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君子敏于行且周而不比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君子敏于行且周而不比


  
  接连七日,宋穆总算是明白了这读书人的别样艰辛了,上午的文课百家经典荟萃,以古论今,博闻强识。下午的武课则是火力全开,变着法的消耗体内文力,压榨肉体。
  一帮书生虽说都经历过文气淬体,个个也算体格健壮,但是这般频繁操练下来,一个个也是疲惫了不少。
  就连到了晚上,不但要写了这一日的功课,还要抓紧时间恢复文力,这几日全身酸痛,肉体与精神上的疲惫并重,可比寒窗苦读要艰难多了。
  
  “敬昭兄,你那推石头如何了?今天可能到十米?”
  又是一个下午,孔宗此刻的面露慨然的问道,宋穆则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没那么容易,而且我觉得那肖夫子,或许还使了什么手段。”
  “手段?”孔宗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却是恍然大悟,当下也是瞪着眼睛卡着宋穆。
  “说的没错,昨日那薛凯文明明已经把石头推到最后面了,但是那最后一米,生生推不动,听说他昨日一鼓作气,结果鼻血流不止。”
  宋穆听到的这般事情当下脸上也是有些无奈,其实自己昨日也是感受到了一些不对劲。
  自己的文力明明已经将石头推到了最后了,但就是在那最后一两米的位置,就突然会有一股巨大的阻力传来,而且文力消耗加剧,但石头分毫不动。
  那绝对不是众人文力的问题,而应当是肖夫子用了什么办法阻挡石头前进。
  一个举人的手段,秀才们自然是没办法达成目标,然后就得再次被逼得去跑圈。
  想通了这些,宋穆已经是彻底明白肖夫子的用意了,他根本就不是想让众人轻易通关,而是想要通过一次次的榨干众人的体力文力,不断的让众人重新塑造强健身体和稳固的文力。
  在这个过程必然痛苦万分,但是显然效果很不错。
  至少宋穆也能够感受到自己文力似乎在不断的释放凝聚的过程之中凝实了不少。
  所以如今宋穆的想法倒是简单了不少,就当做一个日常训练,不过可以在其中试着放一放自己的念力,看看能不能有新的进展。
  说来这两天宋穆也一直抽出时间在看陶风明给的心得,念力的使用上也小有进步,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好好的试一试。
  这般想着,众人再次在武道场上集合,只不过如今每个人的脸上都多少带着一些愁容,被这每天下午的武课折磨甚是狼狈。
  肖夫子照例将众多的沙袋扔在了众人的面前,然后只是伸出手指示意,众人便纷纷穿戴好沙袋,开始跑圈。
  “你们应当反思!我两年前所带之秀才,七日便成功移动到十米,今日已是第八日了,你们却连边都没有摸到!”
  众人刚刚盘坐下来,肖夫子一边插香一边对众人说着,严厉的语气之中完全是冰冷的意味,众人听完都有些咬牙切齿,不过此刻也是纷纷在心中下决心要在今日达到目标。
  宋穆同样开始缓慢的调整呼吸,按照肖夫子这几天讲解的文力运转之法缓慢的感受文力,然后默默的引动文力出体。
  一条细长的文力飘出,攀附上那块十多斤重的石头,然后缓缓的推动这它往前移动。
  其他人这时候也纷纷放出了文力,一条条白色的丝线缓慢的缠绕上一块块的石头,在白汽氤氲间推动着它快速向前。
  宋穆这一次没有再急于推动石头,而是在放出文力的时候,也放出了一条念力。
  这条念力却是没有往着石头上而去,而是开始感触四周。
  念力与文力的区别在于其更多的是相当于人类的精神力,虽然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没有办法弄成实质性的攻击,但是也能够做到探查四周,或者联络文力铸造异境。
  至于在更高境界的文人手中,念力才会有更多的发挥空间,甚至异境之中凭空造出刀光剑影,顷刻间杀人于无形之中。
  宋穆没有这么多的本事,此刻只能是放开念力,想要好好看看肖夫子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
  很快宋穆就发现了周遭的不同。
  或许是这几日竭力训练的结果,今天众人这第一回发动文力的速度都极快,而且一个个用力也十分凶猛,只不过是片刻,便有十几人的石头已经推出去五米的距离。
  而薛凯文在其中又是一马当先,如今已经到了八米的位置。
  也就是在这时候,宋穆突然感觉到了肖夫子的身上出现一阵波动,然后就在众人的眼皮子低下,一股股的波动渗入地下。
  宋穆恍然大悟,这就是肖夫子的手段,他的文力竟然从其双脚之中迸发而出,然后悄无声息的窜入了地面之中,在无声无息之中便出现在了众人所推动的石块底下。
  肖夫子的文力甚至没有去触碰众人放出的文力,只是在底下不断的拉扯住石头,然后消耗众人的文力。
  肖夫子凭借一人之力,竟然可以轻松的应对十几个秀才同时释放的文力,其举人的修为着实恐怖。
  宋穆当下在心中淡淡的感叹了一番,却也是继续保持着目前的文力运行状态。
  很快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众人又不得不起身重新跑圈,孔宗此刻也是颇为有些恼怒的跟在宋穆的身边。
  “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到最后的时候,体内的文力消耗就立刻变得如此剧烈?”
  听到这话的宋穆当下目光微垂,突然计上心来,慢慢的靠近孔宗,轻轻的开口说道。
  “祖海兄,且听我说……”
  两人一边跑动着,孔宗一边听着宋穆的说法,片刻后也是皱了皱眉头,然后轻轻问了一句。
  “这能行吗?”
  “能行,不过我们这次和夫子较劲,最好能多有点人一起。”
  孔宗点了点头,当下放慢脚步,去跟着后面的张益气说着什么,而宋穆则是加快脚步,跑到前面与崔可行说了说,他旁边的几个秀才都听到了,此刻各个都纷纷点头,眼中都有些跃跃欲试。
  毕竟这些天也是天天受到夫子的羞辱,众人心中也有一口气。
  于是这十圈跑下来,宋穆当下就已经联络了十来个人,大家纷纷做好准备,然后重新在集合点坐了下来。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君子求诸己,但也别忘了,君子周而不比……”韩夫子这时候却是开口说了几句论语,然后又在众人面前放上一炷香。
  “今日达不成,你们都给我在武道场睡吧。”
  肖夫子突然又这么补充说了一句,宋穆等人当下则是相互对视一眼,脸上微微一笑,纷纷进入入定状态。
  不多时,众人重新在体内凝聚起文力,然后一如往常一般引出文力。
  众人的动作和之前没什么区别,那肖夫子此刻也是仔细注视着,不一会儿,见到这些人这一次推动石头的速度比之之前还要慢了几分,肖夫子当下神情却又是变了变。
  不过饶是如此,肖夫子还是将文力打入地面,而后便是静静地等着众人开始行动。
  突然,肖夫子感觉到那脚下的一缕文力有所增强,感觉到是那一块石头上的文力似乎突然变得十分的凶猛。
  于是肖夫子当下便默不作声加大了力度,却没有想到,在那一瞬间,那文力竟然成十倍的增长,肖夫子立马全力应对,一时间便忽略了几个人的石头。
  于是那一刹那,宋穆睁开眼睛,当下大喊了一声。
  “就是现在!”
  一声令下,只见到十余块石头在那一刹那似乎彻底失去了阻碍,飞快的越过终点线。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