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诗词解肉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诗词解肉


  
  宋穆带着几分怒气来到厨房时,几个吉州府学的学子都见到了刚刚的情况,此刻也是带着几分错愕的走上前来,询问宋穆的情况。
  宋穆摆了摆手,也没说什么,只是进了厨房烧了一锅水,然后寻了处澡堂洗了个澡。
  不多时,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宋穆神清气爽出来,此刻也已经将刚刚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若是因为几个不明事理的家伙挑衅就弄的自己郁郁寡欢,那就不是自己的风格了。
  所以当下出来后,宋穆先去重新烧了锅水,然后提上阁楼,陶风明此刻已经起来了,披着衣服坐在窗前,看着宋穆的动作,当下也没说什么。
  “师父,你也几天没有洗澡了,我给打水过来了。”
  宋穆当下开口说道,陶风明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宋穆想要过去搀扶,却是被陶风明伸手阻止。
  “我又不是走不动了。”
  陶风明这般说着,起身的时候其全身都是爆豆子的响声,却不是如同宋穆进阶时的情景,当下他也闻了闻自己身上的气味,也是皱着眉头点头。
  “是多有味道了,敬昭,辛苦你了。”
  宋穆只是笑了笑,此刻也拱手告退,但是陶风明却是喊住宋穆,当下说了一句。
  “年轻人气盛是好事,不过有些小人可不一定会因为你一两句话就退缩。”
  宋穆听着,当下也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明白了,陶风明便也满意的让宋穆下去。
  下到空地上,宋穆把换下的衣服洗完晾晒了,便也四处走动了一番,看看这村庄的情况,当然大多是在吉州府学的地盘,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东边传来一阵动静,宋穆当下也抬头看过去。
  只见到一行队伍此刻正往着村口而来,是今日出去出狩的队伍。
  虽然吉州府学今日安排了休沐,但是其他的府学依然也有任务,宋穆仔细看过去,却见到那走在前面的,倒是个熟人。
  福州府学的邢正阳。
  此刻对方身后的马车上正放着一只硕大的野猪,那野猪已经有了三分妖的模样,体型有三四米长,重量更是不得了,将马车车轮在村里硬化的地面上压出深深的痕迹。
  许多人都见到了这个令人惊奇的场面,当下纷纷围聚了过去,那邢正阳也正和几人说着,突然就站在了高出,对着周边围聚过来的人拱手。
  “诸位同砚,今日我们侥幸和夜不收兄弟在一个山沟之中碰上了这野猪妖兽,颇是费了一番功夫,也总算是将其打杀。”
  “咱们这几日来所吃多是寡淡,今日大家都来,都分些肉去,听那夜不收大哥说,这野猪肉虽然柴了点,但毕竟妖气浸润,对咱们大有好处!”
  这么说着,其他人也纷纷鼓掌示意。
  宋穆就站在远处看着,此刻倒也是有些惊奇,之前出狩的时候,队伍打到的一些妖兽也经常割下一些肉来食用。
  妖兽毕竟还不是妖兵,其肉还没到那种坚韧难烹的地步,是不错的食材。
  而且听闻一些地方还专门圈养了一些妖兽,视为珍馐,为那些富贵人家,王公贵族提供别样肉食。
  就是这几日宋穆知晓的陶风明的登封鹿肉,也是一种奇异的九杈白鹿的肉,其肉的功效也只有两个,补血益气,强身健体。
  当然这等食材的价格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就是一般进士,也绝对不可能如陶风明那般拿来当做零食整日嚼着。
  而这也又从侧面突出陶风明的厉害之处。
  “宋师弟,与我一同来,今日咱们也正好开开荤!”
