一个个眼中放光,当下就冲了上来,一边和宋穆行礼,一边高兴的开口问道。
  “秀才公今年几岁啊,生辰八字是多少啊?”
  “我家小女豆蔻年华,从小识文断字,最配秀才公嘞。”
  “呸,麻婶你别在这胡说,秀才公以后前途无量,哪里看得上你家的小女子。”
  几个人中年妇女七嘴八舌的说着,此刻纷纷涌了上来,宋穆退无可退,那一脸唾沫星子都快飙到脸上了。
  宋穆苦笑连连,只能朝着周围拱手,还好林博叔眼疾手快,当下扯着宋穆进了他的院子。
  “大家伙消停点,人家秀才公还要回家祭拜祖宗,待到完事了,大家再说话也不迟!”
  林博叔朝着外面这么说了一句,连忙关上了院门,然后伸手指了指一旁的院墙。
  “贤侄,快回去吧,你二叔早就摆好了香案,可就等着你嘞。”
  “谢谢林叔了。”宋穆感激的点头说道,然后扭头站上了旁边的柴垛。
  翻身跳入自己的院中,此刻院中也坐着好几个人,宋穆一一扫过,似乎是和自己家沾亲带故的亲戚。
  他们见到穿着生员服的宋穆竟然从一侧翻越过来,当下也是连连惊呼,有人还起身要和宋穆说话,不过宋穆只是微微拱手,就往着正屋而去。
  正屋之中,二叔已经焚香摆上了祭品,宋穆到来的时候,朱氏已经拉着宋穆往里。
  此刻这正屋之上,墙壁上挂着几幅画像,桌案上还摆着一排牌位,宋良达已经起身拉着宋穆到面前跪下。
  宋穆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上香之后,也看着那几张画像。
  旁边的宋良达眼睛还有些通红,不过也是帮着宋穆解释了起来。
  “这中间的是咱们宋家老祖,第一位进士,宋行知。这第二位,是宋文荣老祖,这最后一位,是宋可第,是咱宋家最后一位进士……”
  
  宋穆听到这几个名字也是心头一震,此刻细细看去,这几人的面容都十分宽厚,更带着威严,个个身着红袍,在朱砂颜色的衬托下,更是意气风发。
  而旁边的宋良达却是感慨的摇了摇头。
  “我们宋家十七代,本来代代都有画像,请的都是大画师作画,可当初你太爷爷从豫章府回来的时候,就只带着这些,那剩下的,还留在那里的祠堂之中。”
  “可那里的宗祠如今还被歹人占着,你太爷爷,爷爷,父亲的画像,到死都没画像留下,也没能挂进咱们宋氏宗祠。”
  这般说着,宋良达的脸上更有几分动容。
  “都怪你二叔没用,连个祠堂都夺不回来。”
  宋穆此刻则是抿着嘴巴,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画像和排位,当下也是在心中立下了宏愿。
  今后势必要更加努力,让这些画像重新挂会宗祠之中。
  那所谓弃家子夺正统的事情,自己也要一并讨回公道,以全父亲的遗愿。
  宋良达说完,当下也是上了一炷香,这才拉着宋穆出来,收拾了一番对着宋穆说道。
  “不说这些了,今天你回来了,光耀门楣!”
  这般说着,院中此刻已经传来一番动静,当下有人大声的喊着。
  “宋二爷,咱们这家伙事带来了,你倒是出来说说怎么弄啊!”
  宋穆听闻不解,而宋良达已经先一步走了出去,爽朗的笑了两声,朝着院中三个壮硕的汉子说道。
  “咱们今日开流水席,就在这胡同里,从头摆到尾,让街坊邻居都沾沾喜气!”
  “好!”
  听到这话,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那几个相熟的人家已经上来帮忙,宋良达转身数了银子,当下交待了宋穆一句,便出门去置办菜肉。
  朱氏已经忙的不见了踪迹,宋穆此刻站在正屋门前,握手站立,看着这一份热闹的人间烟火,心中有汩汩暖流流过。
  这个曾经陌生的世界,此刻也彻底走进了宋穆的心中。
  众多的百姓街坊涌入院中,宋穆当下收拾了一番心情,也是露出笑容,上前招待。
  今日这小院胡同之中,热闹万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