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杂谈售卖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杂谈售卖


  
  自古君子加冠取字,意为成年,这一个标准在文朝又有了实力境界上的异化。
  取字之事大多以尊辈做主,如今宋穆已经与陶风明行了拜师礼,这一切自然也是顺理成章。
  敬昭这个名字的寓意极好,与宋穆的名字与身世背景有非常不错的联系,宋穆对此也是极为的高兴。
  而且此刻与师父的关系,倒也是更近了几分。
  不过因为范提学先找到的陶风明,如今看来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宋穆当下便也识趣地拱手告退。
  本来宋穆还准备询问的几个关于念力的问题,此刻也只能等晚些时候再说了。
  回到正门,这时候孔宗几人竟然还没走,此刻见到宋穆过来也是一一拱手。
  宋穆当下见到几人,也是立刻笑着解释。
  “刚刚与提学大人和风明先生聊了一会儿,风明先生为我取字了。”
  “哦?”
  听到这话的孔宗和张益气当下眼睛都亮了几分,目光都立刻看了过来。
  “宋兄,可不知道你取的什么字?”
  张益气开口问道,宋穆便如实将字说了出来,几人都点了点头。
  “果然是好意义,那今天之后,我便称呼宋兄,为敬昭了。”
  孔宗这时候在旁边笑着说道,几人也相互说了一下自己的字,孔宗是其父亲取的,叫做祖海,张益气则是村中族长取的,叫做和美。
  几个人都各自分享了一下喜悦,不过这时候张益气却是突然察觉到一个细节,当下开口对着宋穆说道。
  “宋兄,你刚刚说是风明先生给你取的名字?”
  “他既然能给你取名字,那是不是意味着?”
  张益气这么说了一句,脸上顿时一副了然的神情,宋穆自然是默然点头,只有旁边的孔宗听得一头雾水。
  而张益气这也给对方解释了其中意思。
  “也就是说,宋兄你已经风明先生为师了?”
  孔宗说道,此刻的表情显得有些诧异,他也是刚刚才得知这风明先生时候是谁,却没想到这样的一位进士训导官,竟然就这么收了宋穆做弟子。
  宋穆自然是开口解释。
  “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风明先生,我和先生投缘,他便收了我做弟子。”
  宋穆此刻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是带着几分感慨的,毕竟从其收自己为弟子那一天起,风明先生便也是如自己家中长辈一般的存在了。
  而听到这话的孔宗和张益气当下自然也是艳羡不已,觉得宋穆还真是有一番本事,处处可以得到垂青,两人还调侃着让宋穆也向风明先生介绍一下自己。
  三人畅快交谈了片刻,在宋穆的邀请下一同出了府学,在街上找了一处茶馆庆贺了一番。
  席间,众人也聊起了目前府学的一些情况。
  “我一直都在府城,也是听几位师兄说的,最近府学要组织四十位秀才,十位举人去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出狩,只不过似乎不在江南西道,要往着南边儿去。”
  “南边?那不是要去蛮族的地盘狩猎?”
  孔宗吃了一口菜,有些好奇的对着张益气说道。
  张益气自然也是点了点头,当下也是再次解释道。
  “似乎是因为西边战事我们取得大胜,妖族觉得丢了面子,也弱了几分气势,东海妖族便联络了南海妖族,准备巩固他们在南边陆上的妖蛮联盟。”
  “就如今明面上的消息,那边已经迁出了大量的百姓,看样子是要打大仗了。”
  宋穆也是头一回听到这个消息,这一个月来自己过的繁花似锦,很多的消息都错过了。
  如今天下虽然安定,人族势大,能力抗妖魔蛮三族,不过近些年或许是休养生息,天下态势也开始有所动荡。
  “不过说到这个,我们倒是也得关心一下两个月之后的出狩了,那时候我们也得出发了。”
  “寒冬腊月,估计不容易。”
  孔宗开口再次说道,三人都点了点头,这是府学之中的规矩,到时候文试结束,便要进行武试。
  不过唯一的不同,或许是到时候不会如同那些修习良久的秀才举人一般,要出那么远的地方去狩猎。
  宋穆几人继续吃饭,这时候却是听到茶楼下依稀传来的说书声,那留着山羊胡的老者龙精虎猛,一块醒木敲得震天响,声音更是清脆入耳。
  刚刚宋穆几人都没有在意,不过此刻几人都酒足饭饱,自然也是侧耳倾听。
  “却说这九尾狐妖心中稍存一丝爱慕与善念,那树妖姥姥到了跟前,它便伸手一点,顿时让那书生没了生息,滚落山崖溪水之间,而此刻狐妖回过头来,却见到树妖姥姥已经杀光了那些汉子,彼时那树妖还要作祟,却突然由内而外爆开,原来是那书生之前写的一篇镇妖文章。”
  ……
  “待到书生悠悠转醒,却已经在了一支商队之中,此刻头上还隐隐作用,那商人上前交谈,原来那日被商队所救,如今已经离京城不远了。”
  “书生心中莫名有悲凉所起,此刻恍然起身,却发觉怀中有一物,掀开薄被,却见到一白物卧在怀中。”
  “那白头白耳白身白尾,赫然就是那九尾白狐妖。”
  “经此一事,后有诗为证,落魄书生荒野游,艳美狐妖山庙侍。但劝世人多谨慎,莫因虚物遮清眼。树妖出世祸人间,书生拔剑战通天,苦奈何身单力薄,实所幸诸事圆满。”
  那说书先生摇头晃脑说着,下方的十来个看客当下纷纷叫好鼓掌。
  就是孔宗和张益气当下也是被吸引了过去,回过头来还津津乐道。
  “这是什么评书,妖与人的故事,听起来还算不错?”
  张益气笑着摇了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民书小说,如今只有映雪坊有这种书籍售卖,似乎是叫什么《百妖杂谈》。”
  “说起来故事颇为引人入胜,不过如今才出了一卷。”
  “哦?原来是民间小说,却是不知道情况如何?”
  孔宗再次问道,张益气却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还不错,多有人愿意看这种书,书生也愿翻阅一二,有人说起太过于血腥,也太过绝情,我倒觉得不错,至少这书还是在教人要认清妖物面目。”
  张益气两人聊着,宋穆当下却是微微垂目,此刻的脸上却是有几分思索。
  因为刚刚这故事,显然就是自己那个《啖人狐》的故事改编而来的。
  虽然那故事自己改编前的确是个人与妖的爱情故事,但是自己在书写的时候特意将这些一笔带过,多写成了一个血腥残忍的故事。
  那之中可没什么善终,最后可是为灭妖而惨送一村百姓与那书生的性命。
  可宋穆没想到如今到这么快就做成了评书,但是内容却变化的厉害,竟然还是出现了那种人与妖和谐的结尾?
  
  这让宋穆顿时觉得自己的故事被弄得有些脱离自己本意,此刻也是在心中打算等会儿便去那映雪坊,好好问问张掌柜这什么情况。
  吃完饭后,宋穆便立刻找了个借口离开,在街上走了片刻,便来到了映雪坊。
  而此刻这里的场面,却是让宋穆更加咋舌。
  整个书肆的前头,竟然不知道从何处也请了一个说书先生,那先生正舌绽莲花,口若悬河,所说的故事正是宋穆的《白玉蛇》。
  那说书先生前也有十几人正驻足听着,似乎也是入迷了。
  而在书肆的门前,也有一块地方开辟出来专门售卖这些民书,自己的百妖杂谈,便是其中最多的。
  见到这个情况,宋穆当下也是深吸一口气,神色平静地迈步走了进去。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