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取字敬昭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取字敬昭


  
  宋穆带着畅快的心情回到了住处,此刻也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那本《风明心得》。
  只是翻阅了片刻,宋穆当下不但没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反倒是狠狠的挠了挠脑袋。
  这陶风明写的心得,谈不上有多么细致全面,而且其所写的内容似乎过分精妙,甚至已经到了晦涩难懂的程度。
  宋穆这才看完了第一页,就已经觉得有些迷糊了。
  那一段段话语甚至让宋穆突然感觉自己回到到了在大学之中冷不丁学到了最冷门最生僻的课程的时候。
  陶风明就像是一个十足的学霸,他的心得精炼到让人咋舌,有些修行之处甚至都没有开始和过程的任何描述,然后只是畅谈一番成功后的感受,或者是对失败原因的探讨。
  几番一轮下来,陶风明的笔记成功把宋穆弄的晕头转向。
  见到这种情况,宋穆倒是有些哭笑不得,此刻也只能是重新沉心静气,慢慢的看下去。
  宋穆艰难的费了大半天功夫,这才总算是有了一些感悟,当下立刻选择先试着开始。
  念力的修行和文力的修行大不相同,在正常的修行之中,想要让念力得到增长,其一般是通过先不断的释放念力,待到念力消耗干净,然后再重新凝聚。
  当然宋穆有着宋文荣的秘法,能够通过倒诵古书不间断的恢复念力,不过这样的方式却是颇费心神,想要不断的增长念力,就需要能够同时倒诵多本古书。
  宋穆如今能够做到的是一次性倒诵四本古书,但是持续的时间只能有一刻钟。
  宋穆将两种方式都进行了尝试,交替前进,看看能不能就此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段时间的修行下来,宋穆总算是有了一些突破。
  但是欲速则不达,念力的恢复之法宋穆算是知晓了不少,但关于念力的运用,这事情或许还是需要缓步前进,没那么容易就能够达成的。
  接下来的两天,宋穆也是潜心学习修行,一边观阅书籍做题,一边修习文力念力,虽然有了些许的进展,但是还是有些微不足道,这也让宋穆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还是要融入到这个世界的学习中去,有些东西,并不是单单靠自己的学习就能够达成的。
  待到新晋秀才全部到府学报到报到,九月十九,在一个大晴天,府学便将的举行加冠仪式,从此表明众人在府学的修行开始。
  犹如后世的开学典礼,不过在这里,则被称作秀才的加冠典礼,平民男子成年二十而冠,但是在府学,每一个成为秀才的文人,不论有多么年轻,今日都可加冠以示意成年。
  同时也表示如今便是摆脱了平民阶层,进入了文仕阶层。
  文仕阶层,可戴冠帽。
  一大早,宋穆就穿好了生员服,收拾妥当,在府学广场上与一众新入学的秀才收拾好,便静静地等待着提学大人的到来。
  期间也不免有宋穆认识的几个人上来打招呼,薛凯文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张益气和崔可行倒是上来聊了几句。
  今日众人的脸上也多是兴奋的神色,毕竟是终于可以进府学读书。
  “薛兄童生时便入府学,其中的一切事情还需要薛兄多帮助。”
  这时候站在薛凯文身边的几个秀才则是在和他套近乎,对方虽然院试屈居第二,但是毕竟在府学也生活了三年,一些人际关系自然是更加熟络。
  薛凯文当下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脸上的神情稍稍放缓了不少。
  不多时,提学大人也往着这边来了,此刻的他也盛装出席,见到宋穆等人都已经在门外等候,当下也是上来拱了拱手,便带着众人往里。
  众人跟着提学大人一路往着府学之中横贯而入。二十来个人颇有些浩浩荡荡的样子,一路在府学其他学生的注视下来到了府学学宫。
  这是府学最大的建筑,也是府学学生日常考试和大儒授课的地方。
  大殿之中此刻已经挂上了各种圣贤画像,还有不少的学生正在其中忙前忙后。
  
  宋穆等人迈入大殿之中,顿时就有礼官开始说话,话语声此起彼伏,宋穆大致听出来是禀告先贤,儒道可传,然后是要诸位秀才做君子之道,行正直之事。
