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交谈偶得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交谈偶得


  
  “杜祖在世之时,常言一生多绚丽,少时志得意满,中年漂泊不定,老来怡然自得,唯念一事,便是当初与李祖登高望远,那时山川瑰丽,云山雾绕,望河山多壮美,更言英雄当出少年。”
  “而杜祖在夔州时,终念天地动荡,老病孤愁中写下《登高》,那时妖魔正甚,百姓于水火之中,此词同言天地壮阔,神州大地,千古多少兴亡事,逝者如斯夫?”
  “这番神州山川壮丽,决非我等垂老者一力可护,乃是百万雄健儿郎所成,少年当有英雄志,如长江流水,滚滚而来,永世不尽。”
  杜圣的评价不可谓不犀利,几句话道尽了杜甫在那等情景之中的愤慨,也承上启下,言明此词之壮阔美妙,两篇诗词映照之处,更呼吁无数少年应有志向,宋穆此番读下来,一时间甚至都忘了呼吸,最后更是会心一笑。
  而旁边的秀才们都已经围了过来,当下也是看着上面的内容愣神,一个个脸上面露诧异。
  他们也看到了杜圣的署名,此刻一个个更是面面相觑,最后都将目光汇聚到了宋穆的脸上。
  这一刻的宋穆,就犹如在他们身边发光。
  文人大道,同样想要的便是建功立业,名扬万里。
  而如今面前这个比众人都小一些的秀才,却是已经做到了其中一项,就是这几首诗词,便已经足够在文朝青史留名了。
  这不由得让众人此刻对宋穆升起钦佩之情,也有人眼中带着无比的艳羡,当下默默的立下宏愿。
  “杜圣评论,这可是连第一名都没有的待遇。”
  刘剑羽在旁边感慨道,此刻众人更是神情慨然,宋穆则是回过神,扭头看向那排在第一面的诗词。
  那是一首边塞诗,同样是歌颂英雄,却偏僻入里,宋穆读完也是觉得心中豪气上涌,这首诗词才气八斗,已然是顶级的战诗。
  而这首诗的作者,叫做高云海,看这姓氏,以及这诗词风格,没准还是高氏诗宗的子弟。
  众人围聚在宋穆身边感慨了片刻,直到那引着众人入府学的先生喊了一句,这才总算是让众人回过神来,然后纷纷往府学走去。
  宋穆也是连忙将册子给还给了刘剑羽,然后拱手道谢,也提着东西往着府学而去。
  在门口出示了一下自己的秀才腰牌,那前来检验的先生竟还是个举人,腰牌入其手,一道文力攀附其上,上面就顿时浮现出宋穆的名字,然后对方便朝着宋穆点了点头,将腰牌还给宋穆,开口说道。
  “东侧生舍甲号房,家国,你带他过去。”
  这般说着,就有一个十来岁的孩童上前,朝着宋穆拱了拱手,然后帮着宋穆提了两样东西,往着府学中走去。
  这孩童十二三岁,年纪颇小,但是也穿着一身素色袍衫,头发用布条扎着,想来是府学之中的儒生。
  府学收录本府儒生,童生,秀才,举人,总人数有数百人,而其中最多的除了历届优秀的秀才,便是儒生。
  究其原因,便是这等儒生,寻常只有一种身份才可以进入。
  那就是其父亲祖父直系两代双双战死沙场,官府便推恩收其长子自幼入府学学习十年,为其家再造文人。
  这样的每个小孩子,都是值得每个文人尊敬的。
  “师兄,您就是这次院试的案首吧?”
  宋穆还没想着如何开口,这男孩却是先一步和宋穆说话了。
  宋穆听闻也是应了一声,然后笑着说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
  男孩的脸上露出笑意,这其中的原因自然不言而喻,那日秀才游街,府学参拜,对方本就一直身在府学之中,怎么可能不知道宋穆的身份。
  而宋穆这么回应,其实也是为了和对方拉进关系罢了。
  两人再次走过一条长廊,这一次却是宋穆开始发问了。
  “师弟叫什么名字?”
  “我叫谢家国,师兄可以叫我小谢。”
  “谢家国。”宋穆听到这个名字喃喃的念了两遍,当下也是点了点头,这个名字,足以看出其家人对其的重视。
  不过宋穆却是想到了另一件事情,当下开口问道:“小谢,府学之中可有一位叫做陶风明的先生?”
  “风明先生?当然有了,不过是最近才来到府学的。”
  “最近?”听到小谢的回答,宋穆当下更是皱了皱眉头,而小谢已经点头说道。
  “是啊,就是院试结束后吧,提学大人带着风明先生来的,在府学之中做训导官,平常也给我们讲史学。还教君子六艺,不过先生好像只喜欢教射、御两项。”
  君子六艺,礼、乐、书、数、射、御。前四项是文,后两项是武。
  这么说着,小谢似乎对此还是颇为有些关注,还滔滔不绝的讲了下去。
  “只不过风明先生看起来身体不太好,一直都是那副颓丧萎靡的样子,师兄们暗地里都说……”
  
  小谢的突然顿住,眼珠子转了转,立刻跳开话题。
  “但是风明先生人很好啊,他教的东西大家都愿意学,大家都说从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夫子。”
  小谢说完这些,便也提着宋穆的东西加快了脚步,宋穆跟在后面,此刻心中却是也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想那日晚间去丘宅后院,所见到的风明先生也是那么一副颓丧的模样,不过当时宋穆被对方那玄乎其玄异境之术弄得目瞪口呆,心中的关注点更多的是在对方叫自己去那里的原因。
  再然后,自己稀里糊涂的便成了对方的徒弟,根本对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清楚。
  如今从小谢的只言片语之中,宋穆倒是总算对这一切有了不少的了解。
  那风明先生的颓丧萎靡的样子,或许没那些人想的那么不堪,他是一个不寻常的进士,想必曾经是一位十分强大的文人。
  其中的事情,是不便于自己现在去探究的。
  不过最令宋穆意外的是,对方竟然是刚刚才来到府学,那日听他的话语,还以为他已经在府学教过很久的书了。
  这样的巧合也让宋穆的不由地有些疑惑,难道对方在这个时候突然加入府学教书,其实就是为了自己?
  这个念头只是在宋穆的脑海之中存在了片刻,便立刻被宋穆甩了出去。
  或许人家就是想要在这里定居下来教书,只不过正好方便了自己罢了。
  “宋师兄,这里便是你的住处了,甲字号房统共十二间,只有每次考试前三的才能入住。”
  谢家国打开了一道房门,然后将宋穆的东西提了进去,此刻还给宋穆介绍起了这府学之中的事情。
  “儒生半年一考,童生三月一考,秀才两月一考,还有举人一月一考,只有考试前三甲,才有资格住甲号房,而且若是成绩出了前三甲,便要从这里搬出去。”
  谢家国掏出一个钥匙放到了宋穆手中,抬头露出一口长的不算整齐的牙齿。
  “除了甲号房得师兄们例外,其他师兄们住的可都是四人间了,而且日常也要为府学做一些杂务。”
  宋穆伸手接过钥匙,此刻也是了然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个时代的府学已经与自己认知之中的大有变化,但是在这等文力至上的时代,其中的竞争只会变得更加激烈。
  每个人只有更加努力,才能够获得相应的优待。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