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府学报到

第一百一十一章 府学报到


  
  清晨的雾气已经散去,阳光打在浩瀚的江面上,与微风一同激起阵阵波光粼粼,艄公的号子正幽幽传来。
  宋穆抬头看了一眼舷窗外的景色,此刻吐出一口气,将手中的毛笔放下。
  而在笔下,几行文字已经显现。
  “宋兄,可再吃点东西?”
  一道木门被推开,孔宗推门而入,身后朝阳照进这件狭小舱室之中,此刻两人正在一条十几米的木船上,一路向着南边而去。
  宋穆和孔宗两人在石阳县待了一旬的时间,便也启程前往府城,开始在府学的学习修行。
  这一旬的时光过的飞快,宋穆却也帮着家中做了不少的事情,至少如今卤煮铺子已经是开起来了,而且在试营业了几天之后,效益还很是不错。
  如今一天也能有几十上百个铜板利润,宋良达对此也是乐得合不拢嘴。
  昨日启程前,宋穆也在那修缮完毕的警枕阁题词,少年阁楼题诗,此等也是一番佳话,更是一时风光无两。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咦,宋兄现在莫非是在写那童谣?”
  宋穆给孔宗倒了一杯茶水,孔宗立刻就注意到了宋穆面前纸张上的文字,当下轻轻读了出来,也是有些诧异的看向宋穆。
  宋穆见状也是点头,开口解释。
  “刚刚心有所想,便也写了下来,后面的暂时还没想好。”
  孔宗听得宋穆这般说,当下却是面露喜悦,还颇为有些激动的伸手拿过宋穆的纸张,当下仔细读了读,很是点了点头。
  “开头十二个字便是孔孟之道,人性本善,字字珠玑,宋兄,你这骈文,我很喜欢。”
  说着,孔宗再次细细品味了一番,当下脸上却是更加有了几番惊喜的神色,看着宋穆说道。
  “三字韵文,读起来颇为朗朗上口,比之千字文的四字韵文,却是好了不少啊。”
  “宋兄,你有大才!”
  此刻孔宗的脸上满是佩服的神色,想当初宋穆只是淡淡的提了一句,孔宗虽然觉得这很有想法,但是实施起来或许很有些难度。
  没想到这才几日功夫,宋穆就已经钻研出来了,此刻还真有几分自愧弗如。
  听到孔宗这番说法的宋穆当下却是挠了挠脑袋,颇为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不过是拿来主义,而且后面的一些内容到时候该如何改动,宋穆到现在都还没想好。
  孔宗则是兴高采烈的与宋穆交流了好一会儿,还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宋兄,这一次去府城,你便继续住在我那里吧,咱们也做个伴。”
  宋穆这一次却是摇了摇头,当下开口说道。
  “我还是住府学吧,一来也不用花费,二来日后学业繁忙,这走来走去也浪费时间。”
  
