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樵夫述事

第一百二十九章 樵夫述事


  
  宋穆跟着肖雄几人在山上飞快的向下而去,几个人此刻都运起了体内的文力,脚下步伐不仅飞快,崎岖的山路在众人脚下也如履平地,只是不久,便远远见到了陶风明所说的那颗参天古树。
  肖雄等人在不远处的一个土丘上停下,然后将目光看向了宋穆,目光打量了一番,似乎是觉得让宋穆一人独自前去有些不稳妥,当下还叹了口气,对着队伍里的一个秀才说道。
  “付泽峰,你和他一同去,记住,让他问话。”
  一个身材面貌中等的秀才点头走上前两步,目光也同样打量了宋穆一番,然后勾起嘴角招手。
  “走吧,宋师弟,这可是大人交给你的任务。”
  宋穆暗暗的叹了口气,此刻都觉得这事情很是有些恍惚,怎么陶风明就觉得自己可以完成这个任务,难道是自己长得很有亲和力,还是说单纯的想让自己出来做事而已?
  当下两个人一同向着前面走去,只不过再没施展那么骇人的文人身法,只是从山间小道一路走过去,很快便见到了树木间的那颗老樟树。
  这樟树树根深扎地面,树干四五人合抱不止,树冠更是张开的雄伟,洒下大片的绿荫。
  “谁!”
  宋穆两人还未到跟前,这时候一声警惕的声音传来,宋穆两人刚刚走了出来,便见到那老树下一个老年樵夫已经站起身,而他旁边一个依靠在树下的年轻汉子也直起上半身,各自抽出了腰间的柴刀,正目光警惕的盯着宋穆两人。
  “两位大叔,我们是读书人,只是路过此地。”
  宋穆当下连忙开口,语气平静温和,步伐也慢了下来,转而从腰间掏出了自己的腰牌。
  那两个樵夫面面相觑,见到这两个气质不凡的读书人此刻从山上走下来,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放松了警惕。
  “两位大叔,我们来自江南西道府学,途径这一处山路,碰巧遇到了两位,想要来问问路。”
  宋穆笑着继续往前,这两个樵夫对视了一眼,当下也见到了两个人的情况。
  两人的身上都是泥土,老年樵夫头发散乱,年轻樵夫一条腿上更是被血液染红,此刻撕了布条捆着。
  见到这个情况的宋穆也是顿时皱了皱眉头,看来师父说的没错,这两个人的确是出了什么意外。
  而在这时,那老年樵夫抬起头开口问了一句。
  “两位秀才公,你们读书人来这做什么,是要问什么路?”
  宋穆见到他们愿意搭话,自然也是松了口气,只不过看着对方还是有些警惕的模样,当下和那付泽峰都纷纷停下了脚步。
  “我们是想问一下,这里现在是哪里,还有,如今这片山中,可有什么妖魔出现没?”
  宋穆如此问道,这两人再次顿了顿,这才重新将目光锁定在了宋穆的身上。
  “这里是粤州韶州府境内,你们现在所在的山我们叫做老鹰山,至于你们说的什么妖魔出没。”
  那大叔思索了一下,当下却是看向了年轻的樵夫。
  宋穆见状,当下也是往前走了几步,面露关心的看向那年轻樵夫,开口问了一句。
  “不知这位大叔是如何弄的?可是在山上被妖物袭击?”
  两人一时间没说话,只是目光有些闪烁,宋穆当下却是不管那么多,走上前来,见到对方那已经被血液沾红的裤管,朝着付泽峰招了招手。
  “两位,这……”那年长者见到宋穆蹲下身来,似乎在查看年轻樵夫的伤势,当下有些不知所措,而付泽峰已经走上前来,看到那伤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递给了宋穆。
  宋穆伸手接过,看到上面写着“白药”二字,当下也是对着那樵夫说道。
  “这是可治外伤的创药,我现在与你敷上,或许会有些疼痛,你要忍着。”
  年轻樵夫看向旁边的老年樵夫,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些错愕,但是宋穆已经伸手拉开对方那已经稀烂的裤管,见到几条深可见骨的伤痕,当下也是面露惊色。
  药粉倒上,那年轻樵夫浑身发抖,惨叫不止,而宋穆此刻则是扭头看了一眼付泽峰,一道文力出现在手上,直接对着伤口按了下去。
  那淡黄色粉末很快就消失不见,与此同时,腿上流出的鲜血已经止住,伤口上结出了厚厚的血痂。
  宋穆见到这个情况也是大为赞叹,这还是在府学之中学到的东西,文力对伤口愈合也有所好处,没想到竟然还能有这般效用。
  当下那年轻樵夫已经虚弱的喘着气,而老年樵夫见到伤口没了鲜血涌出,一下子神色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当下就要给宋穆两人跪下。,
  “多谢两位秀才公。”
  “大叔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宋穆连忙将其扶起,此刻双方也是没了什么芥蒂,那老樵夫看着宋穆的目光之中满是感激之色。
  而且当下似乎是终于对宋穆敞开心扉,开口回答问题。
  “实不相瞒,我这小儿的伤势就是这老鹰山中的一只妖猴弄的。”
  “那妖猴凶恶万分,见人就要扑咬,小儿为了救我,情急之下挡下了它,却被它扯了一块皮肉跑了。”
  “若不是两位出现,我们今日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老樵夫动情的说道,宋穆却是立刻察觉到其中的一个细节,连忙开口问道。
  “大叔,您刚刚说着山中有妖猴?还敢肆意攻击人?”
  老樵夫点了点头,却是娓娓道来。
  “咱这山上原来是有一尊大妖,乃是一只大鹰,所以才叫老鹰山,不过这大鹰对我们村民十分客气,平日里也就是清扫田野间的田鼠野猪,偶尔帮忙将那些在山中迷路的人带出来。”
  “当初我们为了感谢这大妖,还给它修了一座山神庙,每年供奉一些食物。”
  “如此一来上百年,也没有出什么事情。”
  宋穆听闻却是恍然,那刚刚众人落脚的破败山神庙,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这么说着,这大叔的神色顿时顿了顿,似乎也是显得有些疑惑。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两个月,那大鹰却是不见了踪迹,这神山之中的许多兽类就开始变得暴躁,今日也是我们倒霉,碰上了那其中最凶悍的妖猴。”
  
  “而且不止是那猴子,那山上的兽类都凶狠了许多,还不时地闯入我们的田地祸害庄稼。”
  “今年肯定是吃不饱肚子了,我们这才出来,想着上山打点柴多挣几个钱。”
  宋穆听到这里,神情已经变了变,当下扭头看向旁边的泽峰,对方也是看了过来。
  那老樵夫上前看了看已经缓过神来的儿子,当下喂了两口水,又回过头来对着宋穆两人说道。
  “说来这一切,都是从南边官道上有人来后就开始的。”
  “大家都说,是那些南边逃难来的人,把大鹰害了,没了山神,我们也就没了庇佑。”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