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誓要比个高低!

第一百四十四章 誓要比个高低!


  
  那柯汲金疯狂叫嚣的声音传遍整片天地,无数文人突然意识到他手中的东西是何物,此刻也是面露惊恐和恍然。
  就连宋穆旁边的那老者都强撑着站起身,激动地甩开旁边的几个士兵。
  “绝对不能让他得逞,这韶州府城,可是有二十万的百姓啊!”
  老者如此说着,身形逐渐变得佝偻,脸上变得一片通红,似乎在使劲的催动身上的文力,文力波动缓缓传来,老者的衣袖已经无风自动。
  “噗——”
  但是下一刻,这老者口中便猛然吐出一口鲜血,鲜血激射三尺,老者也如同片羽轻飘飘的倒落,那脸上的神情已经是带着惨白。
  “谷大人!”
  宋穆这时候也连忙上去搀扶,关心的查看对方的情况,老者的气息极其不稳,本来体内就中了剧毒,此刻还强行催动文力,让毒素在周身游走的更加厉害。
  可宋穆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将老者移开,同时安抚对方说道。
  “大人,你无须担心。”
  “我如何不担心,那可是百花杀图啊,城中,可还能有文人能与他一战?”
  “我为官七十载,如今却要见得满城百姓死在自己的面前!”
  老者心急如焚,此刻更是剧烈的咳嗽,旁边的几个兵丁忙作一团,一个个的脸上也带着惶恐,似乎已经见到了绝境的到来。
  宋穆却是注视着对方,面色严肃的摇了摇头。
  “大人,请相信我的老师。”
  宋穆斩钉截铁的说道,此刻目光也抬头看去,看着那天空之中未然耸立的身影,低过头来对着那老者缓缓的说道。
  “他是一名进士,一名足够强大的进士,他有着深不可测的文力和念力。”
  “最重要的……”宋穆沉沉的出了一口气。
  “我的老师,是一名破境师。”
  如此说着,那老者也陡然瞪大了额眼睛,此刻脸上也带着好几分的激动,当下目光灼灼的看着宋穆,嘴角微微颤抖。
  “你说的是真的?如果是破境师,那或许……”
  话音落下,只见到天空之中陡然传来一道巨大的文力波动,那文力如同实质般的闪过,而那天空之中的陶风明,此刻一身蓝色袍衫开始疯狂鼓动。
  “小辈?你才是那个鼠目寸光的小辈吧?”
  “天下异境,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百花杀图来猖狂!”
  陶风明沉着的声音缓缓响起,下一刻也不知道从何处掏出一张白色卷轴,那卷轴在陶风明的面前打开,而此刻的陶风明以手为笔,以文力为墨,触纸滑动。
  陶风明竟然开始在上面书写诗词文章!
  “你……”
  那柯汲金此刻的神色顿时十分惊异,见到风云变幻间陶风明已经在书写诗词,当下也连忙出手。
  那血色卷轴向着周围飞快的展开,然后在瞬间便变成了的一条滔天的血带,此刻便朝着那陶风明跃动而去。
  在卷轴打开的书带,无数的花朵开始绽开,漫天的黄色菊花缓缓展开,但是这些黄花还未落地,便开始剧烈的变化。
  温润的黄色开始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极为显眼的红色,鲜润欲滴,那红花之中,竟然真的有点点血滴落下。
  与此同时,一股咸腥的味道也开始散溢开来。
  那是浓浓的血腥味!
  这百花杀图,展现出了它恐怖至极的威力!
  城墙上宋穆等人此刻也是纷纷捂鼻,而在城中,那血滴落下,竟然开始在这城中放出一朵朵的血花,血花在街道上不断盛开。
  在墙角,在屋檐,在树荫下,在草丛间……
  血色开始弥漫,整座城池,只是片刻便换了颜色!
  无数人惶恐尖叫,下一刻却是重重的摔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宋穆也往着身边看去,却见到这身后城池外已经变得迷蒙,那血色浓雾,似乎笼罩了一切!
  百花杀的异境,已经彻底展开了!
