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花开后百花杀!


  
  城中升起的那道气息阴冷压迫,十分骇人,那威压让人觉得心口就像是压了块石头,不但喘不上气,还让人感觉有几分慌乱。
  
  正在书写诗词的宋穆也能够感受到来者不善。
  果然在城中某处屋顶上,此刻出现了一道身影,他满面红光,穿着一身鲜亮的红色官袍,但是他手中奔涌的,竟然是腾腾的黑气。
  那黑气喷涌更盛,他身上的气息也在逐渐的增强。
  宋穆的瞳孔微缩,此刻也是惊怒不已。
  就是那个柯汲金,只不过此刻,他是一个极其强大的进士!
  宋穆立刻想到了昨晚,那个有着骇人气势的柯汲金,可他不是同进士修为吗?
  难道他隐瞒了实力?
  宋穆心中此刻多有几番激荡,抬头看向天空之中的陶风明,此刻他已经看向了那从城中缓缓升起的魔教进士,当下二话不说,手中的一团文力就陡然变换。
  下一刻这文气就变成了无数把刀剑,疯狂的朝着对方激射而去!
  那滔天的气势,配上这宏大的场面,宋穆一时间也是心神震荡。
  “你就是昨日来府城的那个进士?好啊,没想到还让杀了个回马枪,但是别以为凭你一人,能力挽狂澜!”
  天空之中这时候传来对方的阵阵狞笑,那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感情,而他的身形已经在这一刻飞速的变换。
  他竟然直接从陶风明的万剑之中穿了过去!
  宋穆见到这个场面也是心中一紧,当下连忙看向陶风明,而陶风明的身形也在这一刹那突然消失不见。
  两个人在下一刻便在城中某处战作一团,那出手的速度甚至是宋穆肉眼无法看清楚的。
  进士文力碰撞出的霹雳声不绝于耳,而整片城池的上空此刻已经变了一番模样。
  因为守城大阵的展开,那苍鹰已经被逼退不少,但是那柯汲金却是没有离开。
  陶风明和对方打的不可开交,可饶是如此,这城中此刻竟然没有一个进士前去帮忙。
  宋穆当下焦急万分,但是面前的城墙上又出现了哄闹,那些被魔因感染的人此刻蜂拥而来,宋穆只得连忙再次写起了诗词。
  这边宋穆毛笔不停的写着诗词,那边天空的战斗却是变得越发的激烈。
  宋穆看着这个情况此刻心中也是焦急,这明明是一座拥有八个进士的城池,为什么到现在连一个进士都没能出来帮忙?
  正这般想着,天空中突然一个身影朝着这边急速而来,他从天空之中落下的速度极快,仅仅是片刻,他便出现在了城墙的上空,但是似乎没有控制住身形,竟然从几米高的空中直接跌落下来。
  宋穆和几个兵丁连忙上前,拉开那人,宋穆陡然发现竟然是昨日喝骂自己师父的那个老进士。
  对方此刻脸色苍白,嘴角更是有鲜血流出。
  “谷大人,你怎么样了?”一个什长华慌忙过去扶起,当下神色慌张的询问,但是对方没有任何的回应。
  宋穆慌忙接手,然后查看对方的情况。
  这老者身上的气息此刻却是极为的不稳定,整个人的状态也十分不好!
  片刻之后,这老者才悠悠醒来,此刻见到宋穆在身边,当下竟然是猛烈的咳嗽了几声。
  宋穆连忙拍背,同时对着对方问道。
  “这位大人,您究竟是如何了?”
  那老者咳嗽了片刻,这才缓过气来,但是脸上的表情依然十分痛苦,从怀中摸出几颗药丸服下,似乎才好了一些,又眯着眼看了看宋穆,想起了什么一般对着宋穆说道。
  “立刻向其他州府发出求援,我们碰到了魔教进士!”
