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下震动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下震动


  
  宋穆感觉到全身的文力此刻都已经达到了饱满的状态,可涌入体内的文气却是丝毫没有减少。
  这些文力没法穿过丹田变成文力,当下竟然开始向着宋穆的全身渗透。
  不仅如此,宋穆还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脑中似乎一下子变得清明了许多,此刻自己就似乎有如神助一般,心中的许多疑问和不清晰的知识都在这一刻豁然开朗。
  这种感觉比之明悟更甚,是一种意想不到的顿悟。
  这种状态让宋穆沉醉,也更加明白这是一个好机会,是整合自己文力念力的好时机,即使知道现在外面已经弄出了惊天的动静,宋穆也最是能顺其自然,选择潜下心来继续修行。
  学宫之中,在经历了真正一刻钟的文气疯狂涌动之后,此刻这里已经来了几个人了。
  丘不楚此刻也出现在这里,而陶风明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学宫的门口,正靠在一侧墙边,嘴里孩子啊不断咀嚼着,一双眼睛则是远远的看着宋穆。
  一到达这里,几人就感觉自己体内的文力不自觉地被引动,竟然有种欢腾跳跃的感觉。
  这让几人都十分的惊讶,此刻也是忙不迭的走了进来,场中的文气已经消散了不少,众人都看到了那凌乱的地面和那正站在其中闭目养神的宋穆。
  “这……”
  丘不楚的神情一顿,此刻脸上满是不可置信,扭头看向旁边的范提学,范提学此刻也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缓缓说道。
  “宋穆写了一本《三字经》。”
  “《三字经》?是何物?”
  丘不楚听到这话,立刻往着地上看去,在那里,有一张大大的白纸,而在白纸上,此刻上面的每个字似乎都像是被烙印的时候发出剧烈的光芒,上面的每个字都还在闪烁着金光。
  “一本蒙童学物,三字韵文。”
  范提学再次开口说道,此刻情不自禁的抬头看了一眼依旧在入定状态之中的宋穆。
  “或许,会是本可以比肩《千字文》的学物。”
  范提学这般说道,场中的几位进士都陡然震动,一个个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而那本来古井无波的陶风明,此刻也是突然站直了身子,往前走动了几步。
  “范提学,这事可不能胡说,若是如《千字文》那般的大文出世,那他宋穆,也就是大儒了!”
  “他才不过是个秀才,也不过十七岁而已!”
  丘不楚的目光凌厉,此刻觉得范提学所说的话已经完全的不着边际,但是范提学只是苦笑了一声,然后开口说道。
  “那《三字经》上的内容,大人上前品读便是了,至于是不是大文,秋日能奔雷九声,勾动天地文气狂涌不止,甚至此刻吉州府城都有所震动,这等情景,难道还能有假吗?”
  “或许过不了多久,京师的四海全书也会震动,礼部一定会前来询问情况的。”
  “丘兄,我所言不虚!这天下,就是有天纵之才。”
  “如今,所幸生在我们吉州府!”
  范提学说这话的时候掷地有声,此刻也是让丘不楚不禁顿住,当下目光垂下,想着刚刚在吉州府城墙上看到的情况,却是往前走了一步。
  宋穆面前的地面上,碎裂的石块之中,那张白纸上此刻还在散发着金光,丘不楚本来想着去看一眼,但是最后还是作罢,只是后退到范提学的位置,然后开口说了一句。
  “那今日便封锁府学,至于宋穆和那篇《三字经》,待到他醒过来了再说吧。”
  几人应话,此刻的府学已经大为变动,学宫大殿数位进士矗立,学宫之外举人值守,到了府学外面的街道,此刻已经有兵丁到场,护卫周全。
  许多的百姓此刻也是对此津津乐道,尤其是那冲天文气,金字浮空,以及那最让人震撼的九声惊雷。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吉州府之中究竟出了什么大事。
  而坐落在神州大地中原的长安,此刻那幽幽皇城后方,一座雄伟挺拔的汉白玉祭坛之上,数个端坐其上的老者猛然睁开了眼睛,在那一刻同时站起身,望向南方。
  “是大文出世?”
