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书肆解释

第一百一十七章 书肆解释


  
  宋穆迈步走进了这映雪坊中,张掌柜正在柜台算账,见到宋穆到来,当下也是默不作声的将工作交给了伙计,然后两人便往着旁边的雅间而去。
  走进雅间,宋穆开门见山。
  “张掌柜,我想知道如今这《百妖杂谈》如何了?”
  张掌柜进来后满脸笑容的示意宋穆坐下,听到宋穆这个回答,脸上却是更加高兴,当下还有些兴奋的说道。
  “非常不错,我们第一卷出来后只不过三五天,便卖的不错。”
  “只不过如今还只是在吉州府中有些名气,我已经把书册报上去了,这月底,便能在江南西道各处的映雪坊售卖了。就是这吉州府,这些天,我还找了些说书先生去各个酒肆茶馆免费说,再在咱们门前鼓噪,一日也能够卖出个二三十本。”
  听到这句话的宋穆顿时有些咋舌,按理来说自己也不过半个多月前写出来的东西,没想到对方就已经售卖了有些日子了。
  张掌柜见到宋穆这有些吃惊的表情,当下还往外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给宋穆带来了一本书。
  那上面印着《百妖杂谈》四个大字,大字一旁还有一张白描画,上面是一书生手持笔卷,斩妖除魔,看起来颇为有些犀利和捉人眼球。
  宋穆拿着这册子连忙翻了翻,弹匣仔细查看了其中的几个故事,却发现除了一些句子改动的更加白话,那故事结尾,却还是自己所写的那般。
  这顿时让宋穆有些摸不着头脑,抬头看向面前的张掌柜,眼中满是疑惑的神色。
  而张掌柜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宋穆想说什么,脸上也有几分抱歉的解释道。
  “公子是想问,为何书册上的内容,与评书先生所说的故事有所出入?”
  宋穆点头,张掌柜则是继续说道。
  “其实本来我们也未曾想过要改,那头两日说书,因为这故事新颖,倒是有人来听,但是您猜如何?”
  张掌柜这时候脸上竟然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那听客前一晌还叫好鼓掌,可还没片刻,听得说连那书生都死了,就立刻嚷嚷着不行,有时说的狠了,还要上来掀人家的桌子。”
  “唉,您也知道,大家不过挣个营生,总不能说一回就被打一回,再说那人家听完了也觉得太过绝情,下一回却是不来了。”
  “所以我们私底下合计了一番,就稍稍做了些改动。”
  张掌柜如此说着,脸上也满是赔罪的笑容,当下朝着宋穆拱手说道。
  “当时我们也想寻您好好说道,可听说您回了老家,我们这没办法,就……先斩后奏了。”
  听到这里,宋穆的脸上也是顿时松懈了几分,刚刚心中的那股怒意倒是消解了不少。
  张掌柜所说的这些东西也是情真意切,而且也并没有在书册上对自己的内容有什么改动,评书上的东西,或许真的是无奈之举。
  张掌柜见到宋穆脸上怒气消减,当下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又赶忙补充了一句。
  “说来如今评书的内容还只是我们自己删改的,有些地方或许很有出入,是不是公子您再写一版,到时我们专门用来说书?”
  宋穆听闻却是摆了摆手,这等事情过于繁杂,也不符合自己的安排,而且这些说书先生以此为生,对说书总归是有很多的自己独到的看法的,今日听来那改动的故事也还颇为吸引人,也便不需要自己多此一举。
  张掌柜见到宋穆的动作也是点了点头,当下则是询问宋穆其他的事情。
  “那公子今日来,只是为了这件事情?”
  “这月的润笔银子还没出来,但是公子要支取银两的话,张某立刻去办。”
  “这倒不必了,待到后面再说吧。”宋穆此刻端着茶水喝了一口,然后才开口继续说道。
  “下一卷的故事过几天宋某再给掌柜的送过来,若是要再改,一切便听从掌柜的意思,只要与我说一声便是了。”
  宋穆这般说道,张掌柜显然脸上也多有了几分笑容,当下连忙应承着。
  而宋穆这时候也起身往着外面走去,突然想到如今入学要学的东西也更多了,而且两月之后就要考试,当下也是停下脚步,对着张掌柜询问了几句。
  “掌柜,不知道您可否推荐几本解题书册与我看,如今府学之中所学内容甚多,我也一时也没头绪。”
  张掌柜听到这句话再次走上前来,当下思索了一番,却是眼前一亮的说道。
  “说来惭愧,张某只是一个卖书的,不过我这里也多有府学才子光顾,他们日常买借了一些书籍都有记录,不如给公子照着他们那样可否?”
  听到这个回答的宋穆也是眼前一亮,当下点了点头,而张掌柜连忙带着宋穆到了柜台的位置,然后将一本册子拿了出来,翻动了几下,张掌柜顿时推到了宋穆面前。
  “这位洪秀才的如何?他可是崇文二十四年案首,虽说如今已经去了边军,但是之前也在我这里借阅过不少的书册。”
  宋穆连忙低头看去,见到这上面密密麻麻的借阅书籍,多是经义和策论解答,而且时间跨度极广,数量极多,看起来这位洪案首也是个厉害人物。
  “那便照着这上面吧,就是不知道掌柜的这里可还有这些书?”
  张掌柜当下看了看,也是脑袋一拍。
  “大多都有,但是一些只是一时而出的策论经义题集,或许其他书肆和府学学馆会有,我这就让人抄录一份书名给公子。”
  宋穆点头,当下也按照上面的书名在书肆之中找了起来,不久手上就有七八本到手,当下来到柜台前结账。
  “诚惠四两七钱二厘银子。”那算账的伙计如此说道,正在掏腰包的宋穆却是顿时愣了愣。
  如今自己口袋之中不过十来两银子,今日茶楼请客也不过花了五钱银子,结果这几本书,一本折合下来竟然每本都要五钱银子。
  宋穆当下也甚是有些窘迫,顿时有些尴尬,而这时候张掌柜却是走了上来,当下支开那伙计,帮着宋穆将这七八本书重新挑了挑。
  “公子其实只用买《翰林题册》和《东居建言》这两本,这些官书不比古籍定价低,所以其余的公子可以买手抄本,或者干脆借阅,如此只要二两三钱银子。”
  宋穆听闻顿时也是松了一口气,当下也是不好意思的点头道谢,付了银子,张掌柜却是只收了二两银子。
  宋穆正有些诧异,张掌柜则是继续说道:“您也算是咱映雪坊的恩主,借阅书籍便是不需要花费,只是按时返还就可以了。”
  张掌柜笑着说道,此刻宋穆心中倒是默默赞叹了一声,暗道这或许就是自己这个民书作者的福利吧,当下点了点头,便提着东西出门。
  书肆门口,此刻围聚的百姓也多了几分,那说书先生似乎更加有精神,那声音如雷贯耳,不时还抑扬顿挫,引得一帮百姓拍手叫好。
  宋穆扭头离去,此刻心中倒是想着今后这一切会有如何的变化。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