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二十章 挽弓

第一百二十章 挽弓


  
  肖夫子神情一顿,看着那越过终点的十来块石头,此刻面露疑惑。
  而场中的秀才们此刻却是立刻发出一声欢呼,孔宗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宋穆等十几个人的脸上也都是欣喜之色。
  最为意外的则是那些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的秀才,他们只是感觉上一刻自己的文力还没能把石头往前推动哪怕一米,但是下一刻自己的文力就像是有如神助一般,竟然催动的那石头直接窜了出去。
  其中尤为觉得纳闷的是薛凯文,他此刻的目光扫过宋穆等人,见到宋穆等人的石头没有任何的动静,当下思虑片刻,之后嘴角还是微微一笑。
  而宋穆见着这样的情况,此刻也是乐得看着那肖夫子脸上有些诧异的神情。
  
  这就是宋穆的办法,既然肖夫子喜欢用文力拖拽住众人的石头,这么多人,他必定有所分心,这时候在某一处用力,他必然容易分神。
  只不过这一切的成果却是施力的众人石块都停顿着,但是那些自顾自的人石块倒是轻易过去了。
  不过这也足以让众人觉得在夫子面前扳回一局。
  众人兴奋了片刻,也是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此刻纷纷看向那肖夫子,肖夫子却是摩挲着嘴上的两撇胡子,目光却是在宋穆等人身上扫来扫去。
  教学这两年来,这是肖夫子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按理来说自己的文力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这些人察觉,怎么突然这些人就变得如此的团结了起来?
  难道这几个人还真的理解了自己刚刚所说的那几句论语?
  “夫子,我们做到了,现在该如何了?”
  这时候有人却是坐不住了,当下满是希冀的开口问道。
  肖夫子回过神来,当下吐出一口气,眨了眨眼睛,神色却是突然一凛,然后开口说道。
  “那些石块过去的,今日继续跑圈,推石!”
  宋穆听到这顿时松了一口气,而那些已经把石头推过去的人当下站了起来,纷纷表示抗议,回应他们的是一次极为凌厉的气浪攻击。
  肖夫子此刻身上劲风习习,那文力虽然放出一息之后就收了回去,却也是立刻扼住了所有人的喉咙。
  “你以为是靠你们自己的本事把石头推过去的吗?”
  众人纷纷顿住,此刻也是低下头思虑,而肖夫子已经指着宋穆众人说道。
  “他们过关了,你们,重来!”
  那些人此刻垂头丧气的捡起地上的沙袋,而薛凯文的表情更显得有些不解,脸上带着几分不解和愠怒,但还是穿戴整齐,只不过在准备跑动的时候,目光微微的看了看宋穆这边。
  “还好,我还差点以为咱们这是做了次顺水人情了。”
  孔宗站在旁边小声的说道,宋穆面无表情,只是垂下眼眸,继续恢复体内的文力。
  虽然自己等人现在算是过了这第一关,但是显然这肖夫子并没有放过众人的想法。
  果然在那些秀才已经开始跑动的时候,肖夫子已经吩咐他的助手,一个儒生前去拿东西,只是片刻,宋穆便见到那儒生正和谢家国两人抬着一个大木箱子走了过来。
  箱子在众人面前放下,那肖夫子已经让众人往前面围聚。
  而这时候谢家国却是走到宋穆身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宋师兄,风明先生说今天晚上要见你。”
  宋穆愣了一点,也是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谢家国也立刻跑开了。
  众人走上前来,肖夫子已经打开了那木箱子,木箱子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一把把长弓。
  这等利武库器,此刻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众人纷纷发出惊叹,但是肖夫子却是习以为常般,然后示意每个人上前拿一把弓,宋穆也拿到了一把长弓。
  这长弓虽然与宋穆在各个博物馆看过的唐弓差不多,但是已经有借鉴反曲弓的造型,上面的弓弦是牛筋制造,而且看来保养的很好,摸上去的时候还滑溜溜的。
  “君子六艺,射也是你们必须学的一样技能。”
  “而射分五射,‘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今日便先练白矢,所谓白矢,即箭头刺透鹄,平日里是可见箭头,你们便可见孔洞就是了。”
