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提请《三字经》

第一百二十四章 提请《三字经》


  
  宋穆在府学的修行依旧继续着,不过因为有出狩的任务要参加,为了尽量不在其中出现任何的差池,也为了能够在出狩任务之中有更好的表现,宋穆如今却是要比之别人更加努力了。
  所以无论是现在的文课,还是武课,无论是修炼文力还是念力,修炼战诗还是异境,宋穆恨不得将每天的时间掰开来使用,将每一分每一秒都投入到修行之中。
  但事情有轻重缓急,宋穆也不得不抽出一些时间来写《百妖杂谈》的故事,有时候心有所得,也立刻拿出笔墨来书写《三字经》
  如今宋穆所写的《三字经》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动,虽说算不上提升,但至少宋穆现在觉得这个版本已经能够放出来给别人一览。
  只不过宋穆还是担忧其中有些东西是不妥当的,所以在差不多完成之后也是一直在打磨着。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十月中旬,秋天已经正式到来,清晨的风中已经带着一丝寒冷,只有正午的太阳依稀带着几分夏日的灼热。
  在这一个月的修行之中,宋穆可谓是博览群书,受益匪浅,府学的修习让人无比的充实,每一天都让宋穆觉得有无数的新东西要去学习。
  《百妖杂谈》已经发出了第二卷,这一次宋穆还往其中放了几个西游记的故事试试水,故事情节同样跌宕起伏,如今的反响也十分的不错。
  听张掌柜说,如今的《百妖杂谈》第一卷也已经在江南西道的几个府之中售卖,情况也还算不错,至少在民书之中是亮眼的存在。
  所以为了在出狩之后《百妖杂谈》的第三卷,宋穆干脆一次性憋出了二十个故事,也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这一日,十月十四,府学之中的一批秀才正在为出狩前最后的工作做准备,而这时候的宋穆则是拿着一卷竹纸来到了府学学宫。
  宋穆来这里找范提学。
  听到是宋穆来找自己,范提学也放下手中的公务,在学宫后的一个院中与宋穆见面。
  来到学宫后院,宋穆当下见到范提学手中正拿着一本册子,此刻正在仔细的看着,见到宋穆到来,当下招手。
  “敬昭,快过来,最新的《天下文刊》出来了。”
  范提学如此说着,此刻颇为有些激动的将手中的书册递了过来,宋穆为之一愣,也连忙看过去。
  却见到在那诗词篇上,竟然还有一篇自己的诗词。
  “《偶成》虽然说比不上你其他的诗词,但也是足够了,又是一首不错的劝学诗,如今你啊,连续四次登上《天下文刊》,恐怕这天下人,现在都想知道谁叫宋穆了哈哈。”
  范提学站在宋穆的面前笑着说道,此刻看向宋穆的眼中也满是欣赏的神色。
  宋穆当下也是拿着看了看,此刻也是有些咋舌,回想自己这一个月来还没做什么诗,却没想到最后这首诗竟登上了《天下文刊》。
  不过那好歹是朱子的诗,其质量自然是毫无疑义。
  范提学此刻也缓过神来,当下看着宋穆开口问道。
  “敬昭,今天怎么突然来我这里,明日可就要出发狩猎了,你难道不需要去准备些什么?”
  宋穆见到范提学发问,当下连忙拱手,同时也开口说道。
  “学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今天来找提学大人,是有一样东西想要让提学大人过目。”
  宋穆这般说着,范提学也看向了宋穆手中的一卷竹纸,当下也是笑着说道。
  “难道是来考教我学问?这事情你大可去问你的师父,无论经义诗词策论,还是文课武课,他可比我要博学的多!”
  宋穆听到这话当下也是哑然,不过此刻心中也是闪过一个念头,看来自己师父的来头果然是不一般,连范提学都这般敬仰。
  但是宋穆还是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将手中的卷子给了过去,然后开口说道。
  “回大人,敬昭这一次拿过来的却不是什么问题,而是宋穆偶然之间想到的一点东西,此刻已经写成了文章,想拿来给大人过目。”
  宋穆如此说着,又抿了抿嘴加上了一句。
  “若是大人觉得尚可,敬昭也想请大人加盖出官书官印。”
  “哦?”
  听到这话的范提学可谓是有些十分的吃惊,面前这年轻的过分的宋穆竟然还写出了什么东西,不仅想让自己过目一番,还想着要出书?
  当下范提学也是面带疑惑的伸手接过,然后仔细的往其中看去。
  展开纸卷,迎面《三字经》三个大字袭来,范提学就顿时挑了挑眉毛,当下抬头看向宋穆,有些玩味的开口说道。
  “宋穆,难不成你现在就准备出一本官书?”
  宋穆却是不卑不亢,只是躬身拱手说道。
  “学生的确有这种想法。”
  范提学听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目光之中却是有几分无奈,
  甚至还在心中有些叹气,觉得宋穆如今还是过分心浮气躁了,或许是顶了一个案首的头衔,然后又是风明先生的弟子,加之这四处扬名,看起来已经有些心高气傲了。
  才不过十七岁,竟然就想着要出官书,天下哪个文人想要著书立传,那不都几乎是要穷尽毕生的心血才得偿所愿。
  