  “我倒是想劝两句孔兄,不如和我一同住在府学。”
  “那也行,我也有此意。”
  孔宗听到宋穆这般说法当下却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看起来对这件事情很是赞成。
  而宋穆自然也是笑着点头,说来这其中宋穆还是有些别的想法的,毕竟如今也算拜那位陶风明先生为师父了,日后必定也是要传授一些东西的,住在孔宗宅院,也多有不便。
  两个人在舱室之中谈论了一番进入府学后要准备的东西,当下孔宗却是突然一拍脑门,然后往着外面而去。
  不多时孔宗便重新回来,只不过这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块成人小臂长,巴掌宽大的笏板,不过通体黑色,看起来平平无奇。
  “宋兄,这是家父前些日子托人带回来的,你我正好一人一块。”
  宋穆伸手接过,发现这笏板正面竟然是有一片凹槽,而凹槽宽窄,似乎可以放入东西。
  “这是秀才笏板,不过是京城文工坊锻造的,质量上佳,上面这凹槽之中用来放裁好的文纸,到时直接拿出笔书写,然后再从下面抽出,挥手即用。”
  孔宗给宋穆讲解着,还裁了一片竹纸放了进去,伸手往下一拉,便能从笏板之中抽出这张纸。
  宋穆见到也是啧啧称奇,这东西也算是这个时代的文人的特殊器具,专门用来书写诗词作战。
  毕竟在面对妖魔的时候,并不是每一张事先写好的诗词都能准确应敌,而且如果境界不够,有时书写的诗词威力会逐渐散溢消失,所以在这个时代,秀才举人大多还是喜欢现场写下诗词对敌。
  在用诗词掌御文力初期,那时的文人最开始是一人背上一块木板,在上面垫纸书写,后来不断的改进,才终于形成了笏板这样器具,一张笏板可存文纸二十张,便是一个巅峰实力秀才的书写极限了。
  至于更上一层楼的举人笏板,则更加玄妙,听闻可以存储一百张文纸,而且不需要抽出即能施展。
  到了进士,便不再需要这些笏板了,他们以天地为纸,还能出口成章,实力天翻地覆。
  宋穆拿着这东西把玩了片刻,也是觉得颇有些稀奇,而孔宗还给宋穆拿来了一块墨锭,那也是孔四奇给两人准备的,乃是用妖血混合而成,书写诗词时威力更甚。
  “这一次,又是承情伯父的照顾了。”
  宋穆拿着这些东西,当下也是面露感慨,孔宗却是摆了摆手,脸上的神色平静。
  “宋兄何必说这些,家父早就说了你我要好好相处,他日一同拾级而上,岂不是一段佳话?”
  宋穆也是连连点头,心中很有几分温暖。
  这一次宋穆和孔宗乘坐的船只小巧,因而一路颇为通畅,虽是逆流而上,但有风帆助力,也是日行百里。
  当日下午,踩着日头的尾巴,宋穆和孔宗终于上岸,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重新踏进了府城。
  再一次入府城,宋穆看着有些熟悉的风景,此刻心中却是更加心潮澎湃。
  从今天开始,自己的人生篇章便要翻开更加崭新的一面了。
  ……
  由于傍晚才上岸,宋穆自然也在孔宅住了一晚,第二日一早,两人便匆匆赶往府学报到。
  而今日凑巧也有不少秀才前来报到,宋穆走上前的时候,府学门口已经排着队了。
  虽说每次院试只有前十可入府学,但除此之外还有进士的子孙,战死沙场的文人子孙,都有机会入府学。
  如此一来,这一次来报到的秀才也有二十多人。
  不过宋穆一到达这里,此刻便有几人的目光看在宋穆身上,宋穆一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又见到他们指指点点,这才察觉到了异样。
  宋穆有些不明所以,正想上前问上两句,站在宋穆后面的一个秀才却是这时候开口说道。
  “宋案首,没想到你今日也来报到了。”
  宋穆扭头,看到一张瘦长且熟悉的面容,此刻在脑中思索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
  这是第二日院试后与自己找茬的那人,似乎是叫刘剑羽。
  宋穆当下也是笑着拱了拱手,而刘剑羽却是脸上露着几分尴尬的笑容,似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对着宋穆说道。
  “宋兄可看了这最新的《天下文刊》?”
  “某昨日才到,还未见得。”宋穆笑着答了一句,那刘剑羽的神情却是突然变得感慨了几分,此刻在身上的书袋翻找了几番,然后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
  这正是最新的一期《天下文刊》,而且因为碰上各地院试,收录的内容更多了几分,整本册子也是厚实了几分。
  “这文刊三日前才刚刚开始售卖,院试文刊,却是极为抢手,刘某好不容易买到了一本。”
  刘剑羽笑着说道,却是如献宝一般递给宋穆,脸上也满是钦佩的神色。
  “宋兄便看一看吧,这一次院试,你的文名,可又是传开了啊。”
  这般说着,旁边几个同样没看过天下文刊的秀才也纷纷扭过头来,在众人或好奇或疑惑的眼神之中,宋穆打开了这本册子。
  而翻到诗词篇章,那第二篇诗词,便是宋穆的《南乡子》。
  往下扫去,这一次的评语,署名却不再是大学士或者大儒,而是杜圣杜克勤。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