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以诗歌斩妖除魔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勾心斗角

第一百六十二章 勾心斗角


  
  宋穆再次在一片迷蒙之中醒来,这是从自己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二次用一种不正常的状态醒来。
  而醒来的那一刹那,宋穆就立刻瞪大了眼睛,甚至精神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少。
  此刻的自己正被捆缚在一个山洞石柱上,山洞外正下着瓢泼大雨,哗啦啦的响声传来,还带来阵阵有些刺骨的凉风。
  宋穆试着挣扎了一下,却发觉那绳索异常坚韧,自己根本动弹不得,而且胸口处传来的真正疼痛感也让自己觉得随时要吐血。
  轻轻的长出了一口气,宋穆想起了之前的情况,自己似乎是被那柯汲金狠狠的打在了胸口之上,而之后的事情,自己却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宋穆又连忙闭上眼睛,聚精会神的感受着自己体内的情况,片刻后也是有些哑然的睁开眼睛。
  自己的丹田此刻一片灰暗,就是自己的文力,此刻都深深蛰伏在自己的经脉之中,任凭自己想尽办法,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这几乎终结了宋穆任何想使用诗词的想法。
  不过还好自己脑海中的古书还在,而且自己还能够感受到自己脑中的念力。
  念力依旧可以涌动,这让宋穆短暂的松了口气。
  而且身上的东西似乎也没有少,那家伙似乎觉得自己根本不是个威胁,连搜身估计都只是过个场面。
  往着四周环顾了一下,宋穆此刻也算是大致看出了这山洞的情况,似乎是一个溶洞,里面深不见底,但是面前有树木掩映,普通人想要通过肉眼发现这里的情况显然是十分艰难的。
  地上有一个火堆,火堆旁还有一只死去的鹿,此刻那泛白的眼睛正瞪着宋穆。
  宋穆仔细的往地上看了看,发现了一双脚印不断出入,当下心中一凛,这必然是那柯汲金。
  察觉到这个消息的宋穆当下是无奈又带着无比的绝望。
  秀才境界的自己,此刻落入一个魔教进士的手中,那几乎只有死路一条。
  只是如今这情况,那柯汲金或许还没在这里,宋穆当下心中念头通达,往着四周查看,希望能够找到离开的方法。
  可还没有过多久,那洞口哗啦啦的雨声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声响,多是树枝折断的声音。
  那家伙回来了。
  宋穆当下心中一凛,也是立刻闭上眼睛,继续装作昏迷。
  果然这时候洞口出现了一个身影,依旧是那一身黑袍,只不过此刻他似乎还拖着什么东西,正晃晃悠悠的有些艰难的走进了洞口。
  宋穆透过一些目光微微看去,发觉那是一条蟒蛇,此刻已经没了生息,正被对方拖到了洞口。
  对方使劲了片刻,似乎也不想再拿着那猎物继续往洞里来,当下竟然就蹲在地上,然后双手抓着那蟒蛇的一段身躯。
  片刻之后,宋穆听到了一阵吮吸的声音。
  那声音让宋穆头皮发麻,但是此刻也是明白,这家伙是在干什么。
  他在喝兽血。
  宋穆从未见过这等的情况,当下脸上也是不由自主带着几分恶心,不过宋穆还是强忍着这份恶心,小心的查看对方的情况,同时在心中思索着等会儿要做些什么。
  还有这家伙没有杀死自己,却是把自己带到了这里,又是要做些什么?
  就在宋穆思索的片刻,对方已经完成了进食,此刻竟然起身长长吁了一口气,将那蟒蛇尸体踢到了一边,正扯着身上的黑袍子擦着嘴。
  他已经转过身,此刻正看向了宋穆。
  宋穆连忙调整呼吸,但是下一刻就听到一声阴冷沙哑的声音传来。
  “别装了,你已经醒了对吧?”
