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日必夺了你的文位!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日必夺了你的文位!


  
  说话的这人当下走上前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宋穆。
  尤其是看着宋穆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而且宋穆整个人看起来人高马大的时候,对方还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其他两个人此刻也是不断打量着宋穆,看着高大的宋穆,脸上的表情似乎也是带着几分吃惊。
  但是宋穆并没有理会对方的情况,当下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三人,开口说道、
  “听说三位是来找我的,不知道有何贵干?”
  宋穆说的还算是有礼貌,但是话语之中也是带着几分冰冷。
  这三个人刚刚那般出言不逊,而且说起话来还没有半点客气的意味,宋穆是给不了他们好脸色的。
  果然在听到宋穆说话之后,这为首的家伙当下沉沉的出了一口气,当下抬头与宋穆的目光对上,眨了眨眼睛,然后伸手拱了拱手。
  “我等乃是洪州府学的学子,此次也是前来粤州境内狩猎,在这驻地之中也待了有小半个月了。”
  “这几日无心打探到吉州府学本年的案首竟然也来到了这里。”
  “正所谓君子之交,自然也是想来攀谈几句,宋案首,在下楚从福,有礼了。”
  虽然是有了几分礼貌,宋穆依旧是抿了抿嘴,脸上的表情当下没有缓和,只是语气稍稍平淡了几分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那倒是宋某莽撞了。”
  “不过不凑巧,宋某现在还有事情要做,几位便过些日子再来找我吧。”
  宋穆如此说着,当下也没有拱手,也没有转身离开,而是朝着几人往一边伸了伸手掌,就像是催促对方离开。
  见到宋穆的动作,这些人当下也是一愣,那其中一人当下就走上前来,却是被那楚从福给挡住了,楚从福此刻的眼眸挑了挑,当下对着宋穆说道。
  “宋兄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是来找你讨教几个学问,再相互切磋一下,只是互相认识一下罢了。”
  “宋某当然知道,但是今日的确是没有时间。”
  说着,宋穆当下干脆也不再管这三个家伙了,扭身就要离开。
  可是下一刻,一只手顿时扯住了宋穆的衣袖,宋穆扭头看去,正是那楚从福。
  “宋案首,你这般急匆匆的离开,是不是担心我们为难你?”
  楚从福咧着嘴对宋穆说道,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阴沉,但是宋穆只是瞥了一眼对方扯着自己袖子的手,当下就狠狠的甩开。
  宋穆也不与对方再多说任何一句话,只是扭头离开,那身后的三个家伙顿时错愕万分。
  为首的楚从福脸色更是阴沉,似乎心中想到了什么,当下对着宋穆开口说道。
  “宋案首,这一次不是我来找你,说来,是你的表叔,洪州宋家的宋文聪找你。”
  “他说你这个宋家偏门子弟,如今在吉州府虽有些名头,但若是不好好管教一番,他日怕是要丢了洪州宋家的脸面。”
  对方的声音阴冷而又尖细,听到这句话的宋穆猛然顿住了身形,此刻眼眸也不由自主的瞪大了几分。
  洪州宋家,这是如今宋穆很不喜欢的一个名字。
  因为这些本来逐出宗族的家伙,最后竟然窃取了本来属于石阳宋家的最后荣光,主家百年家业为何凋零的如此之快,这些扫地出门的家伙,自然也是在从中作梗!
  
  对于这洪州宋家,宋穆是一直以来都在心中给自己树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要在今后,将一切属于石阳宋家的东西都原原本本的拿回来。
  可是偏偏这时候,有人来这里揭宋穆一家的伤疤。
  宋穆猛然握紧了拳头,此刻体内的文力都在涌动,当下扭过头去,一双冰冷的眸子直接直视着三人。
  或许是这些天来的历练,还有一直以来宋穆遭遇的各种惊天动地的事情,如今已经让宋穆有了一种不怒自威的神情。
  这一刻眸子与这三人立刻对上,那三人只觉得呼吸陡然一窒。
  虽然大家都是秀才境界,但是秀才也分三阶九等,如今的宋穆,即使是初入秀才,但也已经是甲等秀才,这些人就算早就入了秀才,如今也不过是乙等。
  实力上带来的威压已然不同,宋穆高大身形又带来更加别样的威势。
  那为首的楚从福此刻也是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此刻也是在心中骂娘。
  那宋文聪不是说这宋穆即使是案首,但是也只是穷乡僻壤的秀才,实力也强不到哪里去吗?
  怎么自己现在感觉,这家伙的本事,比自己的大师兄都要厉害不少?
  宋穆的目光再次扫视过这三人,但是目光停留的时间更长,而且身上始终都散发着几分火气。
  见到三人一时没了动作,当下宋穆缓缓的开口说来。
  “既然你们是来递话的,那就没必要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那叫什么宋文聪的家伙也没资格做我什么表叔,他既然想要对我做点什么,就让他自己来。”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只会躲在的暗处递刀子的家伙,和他那扫地出门的祖宗没什么两样!”
  宋穆如此说着,身上的文力喷涌而出,瞬间向着四周蔓延,念力早已经锁定了那远处一栋房屋旁已经躲进去的一个矮胖家伙,当下沉声说道。
  “我宋穆今日也在这里与你们说清楚,若再在我面前折损石阳宋家的名声。”
  宋穆的目光一时间竟然变得有些骇人,目光远眺。
  “我保证,他日必定亲手剥夺你的文位!”
  文朝旧制,书生可拔剑对斗!以文位相赌!
  文位同样可被剥夺!
  而这等剥夺,乃是天道惩罚,乃是读书人最为痛苦且可怕的惩罚。
  宋穆的这句话可以说是极为的愤怒,也带着无比的威势,此刻如此说出去,那个躲起来的家伙也是陡然颤抖了几分。
  说完这句话,宋穆就直接扭头离开,完全不再顾那三个家伙的情况。
  这三人愣在原地,看着一脸杀气的宋穆离开,又见着周边的人往着这边看来,其中一人暗戳戳的戳了一下那楚从福。
  “他怎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就是,读书人的气度没有半分,他还真以为……”
  两个人开口说着,楚从福此刻却是阴沉着脸,当下不顾周边的人的目光扭头离开,那两个跟班走上其拿来,便只听到他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话。
  “宋文聪,他自己惹得麻烦,让他自己去擦屁股!”
  这么说着,那其中一人却又是走上前来,当下带着几分不安的说道。
  “可是这怎么行?他的大哥如今可是书院的举人学生。”
  “还有,他还有个大伯,虽然只是同进士,如今可是在京城做官呢?”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