  周围的一个个兵丁开始栽倒,众多逃上城墙的百姓惶恐的向着宋穆这边后退,这淡淡的薄雾,此刻比之那些疯狂的魔因之人都要可怕,
  宋穆运起体内的文力,将这些靠近自己的血雾荡开,但是却帮不了旁边的每一个人。
  “小子,快离开吧,已经太晚了,这里,要成一处死地了。”
  谷姓老者此刻虚弱的对着宋穆说道,宋穆看着这情况却是摇了摇头,此刻攥紧了拳头,当下挣扎了片刻,然后对着周边两个士兵说道。
  “还不晚,带上大人,我们去大儒文章下面!”
  几个士兵连忙点头,宋穆首当其冲,一身文力不断的向着周围涤荡,与此同时,宋穆伸手在脖子下探了探。
  一条红绳被拽了出来,上面勾连着的三样东西也显露了出来。
  宋穆伸手从上面扯下那枚黄玉戒指,此刻匆忙戴上自己的手指。
  “小子,你,竟然有两块文脉碧玺?”
  那老者此刻瘫坐在大儒铜碑旁,见到宋穆那脖子上红绳穿的东西,脸上带着骇然。
  “你叫什么,是哪家的文脉子弟?”
  这一刻老者也是察觉到了宋穆身份的不一般,此刻开口问道,但是宋穆可没时间去关注这些,当下只是拿出笏板,然后掏出毛笔。
  咂吧了两下干渴的嘴巴,宋穆看了一眼面前的大儒文章,深吸了一口气。
  “盖神州大地,九鼎聚一,以天星养万物,借文气镇妖魔……”
  宋穆此刻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想护住这么多的人,此刻便也只能靠这大儒文章了,希望自己用文力书写,念力加持,能够让这文章爆发出一些威力来。
  至少让自己能够护住这城墙上的人。
  宋穆跪在大儒文章之前,手中的毛笔飞快移动,一句句的文章出现在笏板文纸上面,仅仅是片刻,宋穆便感觉到周围的情况已经有了变化。
  那血雾似乎被缓缓推开,但是随之而来的,是自己体内的文力大量枯竭。
  再坚持了片刻,宋穆突然闷哼一声,此刻脸色一白,手中笔墨突然停住。
  “孩子,你做不到的,大儒文章,除非你是举人,否则你临摹不完的。”
  这时候那旁边的老者开口说道,宋穆当下神情顿挫,而周边的血雾已经再次涌来。
  看着周边的人不断慌张的神色,那一个个都满是惶恐的表情,宋穆心中不甘,当下心中一横,此刻闭上眼睛。
  旁边的人都慌张看来,而宋穆已经再次睁开了眼睛。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宋穆此刻重新提笔,在笏板上写下诗词,一句诗词写下,阵阵文气立刻从笏板上涌出。
  这一次,宋穆写的是新诗。
  苏轼的《赠刘景文》!
  如今漫天血菊绽放,这等异境,宋穆还破不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宋穆就要坐以待毙。
  既然你敢咏菊,那我便也咏菊!
  孰低孰高,境界如何,咱们干脆比个痛快!
  也就在宋穆落笔的时候,那天空之中咆哮着向着陶风明而去的柯汲金对着正在书写的陶风明发动了猛攻。
  道道攻击狠狠的朝着陶风明击打而去,但是那在陶风明身边展开的浮动白卷似乎有了灵性,此刻竟然将对方的攻击全部挡下。
  “咦!”
  柯汲金发出一声惊叹,手中的动作却是再次快了几分,那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的狰狞。
  “猖狂?今日让你与那于老头一同去下黄泉去,你才知何为猖狂!”
  如此说着,只见到他往着那血色卷轴之中疯狂的灌输文力,仅仅是在片刻,那腥臭花香变得更加浓郁了。
  但是也就在这时候,鲜翠欲滴的鲜红花朵之中,突然飘过一片桃花花瓣。
  那粉嫩的颜色无比的突兀,花瓣在那柯汲金的眼前闪过,那柯汲金脑中一道惊雷闪过。
  “这是……”
  “桃花……”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