  宋穆心中一凛,但是当下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依旧是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可是下一刻,一个冰冷的手掌便陡然抓住了自己的下巴。
  一股湿滑浓重的腥臭味道顿时冲入宋穆的鼻孔之中,那一刻宋穆忍不住皱了皱眉毛,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而此刻那柯汲金阴翳的面庞就出现在了宋穆的面前,宋穆瞪大了眼睛,一时之间也是和对方四目相对。
  “嘿嘿,小家伙,你终于醒了……”
  那是一张极其苍白的面庞,比之之前宋穆探查的时候更能看出对方的狰狞,此刻的柯汲金就像是一头阴翳的秃鹫,那一双眸子,似乎时刻准备择人而噬。
  宋穆当下在其手掌下猛力的挣扎,对方松开了手掌,那蟒蛇的鲜血似乎流进了宋穆的嘴中,引得宋穆当下狠狠的呸了几口。
  对方哈哈笑了两声,那声音依旧阴沉沙哑,待到宋穆重新回过头来,他已经在一旁坐下。
  “你是谁?”
  “你抓了我,究竟要做什么?”
  虽然被对方发觉,但是此刻宋穆脑中转得飞快,猜测对方是否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宋穆思索片刻,当下却是这般开口问道,一双眼睛此刻也是恶狠狠的盯着对方。
  面对宋穆的质问,这柯汲金当下也是冷冷的笑了两声,然后注视着宋穆缓缓的说道。
  “小娃娃,你不认得我?可我却是认得你。”
  宋穆听闻陡然一顿,神色顿时多了几分不妙,这家伙难道已经知道自己和陶风明等人是一起的,那会不会立刻冲动杀了自己?
  可对方却是继续对着宋穆说道。
  “难道你忘了,那个夜晚,在韶州府城的西城墙……”
  对方如此说道,宋穆听闻却是顿时挑了挑眉毛,此刻注视着对方的面容,脸上顿时浮现出几分别样的惊恐。
  “是你!”
  宋穆几乎带着几分颤抖的说道,当下脸上更是表现的惊骇万分。
  “哈哈,小娃娃,你可总算是想起来了。”
  柯汲金见到宋穆这番模样,当下也是狠狠的笑了笑,褪下了自己脑袋上的袍子,露出一头杂乱的黑发,已经骇人的泛白面容更加清晰,上面的根根黑色纹路,在光亮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明亮。
  宋穆顿时握紧了拳头。
  这家伙或许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今日我也并不想惹麻烦,但是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你这个熟人。”
  柯汲金淡淡的说道,一双眼眸在宋穆的脸上打量着。
  “你叫什么?听你的语气,不像是粤州的人,倒像是江南西道的人。”
  听到对方的问题,当下宋穆却是微微转了转眼眸,沉吟了片刻,淡淡的开口说道。
  “我叫宋不清。”
  “宋不清?”
  这柯汲金顿了顿,脸上的表情显然有些疑惑,但是旋即这神采便消散了,转而是对着宋穆说道。
  “好吧宋不清,我与你谈一宗交易,你觉得如何?”
  宋穆没说话,只是看着对方,而这柯汲金则是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
  “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来自那处军营旁的驻地,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帮我放倒他们所有人。”
  “这不可能。”
  宋穆立刻沉声说道,可是这柯汲金当下却是了然的点了点头,手中把玩着那个小瓷瓶,对着宋穆说道。
  “这当然可能。”
  “不要这么着急拒绝,你难道你就不想活下去吗?”
  柯汲金这么说着,当下目光在宋穆脸上扫过,然后又是缓缓的说道。
  “我和别人做交易,从来就没人会拒绝我,因为他们会发现,不安找我说的做,到最后都只会有一条路。”
  “死路。”
  对方阴沉的声音陡然响起,露出一口带着血色的牙齿,当下起身,来到宋穆的面前,伸过头,在宋穆的耳边轻语。
  “所以你先好好考虑一下。”
  “这是一个拿你性命做的交易。”
  ……chaptererror();