  这一切的时间也不久,只不过是片刻,便有人给每个秀才端上来一顶冠帽,由纯白丝绸为面,银线为骨,再辅以青色飘带,宋穆见到其中内衬上还绣着吉州府学的名字。
  不仅如此,每个人手上此刻还各自拿到了一把长剑,剑柄、剑鞘造型古朴,宋穆拔出长剑,凌厉锋芒闪动,乃是唐横刀的造型,看起来颇为锋锐。
  这既是各个秀才入府学的依据,同时也是表明众人在今日也要独当一面,路遇不平,君子当拔刀相助。
  众人怀着激动的心情戴上冠帽,再将配剑挂在腰间,当下朝着面前的圣贤画像拱手,然后在范提学的带领下诵读了一遍论语。
  这加冠便到此结束,而后众人可以取字,三日后禀告于府学,登记造册。
  这同样是文人的特权,出了姓名之外,可取字,若是达到举人境界,还可以取号,不过那就随个人的意愿了。
  做完这些,众人也是面带喜悦的从学宫之中走出,一个个相互之间也是道喜,然后笑称一声君子。
  宋穆与孔宗和张益气聊了几句,当下也是连忙拱手,然后往着旁边而去。
  学宫一侧,提学大人正在和陶风明聊着什么,便见到宋穆往着这边而来。
  “咦?宋穆你怎么过来了?”
  范提学见到宋穆往着这边来,当下也是开口问了一句,脸上带着几分好奇。
  宋穆没想到范提学竟然也会在这里,当下连忙行礼,然后目光看向另一边的陶风明。
  自己作为对方徒弟的事情,想必现在还没有任何人知道。
  “前些日子,我已经收了宋穆做弟子了。”
  这时候陶风明淡淡的说了一句,语气还是那么云淡风轻,旁边的范提学弹匣笑着点了点头,下一刻脸上的表情却是突然一滞,然后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看陶风明,再重新看向宋穆。
  宋穆则是再次笑着拱了拱手,而此刻陶风明又继续说道。
  “宋穆这番过来,应当是来找我问问取字的事情。”
  “取字?”范提学听到这个说法当下也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打量了一下宋穆,也是点头说道。
  “说来也是,宋穆家中长辈应当还未与你取字吧?”
  宋穆拱了拱手,恭敬的答道。
  “是的,宋穆家中长辈多早逝,父亲也未能给宋穆留下什么字。”
  听到这个回答的范提学当下也是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有些真切,当下还看向旁边的陶风明说道。
  “如此说来,如今你与宋穆也算是师徒了,取字也是应当的,风明先生不知心中可有想法?”
  只是这么说着,范提学的脸上还带着几分艳羡和惋惜。
  “可惜这么好的苗子,让风明先生捷足先登了。”
  宋穆听着这句话也是咧了咧嘴,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逢场作戏罢了。
  而陶风明的脸上毫无表情,当下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对着宋穆说道。
  “这几日我也为你好好的想了想,不知道你比较偏爱什么呢?”
  宋穆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思虑了片刻,宋穆便只能开口说道。
  “学生,偏爱读书写作吧。”
  听到这话,范提学和陶风明都顿时笑了起来,范提学当下更是哈哈说道。
  “哈哈,这个爱好很不错,很符合我的心意。”
  陶风明听到这个说法当下也是神色淡然,挠了挠下巴,当下开口说道。
  “《周礼·小宗伯》所言父曰昭,子曰穆,想必你的父辈对你寄予厚望。你又平日里又温和深远,我便与你取字敬昭,如何?”
  “敬昭?”
  宋穆喃喃的念了这个名字两遍,当下也是抬头,朝着陶风明行大礼。
  “敬昭谢谢师父。”
  宋穆当即就跪下,但是此刻膝下似乎传来一股大力,顷刻间便将宋穆托了起来。
  再次抬头,宋穆看到陶风明依旧是那一副神色淡然的模样。
  旁边范提学此刻已经是点头称赞,还上前对着宋穆勉励。
  “敬昭,风明先生给你取了这么一个字,那日后,你也要努力学习,定不能辜负了你师父的一片苦心。”
  “敬昭谨记。”
  宋穆郑重的说道,此刻心中很是有几分荡漾。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