  “九霄雷动,这文章,恐怕不简单!”
  其中一个最为年长的老者此刻抚着白须,当下嘴角含笑,目光同样看向远方。
  “所幸是我人族文章,善哉善哉。”
  “不过四海全书只是震动,并未浮现文章,看来文章内容,并不算玄妙?”这时候一个老者皱着眉头说道,回头看了看祭台上的那本犹如一把长尺的大书。
  “是啊,可这等能引动极致天象的文章,如果内容不甚精妙,怎么能够做到引发如此的动静?”
  
  众人的脸上都带着几分诧异,唯独之前的那位年长者此刻眼神清明。
  “人族诗篇,也不是内容精妙,文章玄妙就能引动四海全书的,或许这文章造诣颇深,也或许这会是一篇口口相传的传世佳作。”
  众人听闻,当下也是连忙点头,一个个的脸上带着几分恍然大悟。
  “大祭司所言极是,如此也说得通,或许这篇文章,有着极佳的早已,甚至未来会成为千秋万代口口相传的文章。”
  老者点了点头,扭头看着一个已经跑上祭台的校尉,当下对其说道。
  “立刻向陛下禀报。”
  “南方雷动,九声而不绝响,天星未动,文章未显于四海全书之上,但应当是传世万年之作!”
  小厮立刻拱手下了祭台远去,几位老者也重新坐下。
  那年长者却是再次看了一次南边,然后轻轻的说道。
  “如今天下文脉南移,南方多才子,看来这南疆之地,我们也必须好好争一争了。”
  “只是不知道这篇文章,究竟是什么样子。”
  ……
  宋穆也不知道自己在那种入定的状态之中持续了多久,只知道再次醒来的时候,面前的景象差点让宋穆吓了一跳。
  此刻自己的面前出现了好几张面孔,这些人各个身着红色袍衫,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你醒了。”
  宋穆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丘不楚的声音这时候在宋穆的面前响起,宋穆连忙转身,却是突然感觉全身麻木,站立不稳。
  长时间的站立闭目似乎让宋穆的身体循环不畅,一股酥麻的感觉在全身泛起,当下脚下不稳,直直的往着一边倒去。
  丘不楚和范提学都惊呼了一声,此刻两人伸手扶住了宋穆,然后架着宋穆在一旁坐下。
  知府和提学大人亲自扶着一个学子在一旁坐下,若是其他学子此刻见到了,必然是要羡慕不已。
  而此刻的宋穆则是感觉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疯狂的流动,那酥麻感觉如同蚂蚁蚀骨,几乎痛入灵魂深处。
  但无论自己做什么,也无法消解半分。
  此刻只能朝着四周报以急切的目光。
  陶风明的身影这时候却是突然出现在宋穆一侧,在众人的目光之中突然抓住了宋穆的一只手,只见到陶风明的衣袍鼓动一番,而后宋穆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宋穆这时候才总算是有了力气,看着面前的众人,也向着陶风明投去感激的目光。
  就在刚刚,自己全身血液涌动的不可遏制的时候,陶风明的一股力量冲入了自己的经脉,仅仅是呼吸之间,便抚平了那种涌动之情。
  “你这不是久立不动的后果,是那庞大的文气进入你的全身,甚至已经渗透入你的血肉之中,突然苏醒,未能及时消弭干净,必然是会出问题的。”
  陶风明说了这么一句,当下就闭口不言,身形退到了一边。
  “多谢师父、”
  宋穆连连感谢,而这时候的丘不楚和范正雄已经围了上来,两个人就站在宋穆的面前,一双眼睛止不住的打量着。
  “宋穆,你如何写出的《三字经》?”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