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一十章 警枕阁

第一百一十章 警枕阁


  
  宋穆与宋良达聊着天,喝完了这一壶茶,便也各自回房休息。
  这一晚宋良达睡得舒坦畅快,觉得心头的重担已经卸下,未来的每一天都是十分轻快。
  宋穆则是在房中长卧思量,手中摩挲着两块文脉碧玺,此刻更觉得身上肩负的使命沉重。
  或许这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吧。
  宋穆在心中自我安慰着,将东西收好,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宋穆早早的起床,帮着家里做了些事情,吃饭早饭后便起身出门,径直往着县学的方向而去。
  虽说如今宋穆在县学的学习已经结束了,但是之前都已经习惯了出门就往县学去,所以宋穆脚步飞快。
  还没到县学门口,宋穆远远的就能够看到那县学一侧屋顶上出现的原木楼阁,今日似乎已经开始刷漆,在做最后的工作了。
  荀夫子给秀才和童生们放了三天假,此刻都在家中。
  所以此刻宋穆来到县学,这里虽然有不少书生在,但也大多是一些还未考取童生的儒生。
  宋穆进来的时候县学门口都没有人,待到走到了院中,却是碰到了一个老熟人。
  那就是齐家二公子齐大作。
  对方今天穿着一身青色的缎袍,此刻正在院中和几个儒生说话,眼睛瞥到了迈进大门的宋穆,当下却是转过身,突然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
  宋穆看着对方朝着自己缓缓走了过来,然后不知道从何处又掏出一把粉色的缎面扇子,在宋穆面前一展,当下还有模有样的拱了拱手。
  宋穆连忙回敬,对方则是掐着嗓子开口说道。
  “原来是宋案首,多日不见,如今更是意气风发了。”
  宋穆听到对方这句话当下也是不明所以,不过对方的一个跟班已经上来拉扯,齐大作的脸上依然是有些无所谓,当下打量了宋穆一番,然后突然开口说道。
  “宋兄如今虽然是秀才了,不过我这有个消息,我想宋兄还是知道的为妙。”
  这齐大作虽然面上是恭敬了几分,但是语气之中还是带着一些阴阳怪气。
  “我大哥如今可是从长安回来了,明日就要来县学报到,做咱们县学的副学正,你到时候也是要称一声夫子的。”
  宋穆还以为对方要说的是什么东西,当下脸上也是露出几分奇怪的表情。
  他大哥做副学正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过些日子便去府学了,这齐大作还是那般不学无术……
  不过齐大作见着宋穆这般表情,却以为是宋穆满不在乎,当下就像是踩到了狗尾巴一样,收了扇子,然后挺起胸膛,颇有些高傲的说着。
  “今天也和你说明白了,今后咱们礼尚往来,别说我的闲话,咱们便也是朋友了,宋兄,你看如何?”
  宋穆一时间都不知道这齐大作是在要挟自己还是拉拢自己,此刻只是觉得对方这番话很是有些莫名其妙。
  当下看了一下四周,宋穆还是笑着拱了拱手,没再理会对方,然后直接迈步离开。
  齐大作还要追上来,却是被旁边的人拦住,那其中一个儒生此刻更是连忙开口对着齐大作说道。
  “大哥,您和他说这些也没用啊,人家是案首,您忘了,院试前十,可入府学啊。”
  “对啊,他以后在府城读书了。”
  听到这句话的齐大作才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此刻脸上满是不可置信,更是带着几分尴尬。
  见着周遭的人都有些忍俊不禁的而看着自己,齐大作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
  然后恼怒的赶走了众人,更是有些愤愤然的喃喃开口说着。
  “去府学又如何,下回小爷一样能入府学。”
  齐大作在院中嘀咕着,而宋穆则是一路来到了那县学阁楼下方。
  这里还有不少的工匠在忙碌,多是做些精雕细琢的活计,宋穆在此驻足了一会儿,一个身影便走上前来。
  正是荀夫子。
  “夫子。”
  宋穆见到荀夫子也是连忙拱手,荀夫子却是摆了摆手,然后撑着腰看着面前的阁楼,当下脸上也是面带笑意。
  “宋穆,今天怎么来县学了?这两天,家里应当会很忙碌吧?”
  宋穆点了点头:“学生起得早,便也想着来县学看看。”
  这般说着,宋穆才想起了刚刚齐大作说的话,当下也是开口说道。
  “夫子,咱们县学要来个副学正?”
  听到这话的荀夫子看了宋穆一眼,然后扭头看着面前的阁楼点了点头。
  “是啊,齐家的大儿子,对方前些天从长安回来了,他家老爷子不知如何给他弄成了这件差事,我也是刚刚收到函文。”
  这般说着,荀夫子却是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有些难堪。
  “那齐家大儿子如今不过而立之年,当初也是咱们石阳县有名的人物。本来他家老爷子指望着他今年能中进士,到时候也出去做个主簿县令,带着齐家更上一层楼。”
  “不过看来那花花世界迷人眼,一个颇有些才华的年轻人,这才出去一年,不但功名未到,还被酒色伤了身体。”
  “还有那不知从何处买来的驯兽,听说齐老爷子如今还在喝药。”
  宋穆却没成想荀夫子此刻竟然还和自己说起了这件事情的内因,此刻其脸上还是很有几分感慨和无奈。
  宋穆抬头,却是正好看到了荀夫子的目光。
  “宋穆,骄奢淫逸视为耻,你如今是案首,更是有许多人的目光注视着,一定要谨言慎行,刻苦读书,明白?”
  荀夫子借着这件事情给宋穆敲响警钟,宋穆当下心中明亮,也是恭敬的拱手。
  “学生谨记。”
  荀夫子点了点头,当下拍了拍衣袖,却是调转了话题。
  “说来这阁楼也已经落成了,县令大人取了个警枕阁的名字,算是让读书人圆木警枕,刻苦读书的意思。”
  宋穆听到这个名字却是一愣,没来由的想起了后世诗人辛弃疾在滁州建造的“奠枕楼”,警枕和奠枕虽都有枕字,意义却完全不同。
  一个是让读书人刻苦读书,一个是彰显百姓安居乐业。
  不过自古建造亭台楼阁,也多有寓意,只希望这份寓意,能够被更多的人记住,并且为之勤奋努力。
  “走吧,我们也登上阁楼一观,那面写词的墙,都给你预留好了。”
  说着,荀夫子迈步上前,宋穆听闻也是心中一动,跟着一同上了这个阁楼。
  这个一月便起的阁楼此刻散发着浓浓的木香,里面还在进行雕琢,稍稍有些杂乱,但已经有了一番不错的景色。
  宋穆登上这阁楼,四面窗格朝向城池四方,所谓登高望远,比起那日宋穆登临县学屋顶,如今的这里却是显得更加的开阔壮丽。,
  只是一眼,眼前人间,和远处山水尽入眼帘,属实美不胜收。
  “此番景色,想必他日,这又会是赣水上的一处名地吧。”
  荀夫子同样站在窗格前眺望,发自内心的感慨了一句。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