  但是范提学并没有把这一切的情绪表露出来,当下只是低头看着面前的卷子,想着等会儿驳回去了,也能让宋穆吃一堑长一智,正好杀杀他的傲气。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嘶——”
  刚读了第一句,当下范提学就立刻挑了挑眉毛,眼神都带着几分的不可思议。
  这句话的开篇立意不可谓不玄妙,仅仅是十二个字,就阐述了孔孟的性善论,可谓是立意极好,当下范提学还不免抬头再看了一眼宋穆。
  而再往下看下去,看到‘昔孟母,择邻处’这样的句子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范提学立刻就眨了眨眼睛。
  这篇文章,似乎是在讲解一些儒家的经典故事?
  这么想着,范提学却是收起了刚刚那有些批判的想法,仔细的望着下面读去。
  而下面的内容出现之后,尤其是‘我中华,在东北’这等句子出来之后,范提学又是疑惑了几分。
  如今却又是在讲这天南海北了?
  这顿时让范提学瞪大了眼睛,此刻心中的想法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最开始的叹息,到后来的批判,欣赏,再到如今的不解。
  范提学细细的看完,终于是放下了手中的这本册子,转而看向宋穆,当下摸了摸下巴,开口问了一句。
  “敬昭,你这文章?可是要写些什么?”
  宋穆已经知晓范提学看出了其中的门道,此刻也是恭敬的开口说道。
  “回大人,这本《三字经》是学生在秀才达境后回家之时,于一个渔村,见到百姓多不读书,孩童甚至连名字都不识的时候,才想出来的?”
  “哦?”范提学此刻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当下饶有兴趣的看向宋穆,开口问道。
  “那你这是要写一本给小孩蒙学的书?”
  这个说法从范提学嘴中蹦出来的时候,范提学的脑子都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此刻觉得这文章的确有些道理,不论是儒家思想,儒家故事,天南地北,孝悌守则,这文章可以说完全涵盖了。
  要知道这个时代,学生蒙学是最难的事情,无数的文人想过了无数的办法,识文断字,也一直是蒙童们最难的关卡。
  蒙学,可是从零到一的一个关键步骤,每一步都是艰难万分,每一个学生都是在夫子一次次的棍棒教育下才能通晓百字,熟读文章。
  宋穆这才不过多大,竟然就想在这上面做出成绩来?
  思虑片刻,范提学还是低下头仔细的思量了一番,这番思量,范提学却是越看越觉得这文章顺眼。
  尤其是他使用的是三字韵文,读起来极为朗朗上口,而且文字阐述的内容实在是过分正直,让人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
  这么想着,范提学突然“咦”了一声,然后再次低头看向这卷子最后几行。
  宋穆就在旁边看着范提学的动作,此刻倒是面容轻松,甚至还带着一个小小的笑容。
  片刻之后,范提学的神色已经变得严肃,当下将这文纸拍在石桌上,然后猛然抬起目光。
  宋穆与范提学的目光对上,这一刻宋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
  “你……这书……是要做官书?”
  宋穆点了点头:“是的,学生马上要随队出狩,便想着先解决这件事情。”
  范提学点了点头,不过又开口说道。
  “不过你这书,似乎最后面还少了几句结尾吧?”
  宋穆会心一笑。
  “只等大人点头,学生现在就将结尾补上。”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