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有人来访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有人来访


  
  “陶风明如今的情况我也号不准,我现在就去军营一趟,找位军医前来看一看。”
  商祖亮诊断了片刻,此刻也是沉出一口气睁开眼睛,将手指从陶风明的手上移开,那脸上的表情竟然带着几分无奈和不解。
  宋穆连忙走上前去,当下开口问道。
  “训导,老师可是有什么情况?”
  商祖亮也认得宋穆,同时也知道宋穆现在是陶风明的弟子,所以当下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耐,只是思索了片刻,然后对着宋穆说道。
  “你师父的情况我也说不上来,他体内的文力此刻断断续续,更诡异的是他的丹田竟然不知在何处。”
  “而且他的全身血肉,似乎都在无时无刻的吸收着他的文力,整个身体内的经络,也已经细小如牛毛了。”
  “唉,我是如何也没见过这等情况,若非风明先生体质特殊,寻常人,怕早就是死了。”
  宋穆听到这句话神情也是猛然一顿。
  自己的老师的确是身有暗疾,而且这暗疾,竟然这般不能让人察觉。
  这让宋穆心中顿时一片阴霾,此刻也想起了之前沈龙所说的那些话,自己的老师曾经可是半步大学士的存在。
  难道说在过往的岁月之中,陶风明的确遭受了什么?
  还是上一次的韶州府城大战,那魔教进士,重伤了他?
  无数想法念头在电光火石之间于宋穆的脑海之中闪过,不过宋穆也是立刻调整过来,当下便与商祖亮一同出门,去军营找军中医生前来。
  听闻一位进士病倒,很快军营便派了一位曹姓军医便来到了这里,并且立刻对陶风明进行了一番诊断,当下得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愕然的结论。
  文力枯竭。
  宋穆在旁边站着,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最为顿挫,也觉得这个结论最不真实。
  “大人,您真的确定?师父他可是一名进士,他的念力文力可是极为雄厚的。”
  ”就是不久前,他还与一个魔教进士打斗了一番。“
  宋穆开口询问道,旁边的肖雄此刻也上来拱手说话,脸上同样满是愕然。
  “说的没错大人,风明先生刚刚带着我们在韶州府城打了一仗,他可是一己之力单挑那带着百花杀图的魔教进士而不落下风啊。”
  “怎么可能就是文力枯竭呢?”
  “是啊是啊,大人,您再重新看一看吧。”
  周围的几个府学秀才都是跟着开口,一个个都不愿接受这样的一个结论。虽然他们跟着陶风明的时间并不久,但是这段时间来陶风明的种种表现,众人也是深深折服的。
  尤其是在韶州府城,那一刻地动山摇,众人对陶风明更是极为的崇敬。
  可是那老胡子的曹军医此刻只是摇头,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无奈。
  “诸位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老夫所说的事情句句属实,面前的这位大人,岁数想必也不小了,虽然身体看起来还算强健,但是其丹田早已经不存在了。”
  “我也很好奇他是如何在没有丹田的情况下撑到了现在,还如同你们所说的大战了一番。”
  “他的经脉已经大多淤塞不通,文力在其中艰难流动。”
  “我能够想象每一次他运起文力的时候,身体将会经历如何的一种痛苦。”
  “文力会不断地冲刷他断裂的经脉,同时也剧烈冲刷他的肉体,唉,若是常人,他早就已经死了。”
  曹军医缓缓起身,此刻朝着周围拱了拱手,也是叹气摇头的说道。
  “我这就回去开几服药,服下去或许能帮助缓解一番。”
  “但是这之后,至少很长的一段日子,便不要让他再动文力了。”
  说着,老军医就往着外面去了,众人看着这情况也是神情顿挫,最后纷纷将目光聚集到了那躺在床铺上昏迷不醒的陶风明。
  有些府学弟子还不知道韶州府城的事情,此刻听闻,也是有些惊奇的细细议论。
  听闻是陶风明大展身手,力挽狂澜,可最后却成了这番模样,当下也是神情惋惜。
  许多人此刻都在猜测,陶风明在与那魔教的家伙对峙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这时候的宋穆,心中早已经没了什么念头,只是站在一侧,面色担忧的看着陶风明。
  宋穆想起了两人之前第一次相见的时候,陶风明对自己所说的事情。
  二十年内,自己要帮他去办一件事情。
  如今,宋穆很想知道那件事情是什么。
  自己的师父明明是一位绝世强者,但是如今就这么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宋穆觉得过往的陶风明,必定经历了难以想象的事情。
  宋穆心中有太多的思绪,此刻都化作了几分忧虑,目光停留在陶风明的脸上。
  或许是看着他依旧邋遢的面庞,宋穆此刻多有几分愧疚,便起身去打水,回来后为其整洁面容。
  而其他人此刻也已经纷纷离开,这小屋之中顿时安静了不少。
  帮着陶风明洗脸束发完,这倒是宋穆第一次看清楚对方的面容。
  那是一张异常俊俏的面容,刀削的面容,似乎饱经风霜,此刻其眉间还有几分忧愁。
  宋穆叹了口气,此刻更觉得自己这师父有着几分难以言喻的心酸过往,帮着艰难的喂下了药,宋穆便端了桌椅,在旁边坐下。
  宋穆心中本无暇读书,但此刻却是逼着自己读书,或许是因为陶风明的倒下,让宋穆想起了自己的承诺。
  二十年内,无论自己要要帮师父做一件什么事情,但是那件事情,至少是进士修为的陶风明摆平不了的。
  那自己要想完成这个心愿,二十年内,便不能仅仅是进士。
  可这文力一道,本就难如登天,不是胡乱想象一番就能实现。
  自己如今的努力还不够。
  逐渐到了傍晚,宋穆还守在床前,陶风明依旧是那副昏迷不醒的样子,期间曹军医又来了一趟,说情况已经算是稳定了,只看接下来的用药的后续情况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宋穆心中也带着几分惊喜,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暂时落了下来。
  晚间,宋穆也依旧守在陶风明的身边,众人都已经知道宋穆是陶风明的弟子,所以对此倒也是默认,甚至还觉得宋穆这般很有尊师重道风范。
  自古传道受业解惑者,皆尊称师父,师父便是一个人的第二父亲,也是需要无比遵从和恭敬的,宋穆的做法已经能够表现出一个弟子该做的事情。
  
  入夜,宋穆迟迟没有睡觉,依旧是在看着文章,偶尔也拿出纸张写一写,为了不让油灯的烛光刺激到陶风明,宋穆甚至还刻意挪动了一下位置。
  让自己的身体尽可能挡住照向陶风明的灯光。
  待到宋穆总算是写完了一篇心得文章,正要伸个懒腰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动静。
  然后便是几声密集的噔噔噔的上楼声音,三四个身影便出现在了楼梯口上。
  宋穆当下起身看去,为首的是一个穿着紫色官袍的极威严的国字脸男子,一头长发用食冠裹着,眼睛精光灼灼,此刻面容严肃,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宋穆起身行礼,那旁边同行的商祖亮已经走上前来指着宋穆,对着那人说道。
  “大人,这位是陶风明先生的弟子,乃是我吉州府学本年的案首宋穆。”
  “宋穆?”
  那人听商祖亮如此说着,当下神情也是带着几分诧然,不过旋即也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将目光看向了躺在床上的陶风明。
  他的目光扫过陶风明,突然变得多有深邃,那眉宇之中更是闪过几分愠怒的目光。
  “原来你这个家伙,躲到了这里。”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