  肖夫子的声音这时候在众人的耳边响起,而他已经拿着一把弓箭走到了众人的面前。
  “你们的任务,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每日拉弓一百次,不完成便不准走出武道场。”
  “这对于你们来说应当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肖夫子如此说道,突然眼神微眯,众人只觉得大事不妙。
  “我只有一个要求,这些弓箭不准空放,每一箭,都要给我实实在在射出去。”
  听到这话的众人都愣了一下,宋穆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反复低头看着自己手中这唯一的一把长弓。
  “夫子,那……箭矢在何处呢?”
  一个人当下小心的问道,那韩夫子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当下在身上掏了掏。
  “这就是你们的箭矢。”
  韩夫子拿着一叠白纸在手上拍了拍,众人当下脸色却是惊变。
  “文纸,这……”
  大家此刻的表情都很是有些错愕,虽然众人之中一些家境优渥的人大多从小就执弓握剑,但大多数人几乎是第一回摸到这种兵器。
  但是肖夫子却是表现的理所当然的开口说道。
  “没错,这就是你们的箭矢,至于你们想写什么诗,便自己想吧。”
  “还有,如果空放一次,你们今天就加练十次,不然,就抱着长弓在这武道场睡吧。”
  肖夫子的话让众人没来由的一抖,此刻却也是面面相觑,一个个的脸上都有些难看。
  众人这几天武课上自然是粗略学了如何使用文力和释放文力,但没有想到这才不过七日,竟然就要自己用文力驱动文纸,而且是一百张文纸。
  还要挽弓化箭……
  这不得不让人觉得是不是自己刚刚做的太过了,现在肖夫子在拿众人泄私愤。
  “还愣着干什么,文朝以来,秀才都是先执长弓发箭作战,而后再学长枪,学刀棍,最后再学长剑短刃。”
  肖夫子中气十足的说着,脸上的表情很是有些愠怒,宋穆也是默然。
  这的确是文朝不成文的规矩,秀才毕竟是人族的优秀战力,先学弓箭,也是为了远离战场,谨防大意丢了性命,平白浪费人才。
  不过宋穆当下却还是站出来轻轻的回了一句。
  “夫子,您能和我们演示一遍如何使用这长弓吗?”
  听到宋穆的话语,众人也是纷纷点头,肖夫子也是出了一口气,当下拿起一把弓走到了众人前面。
  下一刻只见到他手中抽出一张文纸,不知何处又出现了一支细毛笔,毛笔在文纸上笔走游蛇,然后便见到肖夫子左手执弓,右手攥着文纸勾动弓弦。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强,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随着肖夫子淡淡的开口念道,宋穆也是不由地挑动了眉毛,肖夫子用的竟然是杜甫的《前出塞九首·其六》,乃是众人所学习的战诗之中极为经典的弓兵用诗。
  因为这首诗在字韵爽朗的时候,也最为清明,似谣似谚,更是形容了作战的步骤顺序,可以说在军中,一旦军阵展开,弓兵就会立刻开始吟诵这首诗词。
  诗圣诗词出口,便见到那文纸逐渐的消失,然后化作一支光箭,攀附在肖夫子的长弓上。
  话语声落下,肖夫子手指张开,那弓箭上发出一声尖啸,光箭便陡然射了出去。
  一百米处的箭靶顿时炸开,还激起阵阵炸裂之声,碎屑飞溅,尘浪滚滚,引得场中无数人侧目。
  “肖雄!谁让你在这全力挽弓!”
  这时候一声喝骂传来,俨然是其他的夫子,那肖雄却是一点不惧,当下还直接瞪了过去。
  “你莫管我,又没伤人!”
  那训导官脸色愠怒,但也只能愤愤然让自己带着的学生离远一点。
  而宋穆等人此刻却是不由自主的咂吧了两下嘴巴,此刻也是大为震撼。肖夫子这一下,怕不单单是演示,还是给众人一个下马威。
  “便是如此了,哪那么多废话,立刻动起来!”
  肖夫子这般喊道,众人当下便都纷纷动了起来,一个个也领着文纸,然后相互交流着开始写什么弓箭诗词。
  不多久就有人开始燃烧文纸拉动弓弦。
  但是光箭还未成型,那人却是突然松开了弓弦、。
  “空放,加十次!弓坏了到时候自己赔!”
  肖夫子的声音传来,那人的脸上满是苦色,当下却也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弓弦,未免也太难拉动了吧?”
  宋穆听闻也是看向手中的长弓,此刻也是默然。
  那一边,跑完圈的秀才们依旧在推石头,而这边,宋穆等人同样愁云惨淡,开始写诗拉弓。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