  宋穆正在远处旁观的时候,这时候付泽峰已经走上前来,当下招揽着宋穆说道。
  付泽峰和几个秀才此刻手中也拿着工具,正往着那村庄门口而去。
  宋穆当下也是笑着点头,一同往着前面而去。
  来到那村庄门口外,此刻几个秀才正用尽力气将这野猪从车上卸下,然后就在田地之中烧火,
  一个个秀才穿着的大多是劲装,此刻也不嫌弃脏乱,各个挽袖撩衫,拿着工具,招呼着同伴上前帮忙。
  宋穆此刻也是走到跟前,这野猪身上散发着一阵阵臭味,但是体积硕大,就是宋穆这般看去,这野猪或许已经有一吨的重量。
  “诸位,让开点了,我先来给这野猪涮涮味道!”
  一个粗犷的声音这时候响起,宋穆等人往一边看去,只见到一个粗壮的汉子此刻正挽着袖子,然后从兜里掏出两张文纸。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一首白居易《长恨歌》的节选诗词顿时在对方的使用下消失开来,然后便是化作一个巨大的水球出现在他的面前,众人见到这番情况纷纷叫好。
  “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
  而这时候旁边又有一人放出一首诗词,竟然是李白的《秋浦歌》,一首本来描写锻炼铜水所用火焰的诗词。
  此刻也是立刻凝聚出一团火焰,火焰则是在那水球下炙烤着,仅仅片刻,那团水便成了一团冒着蒸汽的热水。
  粗壮汉子当下喊了一声,就将手中的水球往着那吊起来的野猪身上砸去,水球顿时包裹住猪身,激起阵阵的水汽。
  一股夹杂着更加腥臭的水汽朝着众人而来,众人纷纷捂鼻后退,这时候则是有人上前又扔出一首诗。
  “大风起兮云飞扬!”
  一首《大风歌》再次燃烧,一阵清风吹来,这股股难闻的腥臭味道顿时就不见了踪迹。
  而那挂起来的野猪身上也顿时白净了不少。
  宋穆见着这番场景,此刻也是啧啧称奇。
  虽说一帮书生在这这野外用如此高雅的诗词来清理野猪,看起来实在是有辱斯文。
  但是这些伎俩还是众人从军中学来的,如今也是用的有模有样。
  而且这般诗词文力运用,其实也颇能展现出众人的功底。
  “我听说啊,那旁边的军营的火头军,每日要做三千人的饭菜,用的锅一次就可以下三百斤的大米。”
  “他们无论是饭食,都是用这等方式来烹煮。”
  付泽峰此刻也是饶有兴趣的在旁边开口说道,同样目光看着里面。
  宋穆当下也是点头,这也是物尽其用,在这个使用文力的年代,文力在寻常百姓之中或许还是一些高大上的东西。
  但是在军中,乃至那些达官贵人家中,文力的运用已经沉浸到了日常之中。
  无人觉得这不雅观,倒觉得这方便了许多。
  见到那野猪外表冲刷的差不多了,当下便有人持着唐横刀上前,再吟诵一首让兵器锋锐的诗词,下一刻便直接给那野猪开膛破肚。
  场上顿时更热闹了几分,付泽峰也是带着众人上前帮忙。
  宋穆自然也不推辞,从小在家也烧过火,帮忙按过猪脚,传过菜,直到考上了研究生才混上坐着写礼金,这等事情自然也是手到擒来。
  一帮秀才有说有笑,倒竟然还有了几分过节的气氛。
  “宋兄,可总算是再见到你了,这几日都没能在村里看到你。”
  宋穆正帮着将一个猪腿卸下,扔到旁边临时凝聚起来的土桌上,那正操刀解肉的邢正阳便看向了宋穆,当下笑着说道。
  宋穆也是爽朗笑着说道。
  “恕罪恕罪,不过我说邢兄,你今日这一般屠夫的打扮,倒也是让我有些意外啊。”
  邢正阳却是哈哈笑了两声,当下手中解肉的动作飞快。
  “谁说不是呢,咱如今也不讲究什么,再说了,我祖上真往上倒腾好几代,还真是屠夫起家啊。”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