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五十章 风明病倒

第一百五十章 风明病倒


  
  果然如葛龙所说,当宋穆在这村庄待了不过几个时辰,当下便有人找了过来了。
  “这位同砚有礼了,我来找你们吉州府学的宋穆,听闻他也来到了这里。”
  “不知是何人,现在在何处?”
  宋穆此刻正在一处屋檐下吃完饭,便听到不远处传来几个人交谈的声音,当下放下碗筷起身,转过身去,便见到村路上正有几个学子正与付泽峰说着话。
  付泽峰被这几人拦着询问,当下也正纳闷,眼角正好瞥到了宋穆,当下就指了指宋穆对着几人开口说道。
  “你们要找的人便是他。”
  这般说着,几个人便已经看了过来,宋穆当下也是一愣,那几人已经迈步走来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麻衣的年轻人,面容宽厚,眉宇间带着几分自信,此刻走到了宋穆面前,当下拱手说道。
  “在下邢正阳,乃是崇文二十七年秀才,听闻阁下便是吉州府本次的案首,宋穆?”
  宋穆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刚刚葛龙和自己已经介绍了对方,此刻对其也是有几分了解,当下宋穆抿了抿嘴巴,也是抬手道。
  “久闻邢兄大名,在下的确就是宋穆。”
  “哦?不知道宋兄如何久仰我的名字?”
  两人当下拱手,对方却是面带笑意的看着宋穆问了一句,那脸上的神情有些忍俊不禁。
  宋穆也是露出一个笑容,当下只能是笑着拱手。
  毕竟这只是自己一时之间的说辞,几句客套话。
  对方也只是拿这个来活跃气氛,当下两人都是相视一笑。
  邢正阳又向宋穆介绍了旁边的两人,乃是本年建州案首和福州第二,名字是文字东和晏朝云。
  宋穆和这两人都打了招呼,那邢正阳此刻对着宋穆笑着说道。
  “说来我们真的是久仰宋兄的大名,这四个月来,天下文刊上皆有你的诗词,首首都是精品,实在是令人赞叹万分啊。”
  宋穆听闻淡然的笑了笑,当下也是谦虚的说道。
  “那也是宋某幸运。”
  邢正阳却是摆了摆手,当下颇为热切的对着宋穆说道。
  “宋兄不必谦虚,这必定是宋兄满腹经纶,我们也是想亲眼一睹是何等俊杰写出了何等的诗词。”
  “前些日子听闻你们吉州府学来此地出狩,我们当时也是兴奋至极,但是听闻你不在其中,还甚是惋惜。”
  “如今你来了,还请宋兄不要推辞,我们一定要畅谈一番志向。”
  “没错,宋兄一表人才,也有一番文韬武略,我等多多接洽,也算沾沾宋兄的才气,他日也更上一层楼。”
  那文字东此时也跟着说道,宋穆一时也不好推却,只能是笑着答应。
  于是众人便在这村子之中找了一处地方,然后促膝长谈,语气之中还颇有几分融洽和感慨。
  “说来晏某刚刚得到一个消息,不知道极为感不感兴趣?”
  这时候晏朝云开口,对着众人说道。
  “就在我们北面的韶州府城,那府城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堕落文人,不仅差点害了城内足足八位进士,更是放出那邪典百花杀图,差点屠了全城的百姓。”
  “什么?此事当真?”
  文字东此刻有些惊惧的问道,神色也带着万分的诧异,晏朝云却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更是开口说道。
  “不过还算幸运,听说有进士路过出手相助,那百花杀图被生生破除了,听说还连作三首咏菊诗篇,生生将那黄巢的咏菊给压了下去,这一城百姓也才算是安然无恙。”
  “只不过可惜的是,听闻那魔教之人最后还是跑了。”
  几人听完,纷纷扼腕叹息,不过又是开口说着。
  “如今这南疆多有变动,到处杀机四伏,弄得天翻地覆,民不聊生,那些妖魔,属实该死!”
  “谁说不是呢,只是如今这情况,我们要做些事情也甚是不容易,这周边的妖魔,都动不动就是妖将级别的了。”
  宋穆在旁边听着,此刻心中也是有着几分哑然。
  这韶州府的事情如今也是让南疆大为震动,虽然自己还不知道后续如何,但是想来如今也有更多的进士防护后路,大致是不会再出现之前的情况了。
  不过听到众人说这周围的猎杀妖魔的事情,宋穆当下倒是有了几分兴趣,开口问道。
  “诸位,宋某也才刚刚来这里,还不知道这周围的情况究竟如何?”
  邢正阳听着宋穆这么问道,当下便站出来解释。
  “宋兄有所不知,如今我们各个府学也摊派了任务,不过只是接送辎重和清扫山林,而且基本都是跟着兵营里的队伍一起,也不算太过困难。”
  说着,邢正阳当下站起身来,朝着周围指了指。
  “我们这放眼望去,平原的尽头,那些山地之中都潜伏着大量的妖兽,几乎每日都会出来袭扰,虽然常常是零星的妖兽,但也是让人疲于奔命。”
  “所以平日里我们也派小队去那山林之中巡逻,或者将一些被军中夜不收杀死的妖兽尸体焚烧。”
  “若是有幸碰到了从夜不收手上漏下的妖兽,我们便也能拿着练练手。”
  这般说着,邢正阳又扭头看向了远处的军营,此刻的脸上也带着几分羡慕。
  “不过说起来,还是军营的人不一般,他们的秀才,独自一人也能单挑妖将,各个武艺也是极其精湛。”
  
  “倒是咱们这些整日捧着书本的读书人,和人家比起来,却也是有几分差距的。”
  “邢兄所言差矣,我们只是暂时生疏,相信这一次战役过后,咱们也必定能如他们那般熟练的斩妖除魔,邢兄倒是不必过分忧虑。”
  宋穆这时候开解道,邢正阳也是笑了笑,当下换了一个话题。
  众人正聊得正欢,一个人却是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正是薛凯文。
  宋穆几人不明所以,宋穆当下还站起身来向着众人介绍起薛凯文,但是薛凯文却是走上前来,当下拉着宋穆的手就要往外走。
  宋穆哑然,连忙开口问道。
  “子言兄,你这是作甚,可是出什么事情了?”
  薛凯文喘着气点头,当下对着宋穆说道。
  “风明大人晕倒了,如今不省人事,敬昭兄,你快去看看。”
  “什么?老师他晕倒了?”
  宋穆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神情一凛,当下也不管那么多,甩开袖子就往着前面跑去,薛凯文也连忙追上,只留下邢正阳等人面面相觑。
  宋穆一路跑到吉州府学的营地,当下来到其中一处木楼之中,此刻这里正围聚了不少的府学学子,一个个神情紧张的看着楼上。
  见到宋穆过来,几个人让开位置,宋穆连忙登上楼梯,当下喊了一声。
  “师父!”
  陶风明此刻已经躺在那屋内的床铺上,旁边的商祖亮正在把脉,脸上的神情十分的严肃。
  宋穆连忙禁声上前,看着此刻陶风明双眼紧闭,那脸上竟然有几分痛苦神色,也是面露惊色。
  这世界的修习文力可以强健身体,文人大多无灾无病,一个进士,若不是大限将至,便是什么病痛也奈何不了对方的。
  但是现在陶风明竟然躺在了这里,这让宋穆十分惊异,也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事情。
  自己的老师,难道有暗疾在身?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