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前行与盘点

第一百四十七章 前行与盘点


  
  这是宋穆偶然间在吉州府映雪坊之中的书册上看到的一个名字。
  一本策论全解之中,作者序言的第一句话便是。
  “天下策论,若以实干为第一,当皇甫为先,若以精妙为第一,岚贤亦为先,上兵伐谋,清风君子仍为先。”
  当时自己看着这句话,还一直纳闷这皇甫究竟是谁,如今听闻,也是恍然大悟。
  这就是自己的老师,陶风明。
  他竟然是一位隐世强者。
  可是……他为什么从没有表现出来,就连他在府学之中,也只教一两门武课,只教自己异境开启之法。
  还有,他不应该是叫陶风明吗?
  宋穆满头雾水,此刻抬头看了一眼沈龙,神色却是变得平静了几分。
  “你是从何处知晓的这些消息?”
  沈龙听闻挑了挑眉毛,此刻倒是歪着头看了宋穆一眼,有些耐人寻味的说道。
  “怎么?你和皇甫风明难道还有什么渊源?”
  “他是我的老师。”
  “我的师父。”
  宋穆淡淡的说道,那沈龙却是突然狠狠眨了眨眼睛,然后有些疑惑的偏头看了看宋穆,似乎又深深吸了一口气,诧然问道。
  “你是他的徒弟?”
  “皇甫风明,竟然收徒弟了?”
  宋穆默然,那沈龙却是起身,此刻看着宋穆久久出神,脸上的表情无比精彩。
  “他曾经可说过,强者永不死,亦不需后人。可他现在,竟然收徒弟了?”
  沈龙愣愣的笑了几声,此刻再次看向宋穆,那目光之中带着几分审视,宋穆则是正色的看向对方,此刻什么也没有说。
  片刻后,沈龙似乎也已经默然,当下摆了摆手,而这时候那远处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几道气息,似乎是前来增援的文人。
  “罢了罢了。宋穆,那便祝你今后乘风御剑,扶摇直上吧。”
  沈龙拱手如此说了一句,竟直接就遁走了。
  宋穆抬起头,见着对方远去,此刻心中也满是疑惑,也有几分激荡,但更多的是几分坚定。
  就算自己的老师过去有着不平凡的身世,但那又如何,他如今是自己的老师,作为弟子的自己追随便是了。
  拜强者为师,那就是要成为更强者。
  宋穆如此在心中勉励着自己,这时候旁边轻飘飘的落下一道身影,宋穆看去,正是陶风明,此刻他双手背在身后,恢复了那派邋遢的模样,目光也往着远处看去。
  “师父。”
  宋穆连忙开口,陶风明却是没有说话,片刻后才突然迈步,带着宋穆下了城墙。
  “去把大家找回来吧,我们现在出发。”
  “出发?去哪?”
  宋穆听闻,当下颇是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陶风明只是迈步往前走着。
  “出狩,我们继续往南。”
  宋穆默然,这一刻停下脚步,看着陶风明离开的身影,竟然从未有如今日这般觉得这道身影,充满了力量。
  ……
  “敬昭兄,我也是没见过这等场面,那脑子一下子不听使唤,才会做出那等的事情。”
  山路上,宋穆依旧背着东西前进,许多的秀才举人此刻也是卷袖撩衫走着,一个个的脸上都多少有些狼狈。
  而在宋穆旁边,薛凯文此刻正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那脸上满是挂不住的歉意,看向四周的目光也带着几分不好意思。
  宋穆没有回话,只是埋头往前。
  今日在城墙下,薛凯文的临阵脱逃可是让以说让宋穆咬牙切齿,怒其不争,宋穆心中也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我不能就那般死在那城墙下,你也知道,我还要为我母亲……”
  薛凯文此刻还想跟着辩解几句,当下话语之中都带着几分可怜,宋穆只是狠狠的出了一口气,然后才扭头看着对方。、
  双方的目光一接触上,这薛凯文就顿时低下头不吭声,而宋穆则是仔细的扫视了对方一眼,当下开口说道。
  “子言兄,你不必自责,这是人之常情。”
  “那……那就好。”
  薛凯文听闻顿时露出笑容,深深的松了口气,当下还带着几分亲昵的说道。
  “敬昭兄,你这么多东西,我便来帮你拿一点吧。”
  宋穆见状,却是摇了摇头,脸上的神情很是平静,当下只是拱了拱手,步伐则是快了几步,跟上了前面的陶风明。
  只留下薛凯文一脸愕然,顿在原地,然后脸上带着几分灰败。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君子当坦荡荡。”
  见到宋穆到了自己的面前,陶风明当下轻轻的说了一句,似乎他早已经注视到了这一路献殷勤的薛凯文。
  宋穆没有说什么,其实自己心中也没有什么嫌弃或者鄙夷不屑的想法,当下则是从包中掏出一捆肉干递给陶风明,又把水壶递了过去。
  陶风明伸手接过肉干,熟练的放入口中,虽然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但是他似乎对那件事情没有任何的感觉。
  此刻又变成了往常的那位严师。
  宋穆帮着弄完各种东西,当下也是抬头看着对方,嘴巴张了张,心中此刻很是想问一问陶风明关于他身份的事情。
  那沈龙的话语此刻还在自己的耳边环绕,尤其是陶风明究竟是不是皇甫风明,宋穆有些忍不住的想要问问他的过去。
  毕竟师父如父,在如今的这个世界上,自己除了二叔一家,还有好友孔宗,最能依靠的便是陶风明了。
  “师父。”
  宋穆开口喊了一句,陶风明也叼着肉干扭头看了过来,腮帮子鼓动,那脸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宋穆张了张嘴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这件事情该从什么地方说起来,当下到了嘴边的话也被再次吞了下去,只能是低下头。
  陶风明见到了宋穆这副欲言又止的神情,那眼眸微微下垂,目光在宋穆的身上停留了片刻,旋即视线便转移开来,叼着肉干继续往前走。
  “叫大家加快速度吧,今晚最好能找个地方借宿一宿,再补充一下干粮。”
  陶风明淡淡的说道,身影往前走去,宋穆连忙应声,和一个举人训导说了说,大家拖着疲惫的身形,继续往前。
  队伍之中此刻还有人偶尔议论两句,为何不在那韶州府再停留一晚,毕竟这一战下来,众人也是疲惫不堪。
  但是他们也只是私下议论,陶风明的命令他们依旧不敢违抗。
  尤其是今日韶州府上空的情况,大家都再清楚不过,那在天空之中的大战,那在血雾之中的力挽狂澜,陶风明在其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那强大的实力也让众人为之一颤。
  而他们同样在议论的,便是城墙上两侧打开的大儒文章,还有那百花杀图。
  宋穆此刻也跟在队伍之中,只不过此刻却是在仔细的盘查自己脑中的古书。
  这两日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是自己所做的事情却是无比的多,两次战斗下来,宋穆用出来的诗词,已经有几十首了。
  这也是宋穆始料未及的,没想到自己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激发出这么多的诗词,此刻仔细盘算下来,心中也是高兴万分。
  其中的战诗大多是自己之前已经写好的《和张仆射塞下曲六首》,以及自己后来临时抄写补完的《春坊正字剑子歌》。
  除了这些,便是自己在韶州府写的众多诗词,其中的清明诗大把,几乎把诗佛王维掏空。
  还有最后面写出的这三首咏菊诗词,此刻也印在书本上。
  写作诗词,斩妖除魔,古书便能烙印这些诗词,看着如今已经厚实了不少的书页,宋穆的心中也多有几分激动。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