  “那柯汲金,竟然早就成了堕落文人咳咳……”
  宋穆神情逐渐惊惧,而对方则是继续说道。
  “府衙七位进士,全部中招,知府大人现在还生死未卜,这家伙用的是一月散,好狠毒。”
  “谷大人,城内兵营也是如此,那药力发作,如今一个个都是不省人事啊,还有这数不尽的百姓也感染了魔因。”
  旁边的什长此刻万念俱灰的说道。
  宋穆则是抬头看向天空之中与陶风明站在一团的柯汲金。
  原来这座城池这么快的被突破,而且连简单的防御措施,乃至应敌的动作都没做出来,是因为他们都被那个柯汲金给药倒了。
  一个隐藏在官员之中的堕落文人,借着身份掩护,他在顷刻间将众人全部给药倒了。
  一月散,宋穆未曾听过,但是一种能让进士也中招的东西,足以证明其恐怖程度!
  一个人,就瘫痪了一座城池。
  宋穆震惊于那家伙恐怖的计谋,但是此刻更加关心的是陶风明。
  师父他究竟能不能打得过那个家伙。
  天空之中那两个人的争斗此刻变得更加剧烈了起来,此刻斗的是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而那柯汲金见着这韶州府的危局此刻已经被解决了不少,此刻不仅没有任何的慌张,甚至连半分退却也不存在。
  突然他的狂笑猛然传来。
  “哈哈,区区一个府学训导,虽有几分本事,但是还差了些火候!”
  这家伙此刻大声的嘲笑着,手上的动作却是陡然变化。
  下一刻便见到对方的手上探出根根的血线。
  见到情况的宋穆猛然站了起来,此刻哪里不会明白对方这是在做什么。
  那是曾经在石阳县城也出现过的情况,这些魔教的家伙用这不知名的血线,来吸收那些被魔因侵蚀的人的血肉修为!
  果然在下一刻,这血线朝着城池之中各处激射而去,那根根晶莹的血线犹如最恐怖的蜘蛛网,将整座城池笼罩而下!
  这个家伙可比之前石阳县的那家伙厉害多了!
  宋穆在心中震颤,此刻脸上也满是焦急的神色,目光看向那陶风明,却见到对方的身形突然变动。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一首王维的《老将行》从陶风明口中脱口而出,然后便是一阵阵光芒荡漾开来,那光芒向着四面八方横扫而过。
  竟然直接将那些血线扫断!
  “好!”
  宋穆暗暗的握紧了拳头,此刻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叫好,而这时候那柯汲金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那手上的动作再次一变。
  那是宋穆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一副卷轴,卷轴通体血红,似乎有火焰在其上跳动,而在他的手上此刻忽然翻飞展开。
  与此同时,感应到了什么的陶风明身形暴退,那在宋穆身边的谷姓老者此刻也是猛然瞪大了眼睛,当下惊呼一声。
  “百花杀图!”
  宋穆扭过头去,对方已经在几个士兵的支撑下站起身来,此刻脸上满是惊怒的神色。
  “这个该死的家伙,他竟然带来了魔教的百花杀图!”
  “他如何学到的黄巢邪典!”
  宋穆恍然,也是猛然睁大了眼睛,这个世界,也有那落魄举人黄巢,也曾经在文朝初年掀起过一番腥风血雨。
  因为屡屡考不上进士,顿觉突破无望,他转而投向了魔教的怀抱,成了一名堕落文人。
  黄巢天资聪颖,饱读诗书,如此不过十年,便从举人一跃成为翰林境界的修士!成为那个时代极其恐怖的堕落文人。
  而他创作的那首诗《不第后赋菊》,曾经更是让大文朝文脉动荡,激起一时风雨飘摇。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这黄巢用这么一首诗,凝聚成了魔教的一本邪典,而那邪典只记载了一样东西,便是如何制作百花杀图。
  一种独属于魔教的奇特异境,它不需要念力催动,只需要使用者那滔天魔气和杀意!
  而此刻那家伙,此刻竟然有这等骇人的魔物!
  宋穆的神情震荡万分,那天空之中也传来对方畅快的大笑。
  “小辈,便让你好好开开眼吧,今日与这一城百姓,同入我的百花杀图之中!”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