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薛凯文的求助

第一百二十三章 薛凯文的求助


  
  一堂讲解诗词的课下来,众人都是受益匪浅,更是饶有兴趣的在尝试着使用两种混合字体书写诗词,秀才们各个脸上都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府学的修习虽然艰苦紧迫,但是其中也充满了探索的乐趣,不过是半个月,文力这一绚烂的篇章便彻底的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宋穆此刻则是潜心的在那本诗词册子上开始仔细的筛查了起来,并且不断的用朱笔在上面勾一勾,准备将这些诗词再按照自己的喜好分类一下,也算是在为马上到来的出狩做好准备。
  但是不多时,一个身影却是走到了宋穆的面前,宋穆抬头,正好对上了薛凯文的目光,当下放下朱笔,合上书页,笑着开口问道。
  “薛兄有什么事情吗?”
  薛凯文顿了顿,却是语气平静的对着宋穆说道。
  “宋兄可以称呼我为子言,这是我父亲给我起的字。”
  宋穆听到这时也是连忙站起,当下恭敬的拱手说道:“好的子言兄,宋某的字是敬昭。”
  “我知道的。”薛凯文面色平静,今日的氛围似乎对宋穆要友好了几分。
  而薛凯文这时候又是再次向着宋穆说道:“敬昭兄,我有一件事情想与你商议一番,不知可否移步一旁?”
  宋穆看了看对方,再扫了扫周围,当下笑着点了点头,两个人出了学舍,来到了外面的一颗大树下。
  两人都没有在石椅上坐下,只是互相看着,薛凯文当下拱了拱手,直接开口说道。
  “敬昭兄的师父是府学刚刚来的风明先生吧?”
  宋穆顿了顿,不过觉得对方毕竟在这府学也学习了三年,这等事情对方应当是轻易就能够知道的,当下也是淡淡的点头。
  薛凯文似乎看出了宋穆眼中带着的那一分戒备,此刻连忙解释道:“敬昭兄不必这么紧张,我的师父是府学的训导林杰,这件事情也是我从那边听到的。”
  听到这句话的宋穆倒是松了一口气,那林杰自己也知道,是府学内的一位同进士,同样是一位境界高深的文人。
  “原来是这样,不过子言兄如果叫我过来只是为了这件事情……”
  宋穆当下开口说道,薛凯文这是立刻摆了摆手,脸上还带着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当下对着宋穆说道。
  “宋兄误会了,我这一次与你商议的,其实是接下来的出狩的事情。”
  宋穆再次听到这个词语,神情上难免又有了几分变化,当下却是抬头看着对方,而这时候薛凯文则是继续说道。
  “敬昭兄不用疑惑,我说的就是半个月后的出狩。”
  宋穆当下神情再次一顿,此刻也是心知肚明,就在九月二十九,也就是昨天,府学刚刚有第一批五个举人和二十个秀才出发参加出狩。
  而这次出狩的不同之处在于还有第二批,那要等到十月中旬出发。
  听到薛凯文说道这个事情,宋穆当下的神情也是带着深深的疑惑,当下也是开口问道。
  “我等应当不能够参加这次的出狩吧?子言兄说这些,似乎也没什么用。”
  薛凯文却是轻轻笑了一下,那双眸子之中却是带着看透一切的意味,当下对着宋穆说道。
  “敬昭兄就不用瞒着我了,我知道你可以参加这次出狩,而且是唯一一个刚入府学的秀才就参加的。”
  宋穆顿了顿,见对方捅破了秘密,也就没说什么,而薛凯文却像是抓到了什么东西一样再次开口说道。
  “其实我来找敬昭兄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希望敬昭兄能否和风明先生说上两句,也把我带上?”
  宋穆听到这话猛然抬头,此刻眉头几乎皱到了一起。
  这样的一次出狩,明明危险万分,这薛凯文怎么还如此的急于掺和进来?
  “这……”
  宋穆就要摇头,但是这时候薛凯文却是说道。
  “其实这是我师父的意思,我师父不会参加这次的出狩,但他也想让我出去试一试,敬昭兄或许有所不知,这次的出狩,全权负责这一切的可就是风明先生。”
  说话间,薛凯文的脸上已经带着更加的急迫,当下甚至声色动容的说道。
  “敬昭兄应当也知道,如今我的实力,虽然在实战经验上比不上一些老秀才,但是在实力上,也绝对不逊色于他们的。”
  
  “敬昭兄只要和风明先生说一下,只要能够让薛某一同出发,薛某……。”薛凯文说到这里神情顿挫,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话不是这么说的。”
  宋穆当下则是立刻摆手说道,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为难,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却不知道子言兄这么想要参加这次的出狩,可是为了什么?”
  听到宋穆这么说道,薛凯文脸上的表情面向一顿,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片刻后才开口说道。
  “实不相瞒,我听说南疆的鱼妖有体内会产生一种比鱼胶更好的玉胶,薛某母亲如今身体抱恙,一直体质虚脱,真阴亏损过重,大夫说要进补一番……”
  “可那种东西,比若黄金,薛某家中也……”
  薛凯文的脸上带着些说不出无奈和急迫。
  宋穆听到这里,脸上几欲浮现出几抹了然的神色,当下却是叹了口气说道。
  “子言兄,这一切我只能说提一提,但是能不能成,宋某无能为力、”
  “多谢敬昭兄。”
  薛凯文听闻,立刻笑着说道,那眼中此刻满是希冀的目光,两人又聊了几句,多是这两日的修行之事,便各自离开。
  宋穆当下看到对方离开的背影,一时间也是没来由的挠了挠脑袋。
  ……
  “他要去便去吧,让其他训导管着就好。”
  是夜,宋穆来到了陶风明的住处,在讨教了一番异境的问题之后,宋穆开口说了这件事情,却没想到陶风明却是爽快的答应了。
  这让宋穆顿时感觉诧异,当下也是开口问道。
  “可是这次出狩,不是要去南疆吗?那里多妖魔作乱,不是……十分的危险吗?”
  陶风明依旧穿着棉麻袍子,头发凌乱,正喝着茶水,此刻也只是轻轻的看了宋穆一眼,却是开口说道。
  “正所谓母爱无可报,人生更何求,这等事情,无妨。”
  说着,陶风明又拿出一块肉干在嘴中咀嚼着,然后对着宋穆说道。
  “你们本来就是秀才了,已经有了一战之力,想当年我教导秀才的时候,才不会在府学安稳待上半年,哪一个不是立刻实战……”
  说道这里,陶风明却是顿了一下,看到宋穆饶有兴趣的神情,当下却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些去。
  “今日写一写《桃花源记》吧。”陶风明淡淡的说道。
  宋穆应声研墨,但是此刻脑海中却是在不断的回想刚刚陶风明说话时候的神情。
  这位陶氏子孙,或许过往有一段十分精彩的回忆。
  只不过这个秘密,或许要等到自己有着更加深厚的实力,才能仔细的去探究一番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